我亲历大法的超常与美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九八年八月的一天,邻居手里拿着三本书从我面前走过,我问她拿的是什么书,她说是《转法轮》,我很想看看,她立即递给我一本。回家后,我一口气看完《转法轮》,顿时恍然大悟,尤其第九讲中那一段法理,解开了我隐藏心底三十多年的谜团。

师父说:“我看过一家报纸登的是在唐山地震的时候,有许多人在地震中死了,但是有些人被抢救过来了。对这部份人搞了一次特殊的社会调查:问他们在死亡状态下都有什么感觉?可是出乎意外的是这些人都谈到了一个特殊情况,而且是一致的,就是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没有害怕的感觉,恰恰相反却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解脱感,有一种潜在的兴奋感;有的人觉的自己一下子没有身体的束缚了,轻飘飘的非常美妙的飘了起来,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有的人还看到另外空间的生命体了;有的人还去了什么什么地方。所有人都谈到了那一瞬间感觉到一种解脱的潜在的一种兴奋的感觉,没有痛苦的感觉。就是说我们有人的肉身就是苦,可是大家都是这样从娘胎里来的,也就不知是苦了。”我的一段亲身经历,正是带给我这样一种感受。

事情还得从我七、八岁时说起。那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到离家一百多米远的河边洗澡,正洗的高兴时,脚下一滑,我从长满青苔的大石板上滑入了河中。我在水中拼命挣扎,但无济于事,我被水呛的身子不断下沉。就在似醒非醒中,我忽然从自己的身体中脱了出来,顿时浑身轻松,只感觉身体轻飘飘的非常美妙的直往天上飞,无冷无热、无轻无重,我一点也不害怕,身体周围一片通红,我在满是红光的空中不断的往上飞升。正当我沉浸在兴奋中,感觉无限舒适幸福时,隐隐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睁开双眼,发现我被几个人抢救上了岸,他们正在不停的呼喊着我。我一下清醒过来,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随后哥哥把我背回了家。此后,落水中看到的那些景象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令我百思不解。看了《转法轮》,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由此让我真切体会到师父法中讲的都是真的,心里好激动,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第二件事发生在我刚得法不久。当时听说南京河海大学礼堂要放师父讲法录像,于是一大早,我就去赶六点半的公共汽车。赶到礼堂时,只见广场上许多学员排着整齐的队伍正在炼功,场面十分壮观,这时一位辅导员走过来对我说:“九点开始放录像,你先参加集体炼功,如不会炼,那边有专人教功。”我连忙加入了集体炼功的行列。

这样连续参加了三天,第四天再想去时,妻子开始与我争吵,怨我不顾家老往外跑,我没理她,又急急赶往车站。一到车站,一摸口袋,身边只有七元钱,来回路费最起码十元,就算不吃中饭,回程还是不够,但我没犹豫,只想尽快赶去听法,不能迟到,到时走回家都无所谓的。心想也许妻子偷偷藏了我口袋里的钱。

一到那里,与前三天一样,先炼功。当我炼到头前抱轮时,还不到两分钟,我的身体一下被定住了,周围的功友看不见了,人轻飘飘的很舒服,我的周围被一片红光笼罩着。随后在头前上方,有个金黄色的卍字符在不停的旋转,转一圈,中间出来一个佛,再转一圈,又出来一个佛,每个佛都不一样,姿势也不一样,有坐的、有站的、有盘腿的、还有立掌的。我静静的看着,后来慢慢的隐去了。

炼完功,想起了《转法轮》中一段法:“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炼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真是如此,而师父更让我看到了那些美妙殊胜的景象,我好感动,这又一次让我明白了法理的超常,师父所说的句句是真理。

那天听完第四讲,刚走出礼堂,就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只见一位熟识的同修迎面走来,热情的邀我一起去吃中饭,我不好意思的说了自己没带足钱的窘况,她笑着说:“这不就是师父在考验你的心性吗?看你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不能走出来。其实师父都给你安排好了,吃饭、坐车我全包了。”想不到我在不知不觉中已过了一关,慈悲的师父关爱着我,安排同修帮我解难,我的心被深深震撼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