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我身边有这样的一位A同修,听到要抓他的口信,就离家了。到了另一座城市的同修家里,屋里早守满了蹲坑的恶警,最终也没有摆脱邪恶的绑架。前后绝食四十多天,刚刚从劳教所闯出来。我去看他时他对我讲:“这回我得加强学法,好好学法啊!实在没地方夏天我就到仓房去学吧!有一平方米的地方让我学法就行啊!我不是来享福的。”听起来,同修似乎相当坚定。不可动摇的坚定。可是后来我悟到,其实A同修只是表现上的坚定。这样说同修,大概A同修一时还无法认同接受,可是现在又没有机会和A同修面对面的从法上交流。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了。因为我真诚的希望A同修早日排除旧势力的干扰,认清并抓住它、尽早的解体它。

九九年以来,A同修失去了工作,三次被劳教,经常被绑架、非法抄家。连他的妻子也多次遭到绑架。警察上门骚扰成了他的家常便饭。这次又听一位老同修说:“他真了不起,吃了这么多苦,得有多大的威德。”一般人哪能吃了这么多苦?他修的真好!我听了心里很难过,心里思索着该怎样和他说?他的心结在哪呢?我要告诉A同修,你其实在信师信法的关键问题上打了折扣,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所以才会魔难不止啊!。

师尊曾在讲法中开示我们:“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可见我们应该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建立自己的威德,而不是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炼。承受魔难本身并不能使自己提高的更快,只能对救度众生起到干扰作用。

从表面上看,A同修信师信法、尊师敬法的心坚定无比。平时好象都不知道怎样生活了,不能照顾好店里的生意,努力圆容好家庭让妻子满意。也没见他在家好好的学法炼功。可是一被绑架关押他立刻就体现出正念来啦!绝对不会出卖同修,不会背叛大法。他马上精神起来,有一次让邪恶警察们抬着走。不怕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看:他工作也没了,他也在修大法,经济上被搞垮,他也在修大法,承受这么长时间的迫害了,他没放弃,他还在修大法。到里面绝食,死都不怕,他还在修大法 。谁放弃大法不修了他也绝对不会放弃。可是根子上没有堂堂正正的信,是胆胆突突的信。归根结底一个怕字。怕就体现在不敢在家里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七、八十平米的房子怎么没有学法的环境?再说A同修的妻子也非同一般,不是常人。开始也修炼好多年了,后来为什么说A都修成这样了,我可不敢再修了?不是应该“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吗?怎么反而使原本修炼的家人脱离大法呢?为什么说要到后面的仓房去学法?虽然可能只是形容的话,这后面是有怕的因素的。怕就体现在那么多次被迫害关押,却迟迟不肯主动揭露邪恶。一味被动的承受,没有曝光邪恶。使邪恶在A同修的空间场有立足之地。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怕就体现在没有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更是由于A同修曾是站长的特殊身份而不敢轻举妄动。怕就体现在不敢走师父安排的路, 怕就体现在在家里不够堂堂正正,流离失所使自己的生存又都无法保障(在身体完全健康无病的状态下,却没有独自生存的能力)。不流离失所又担心再次被绑架。

试想一下,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事情按照师父的要求,圆容师父所要的,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和正法神就会管你。修炼是多么简单的事情,用不着处心积虑的思考。师父把法理都摆在我们面前,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应该怎样做。已经被邪恶迫害的失去了工作,在劳教所里死都不怕了,还怕家里再多一本电子书或者一个mp3吗?这怎么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为什么有些大法弟子家里什么都没搜到也被判刑了呢?那些被邪恶夺去生命的除去修炼者自身的业力和冤怨因缘以外就是修炼者自身的因素了。一次次的担心邪恶再来,邪恶真的就来了。 就看你面对邪恶你的心怎么动?有哪一次面对邪恶时,能够心无恐惧,用大善之心慈悲的讲真相。或者哪一次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及因素。再或者哪一次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把自己的生死放在一边,完完全全的交给师父,哪一次的绑架就会被师尊用无边法力化掉。弟子的心性到位了,师尊怎么能让选择信师信法的大法徒被邪恶带走呢?并且因为A同修是站长,所以一直是邪恶注目的对像。到现在这个状况,A同修并没有承担许多证实法的项目。所以只要做好三件事就行了。谁也不想给A同修添加任何负担,只想他能够彻底摆脱邪恶。

但是长期以来,我所了解的A同修,无论是面对面讲真相,还是散发真相资料劝三退,他做也极少,或者在其他同修的坚持带动下才偶尔做做。也许我了解的很片面,也许A同修独自做没有让其他同修知道。我当然也希望最好是那样。师尊在学员文章评语时有这样一段法“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清醒》)

我知道有这样一位B同修,被邪恶绑架后正念很足。他的家人理直气壮的去要人,当天堂堂正正回到家里后,第二天又继续去打工单位上班,马上恢复正常的学法炼功。邪恶也没敢再去找他。还有一位C同修,奥运前夕,同镇的大法弟子D同修被邪恶之徒绑架。这伙邪恶之徒又去C家,结果C不在家里。邪恶抄了C的家,听到消息的同修大多数都劝C同修不要回去先躲起来再说。C同修理智的在外面发正念,然后堂堂正正的回家。为了营救D同修,全体同修参与做了营救的不干胶。协调人找到C同修,建议C不要往自己所在的村屯贴。可是C同修堂堂正正说:“人是在这抓的,就是这块众生要得救,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的邪恶是师父要的,所以不会有问题。至今C同修堂堂正正的做三件事,邪恶不敢来骚扰。

另一座大城市的E同修,也曾经被非法劳教过,也是当地“六一零”名单上的关注重点。还曾被省里列为重点抓捕的对像,从劳教所一出来就尽快的曝光了邪恶对他的迫害。马上调整好状态后再次溶入正法洪流,并且他的家里就是学法小组,几年来不曾间断。他回来后还承担起很大面积的协调工作,也发生过十几辆警车将他的住处团团包围的假相。E同修都理智、智慧的走了过来。也有心动的时候,但是通过学法调整好状况还是按师父要求的做。就是这么简单,说起来很容易。

至今,我周围还有不少很精進的同修,在圆容家庭关的时候过的很不易。好多同修都停留在独自在家学法炼功家里常人不干涉的阶段。可是参加集体学法就得背着家里人,不敢说了。怕家里人知道后把自己管起来。怕家庭破裂。我们是正法正念的未来觉者,修到最后了怎么能有怕常人的心呢?不是要与常人争斗,而是堂堂正正的参加集体学法就是走师尊安排的路,就是在圆容大法。要突破这一关首先要扭转自己的心。自己的心放平稳了,心平气和的对家人讲清楚。如果抱着坚定的一念,无论遇到任何魔难与干扰,都不能阻止自己走师尊要求的集体学法的路,环境就会随着修炼者的一念而发生本质上的变化。我知道有位同修因为要坚持参加学法小组而遇到不小的魔难,但是把心一横,遭到毒打也说要坚持。不气不恨的化解怨缘,最后家里人说:“行了,我管不了你了,再也不管你了。”

“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真的到了生死不惧,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成度,邪恶是不敢来干扰的。就因为不敢堂堂正正走师父安排的路的时候,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被旧势力钻空子。你走了它的路,它当然要管你了。师尊在《转法轮》中有这样一段法::“好,你不是要修炼吗?我管你,我让你怎么修。它给你安排,那么你修成了,修到哪去?它安排修的,上边哪个法门也不要。它安排的,所以你将来就归它管。”只有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三件事都坚持做好,走师父安排的路,它就不敢再来啦!这是我个人一点粗浅的悟道,言语不慈悲之处还请同修多多原谅指正。

希望这次交流真正打开我们本地同修之间的间隔,形成整体,共同精進提高。我们是为着一个目地的大法徒,在魔难中应该互相鼓励,共闯难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