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气功师到大法弟子

人生的转折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八四年冬天,我被厂子派去学气功(说学会后健身)。早六点到七点,学练一个小时,还得按时上班工作,很是不情愿。学练几天后,身体有数不清的异样的反映,不知何故,教师说是得气了,我无法理解。

八五年春天,因身体不佳,也到公园去练功,因人员、环境不熟,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自己练,十几天我就被人弄的浑身无力、发抖,走路都困难。当时就有人直言:“是他(指旁边的一个人)给你弄的。他把小动物信息甩你身上了,是那个人偷了你的气。”当时我想,怎么会这样呢?这是我根本不相信的事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的身上了,我是搞技术工作的,遇事就想追个究竟,于是着手深入学习和探讨。此后见气功书就买、就看,有气功报告就听,有教功的就学,先后学练了十几种功法,自以为很理智:实行以一种功法为主,兼练其他。就这样闹闹哄哄的过去了三年多。有人背地指着我说:“这个人真厉害,他最少练了五门功法,门门都得。”这些话传到我这,自以为是好事,心中好生欢喜,却不知已在岔路上走了很深很远了。

在这不知险的高兴之际,又有人说:“你能治病。”我说:“我不会。”这人说:“治病本身就是练功,还能做功德,是好事,谁不想德大!?你做做看。”就这样在别人的劝说下進行了第一次尝试。有一个人说:“这个人功力真大,我离这么远都有感觉。”病人也说好了,心中很欢喜,美美的。

后来有不少人找我治病,我也昏了头。我又通过考试,气功师的名也有了,证也有了。名声更大了,头更昏了。我就这样带着一颗追求做功德的执著心,被一些人哄着,抬着,高高兴兴的走在了一条更危险的路上。我自觉的身体越来越疲劳,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熊猫眼越来越重,身体周围的场发凉,光发暗,一练功就闹心,练不下去了,终日惶惶不安。这时有人对我说,你不该练功了,应该修佛了。我就在他的帮助下皈依了,佛堂仙堂都供上了,可是还不行,更闹心了。我练功的房间,我都不敢進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我竟然不知,已经進入了一个更可怕的境地。

九四年岁尾,就在心中茫然、举足无措之际,有两位以前练气功的朋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把《转法轮》借给我看,从此我走上了正道,修了正法,進入了新天地。

当天晚上家里人都睡了,我开始了我人生第一次真正的学法。《转法轮》第一讲第一页写道:“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 因为它牵扯到要动许多功派的东西。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

我惊读此段,心中猛亮,师尊这不是在说我吗?一下子就把我从困扰了几年的岔路上拎了出来。欢喜至极,我终于有缘得到了大法,发自内心的喜,发自内心的笑,无法控制,笑的前俯后仰。

爱人被我的笑声惊醒,急问怎么了,我边笑边对她说:“我得到一本天书,我终于得到法了。”我泪水涟涟,笑声难止,幸福至极,难以言表。

师尊在《转法轮》中,多处讲到“病”和“治病”的问题,可见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深深的感受到师尊的用心良苦。师尊在书中说“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谁也不能给人治病”“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 而且你在给他治病时,你和病人形成一个场,病人身上的病气全都跑到你身上来了”“ 给别人看完病自己回家难受去”。当年听到叫我一声气功师的美劲不翼而飞,剩下的是自嘲和后怕。师尊把我从极其危险的境地捞上来了,我获得新生。

我感觉《转法轮》就是给我写的,书的每个章节都在说我,都说到我心里去了。每当看书的时候,感觉师尊就在我面前,在一件一件说我的事,给我讲法,倍感幸福。发自内心的喜悦,控制不住的笑声,激动的泪水,伴随我通读全书。

读完书的第四天,我去借我书的同修家交流,同修就急急忙忙跑出来,第一句话就问我:“你猜猜我女儿说你什么?”她见我惊愕的表情,接着说,“她说:‘妈,你看谁来了,外面这么亮?’你的变化太大了:熊猫眼没了,你身体周围的场干净了,亮了。”他们全家都为我的变化高兴。

是啊,短短的四天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摒弃了以前练气功的一切东西,乱七八糟的牌位我都烧了扔了。师父不仅给我理顺了身体,也清理了我家的环境。我以前那种恐惧感没有了,一股股热流充满全身,精力充沛了,对师尊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是师尊把我从危险的境地中捞上来了,给我讲法,看护我修炼,使我获得了新生。此后神奇的事屡屡发生。谢谢师尊,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