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同修,正念对待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有一次,我和家人(同修)在交流时,家人毫不客气的指出我的缺点,开始我还在掩盖,可是后来魔性上来了,便发生了争执。最后我很生气的说:“我不炼了行吧?我不炼了你还管我吗?”这些年里,这样的冲撞有过好多次。虽然我说过之后也在心里默默的改,但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错处。

最近,我在和同修一次交流中,又提起了此事,同修十分惊讶的说:“你说什么?你说你不炼了?这话你也敢说?你知道吗,有一次一个同修在过关时,双方发生了争执,同修赌气的说,我不炼了你们还管我吗?刚说完‘我不炼了’这句话后,旁边一个开天目的同修刷的眼泪下来了,因为他清楚的看到:这句话一出口,大批的邪恶迅速的将说那句话的同修包围,因为这句话正是邪恶所需要的。之后,该同修的关一个接一个,险些没走过来。”

为什么一句话会给自己造成这么大的魔难?从法中我们知道:有意无意的话说大了佛都会震惊的。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不放过任何机会的。只要抓住一点把柄就给下毒手。他们所要的就是这句话。尽管我们在说的过程中不是出于真心,它们会抓住把柄说:“这可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这可是你的选择。不炼了我们就把你从大法群体中拉出去。对于‘不炼’的人虽然还在‘炼’,神是有权反复考验的。看看那颗心是真不炼是假不炼。”我认识到这句话不只是简单的“修口”问题,而是一个修炼人的观念没有根本转变过来。为什么邪恶在洗脑班或劳教所里,对大法弟子你说“炼”就迫害你,你说“不炼”就放人?对于一个修炼人而言,它们认为这是污点,这是耻辱,这是不够格。所以,我们无论和同修心性关过的如何不好,也千万不要说这句话。不给邪恶迫害留下任何把柄。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正念强。我想起同修的一件事,7.20邪恶迫害时,他从北京证实大法刚回来,家人说:“警察让你交大法书,刑警队的,派出所的,国保的都来找过你了。这回不交恐怕不行了。”同修大声的说:“不交!拿脑袋行!大法书一个字都不能交!”家人说:“要不我们替你交,你不出面还不行吗?”同修一脸严肃,厉声说:“谁要把大法的书交上去,从此我就不认这个亲人。”这句话,是从他生命的最微观中发出来的,具有强大的震撼力。也是同修的境界达到这一步。说来也怪,邪恶再也没有上门要过书。而该同修在以后的修炼中对法坚定这方面的考验非常少,关和难比其他同修少多了。为什么呢?因为他那句话足以使邪恶胆寒。已经够大法弟子的标准了。这和自己过不去关时说“不炼”是多大的差距啊!

尽管我认为自己对法一直很坚定,从来就没有想不炼的想法,那么为什么这些年来在过关中却时不时的冒出这句话呢?我认为就是“人”的观念没有根本转变,对法坚定成度不够。这种人的观念没有转变不仅体现在自己身上,也体现在同修出现不好状态时的认识与评价上。比如:有一次几个同修在交流时,其中有一个同修说话神神叨叨,云山雾罩,说了半天我也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该同修走了后,我说:“这个人理智不清很危险。”另一个同修接着说:“千万别这样说。尽管他人心多一些说了一些不在法上的话,可是我们要相信他会变好,一定能跟师父回家。因为不是他行,是法大,师父威德大。就一定能度所有的人。我们要给他一个正的场。如果我们都认为他危险,那邪恶一定高兴。结果就让他‘危险’。”

修炼中我感觉转变人的观念很难,尽管每天都在看法,可是一些不在法上的话每天常挂在嘴上。甚至形成习惯。比如:当一个较大的关没过去时,心里常常想:“我还能行吗?”看到同修有较强的人心表现时,就说:“他不行,他不行……”看到同修有“走火入魔”表现时,也会流着泪跟师父说:“师父,救救某某,他完了。”其实,自己看到的一切没有用正念对待。不管同修有什么样的“不好”表现,只要他心还在大法中,只要他还想走回来,那么师父和大法就一定能度了他。最后证实的是大法的威力,证实的是师父的威德。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未来人和众神会从留下的历史中看到:当这个生命在大法修炼中出现这样“糟”的状态时,大法是这样救度了他,师父又是怎样给予了他生命的所有。法无所不能!师父无所不能!虽然眼下已经到了正法的最后,但同修之间表面上看到的仍然是许多“人心表现”。但同修们千万不要看重表面这种人心表现的“假相”,要正念对待自己,正念对待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