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骨子里的怕心、疑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十一年的大法修炼中,一直让我感觉难闯的就是怕心、疑心。没修炼前我是一个极度胆小怕事的人,甚至别人往我身上剜块肉我都不敢吱声,这一点都不夸张。再加上身体虚弱,又被邪灵干扰。更使我怕这怕那,甚至连与人的正常交往都害怕。

在我极度绝望与痛苦中,师父让我与大法结了缘。在这十一年的修炼中,我丝毫没有敢对自己放松过,几乎用尽了我的能力,在去其它常人心的过程中,不管当时多么的痛苦,事后我都不怎么会有什么感觉,可这怕心、疑心却伴随我一直干扰,使我苦恼不已。

我就说说最近的事吧。邪党的奥运前,由于我执著预言,在给常人讲真相的时候,不免说些奥运会时会怎么怎么样,结果,会后,有的常人当面指责我说,你说的那些怎么没有发生。我当时也就是尴尬的一笑。没过几天,恶人两次砸家门(我曾被邪恶迫害过几次),虽然我正念拒绝开门,但当时我的那个心跳真叫急速,四肢抖的不行,与恶人们讲理时声音发抖、变调。就是立掌发正念时都能看到手在发抖。恶人见这招不行就强迫房东让我搬走,由于怕心,我没给房东讲真相,只好委曲求全,另找房子。在搬家时,恶人一直跟踪看我搬到哪。我的怕心又起来了,真的是怕的不行。但,还是师父的法给了我坚定的正念。我在不断的学法中,正念起来了,继续精進着。可脑子中始终有疑心,疑心被跟踪。

在邪党的两会前,一次我在做着证实法事中,无意中发现真的被恶人跟踪,还不只一个,怕心又上来了,我出门几次,他们都紧跟不放,由于怕心,我也不敢当面戳穿他们,在这过程中,我智慧的让同修知道我被跟踪,渐渐的少了与同修的接触,可怕心、疑心始终没去干净。结果,恶徒又故伎重演,又迫使房东赶我走。过程中,我也有怕心,可,这次我不能再象上次,我通知了同修帮我发正念,我鼓足了正念,给房东讲了我的经历,讲了善恶有报,讲了我身边的恶报实例。后来,房东也就没再来催。

事情过后,我感觉走在大街上,好象总有眼睛盯着,干什么都有点紧张,坦坦突突,不自然。我苦恼的不行。不行,我不能这样。于是,我就开始背《洪吟》、《论语》,当我第一次走在街上不停的背《论语》时,我的身体一下子被一种暖烘烘的能量包围着,没有了一丝的怕,那种舒服啊,无可言表。就这样我慢慢的克服掉了怕心、疑心。尽管有时它还时不时的冒出来一点,我就立即背法,它也就一点点的被淡化掉了。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始终有师父不断的鼓励与呵护,最使我感到师父无微不至、洪大佛恩的是,一天晚上,师父把我的元神调出跟着穿常人服装的师父,见证师父有多忙,多苦,师父又为众生承受了多少。尽管是我的层次所见,也足以见证师父的伟大、殊胜。师父为了鼓励我,还在我身边发生了一个奇迹。因电池用完而已经废弃了几个月都不显示信息的电子表却突然响亮的报时,象是被更新了一样,一切从新开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