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自从《九评》出世,我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了深刻的了解,从思想上有了根本的转变,所以在劝三退当中,运用的得心应手。最根本的一点,那就是放下人心、人的各种观念、信师信法、正念强,才能救了人。我从《明慧周刊》吸取了好多经验、教训,具体劝退了多少,没有记载,但是每天都在讲真相、劝三退,少则一至三人,多则七个八个的,常人有句话叫“不怕慢,就怕站”。只要有救人的心,师尊都给我们安排好了,真正体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

一开始向亲朋好友劝三退时,也觉的很难开口,障碍是都讲过真相了,又要从新来一通,又怕说我们参与政治,结果拖着正法進程的后腿,很是惭愧。学习了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后,真正去做的时候,也不象我想的那么难,一说就退了几个,从而增强了劝三退的信心。也有不听不退的,你给她讲中共贪污腐败,她说那是个别的,你说中共在历次运动中迫害死那么多人,她说这样的事哪朝哪代都有,你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她说谁让你们去了天安门?你说中共活摘器官,她根本不相信,反正就是不退。我心想,不退算了,淘汰就淘汰吧,没有慈悲心。再看看海外大法弟子们讲真相、劝三退:一个同修为了救度中国大陆的众生,一连打了三次电话,才把那人救了,在讲的过程中,侮辱、谩骂、指责、恐吓,反正是不听,同修不动心,不灰心,不难为情,终于救了那个人。真是不失不得啊,失的是人心,得的是功德。

在迈向第二步向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时,又卡住了,觉的更难了。障碍是放不下人心、人情,怕人不听、怕告密、被抓,怕这怕那,完全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了,没有从根本上否定邪恶的安排,带着人心做着三件事。一次我去小卖部买东西,之后给他讲起了真相,开门见山,问他知道三退保命不?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讲中共腐败,六四、文革迫害死那么多无辜百姓,现在又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比法西斯还恶毒,法轮功传遍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没有反对的,这不说明中共有问题吗?法轮功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什么不好?那人听了,退了。那一刻,我说不出的兴奋,那不是欢喜心,是一个生命得救了,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从而突破了向世人劝三退的难关。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不做能行吗?在这期间,师父又发表了经文:“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我带上《九评》光盘去发时,内心总是往上返不好的念头,三件事也在做,做的也不少,总是有人心反映出来,没有用法去破除邪恶的安排。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绑架到劳教所,家也抄了,给大法、救度众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痛定思痛,在邪恶的黑窝,我才真正的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长期以来不注重学法,发正念迷糊,手势不正,觉睡的多,功炼的少,每当邪恶干扰、怕心来时,总是避一避,躲一躲,没有用法破除邪恶,平时不注重个人修炼,执著名利情,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欢喜心、干事心,最根本的怕心、私心,怕家人跟着受迫害等执著,造成今天的局面,真是血的教训。

由于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指使,不穿劳教服,不给邪恶干活、绝食抗议,恶警、犹大将我双手铐在铁床上,象钉在十字架上的形状,不让穿棉衣,只穿秋衣秋裤,不让睡觉长达五天五夜,折磨的我头晕目眩,站不稳坐不下,两只手腕铐出血印,肿的象馒头,在邪恶的高压下写了“不炼功、遵守所规所纪”的字条。邪恶们拿到我写的字条,高兴的手舞足蹈,另外空间的邪恶更是高兴至极,放鞭炮庆祝。然而我所救度的众生从巨轮上垮垮往下掉,有的拼命抓着船不放,非常凄惨。更可怕的是我修炼的佛体象大树一样连根拔起。

我知道我完了,哭天喊地,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呀。我求师父救救我,慈悲伟大的师父点悟我,让我从新站起来。我又脱下邪恶的劳教服,拒绝干活、照像,绝食,所有的所规所纪都不配合。恶警们、犹大又将我铐上,陆陆续续长过十几天。我深深体悟到是师父为我承受了一切,是广大的同修们为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鼓励我否定邪恶的安排,背法、发正念。邪恶使尽了招数,我又回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来。真是道不尽师尊的慈悲呵护,说不完同修们正念帮助。

通过学法,深感救人的紧迫,我发愿要弥补损失,救度更多的有缘人。打破以往只向街坊、邻居、来家串门的、做广告的讲真相的方式,只要有机会接触,都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随意所用,恰到好处的讲,讲中共腐败,六四、文革、三反、五反、镇反、肃反、反右、打土豪、分田地、斗地主、斗资本家、大跃進、大饥荒等迫害死中国民众八千多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真是惨无人道,天理不容。现在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器官,牟取暴利,比法西斯还恶毒,天灭中共是必然,退出中共保平安。因人而异,因人而定。经我讲过的人百分之九十明白了真相,部份做了三退。

学习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后,师父要我们救人、抢人,紧迫的救人,我更加勇猛精進,从法理上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放下人心,慈悲救人,拓宽了救人的面,路越走越宽,越走越广,越走越亮。一次我给一个男子讲真相,一开始他不愿听,并且说他就知道搞技术、挣钱。此人当过六个厂的厂长,我跟他讲你有多少钱,有你的生命珍贵吗?保住命才有一切,讲江氏贪污,出卖国土,讲刘伯温预言,讲各种天灾人祸,最后讲退了,还说我讲的好,知道的多。

奥运之前,我也非常执著时间,执著邪党倒台,执著奥运要有什么事,执著圆满。现在想想真是脸红,带着一大堆执著还想上天,真不知天高啊。修正自己后,在奥运期间,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开法会交流,打破了旧势力造成的间隔,更有力的做着三件事。这一切来源于法,来源于师父的慈悲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