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恶干扰与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九八年三月得法。在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加持与呵护,在我心里时刻觉的我是最幸福的,因为我赶上了大法洪传,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

在修炼的路上,有过无数次的考验与魔难,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来了。上访被关过,挂条幅也被关过,以及家庭的压力,真是无以言表,我也无需言表,因为很多同修经受的魔难比我更大,比我付出的更多。下面就破除邪恶迫害的经历与体会,与同修切磋。

二零零零年刚从北京回来,邪党非法组织610的秘书带着六个人到我家,逼迫我骂师父,骂大法,威胁办“学习班”(对中国人,这是个比较恐怖的词),见我坚决不配合,又来软的说:只要写了保证书,就不办了。我说:坚决不写。这时老伴说他来写,我签字。我拒绝说:不签。他们就气呼呼的走了。第二天,我到孩子家去,结果他们又不让我孩子上班,非要逼我去办所谓的“学习班”,我说死也不去。过两天,他们又找上门来骚扰,要我补交上次一千元的罚款,说是上访时驻京办事处先替我们交了一千元(强行的,骗子)。

有一次,和同修挂条幅,被说出来了,公安局长亲自带四个人乘火车,花了十几个小时到北京,要把我从大孩子家绑架回去。当时家人正念都很强,大女婿说:不就炼了法轮功吗?有什么不得了的?二女儿打电话来哭着说:单位威胁要她下岗,大女儿说:下岗没什么可怕的,摆地摊也能活。这时邪恶要动我,老伴指着公安局长坚定的说:不许动她,她什么也没做,只做好人。他们真的谁也没敢动我。

后来,还是我与老伴一块回来的。回来后,他们每天早上八点非法审我,逼迫我供出别人,我只说:谁都不认识。他们就恐吓我说:已联系好了,把你送到某某地方去。我一点怕心也没有,不停的发正念,其中有个邪政委问我是不是在发正念,他头痛的厉害。我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加持我,我一个同修都不能说,我明天坚决不来这里。第二天,真没叫我去。

过了两个月(这段时间,邪党恶徒非法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想捞钱),邪恶又来家里找我说:你是出六千元,还是拘留十五天。见我不交钱,就非法绑架我到拘留所,问我:大法怎么样?我说:好的很。我跟他们讲真相,被关的同修们也只要有机会,就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也认同大法,也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在那里呆到第九天,副所长说:叫她回去吧,关在这里没什么意义。就这样,我背着《洪吟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回家了。

从此,我更加努力做三件事,到周边做,利用探亲访友的机会,带回来新的真相资料和信息,及时传到同修手里。只要是做三件事,证实法,从不讲时间、地点,有机会就讲,有机会就做。我深知:这个机会是来自不易的,时间是宝贵的,救人是紧迫的。

记的上一次,快过年了,手上还有不少真相资料和贺卡。当时,冰冻的很厉害,我问自己怎么办?同修冒着生命危险,辛辛苦苦做出来救度众生的资料就压在我手上,不发出去,有负罪感。我暗暗的在心里说:年前一定将这些带着大法对众生祝福的、救度的资料和贺卡送到该救度的人手上。一连几天晨炼后,就出去发真相资料了。那天,我跟往常一样炼完功后下楼一看,地上又铺了很厚一层雪,迎着风雪,我又出发了,走進几天前就准备来这里发资料的生活区,才发一半,就有出来上班的人,我想不再发了,因走过地上留下的脚印很明显,但我又不甘心把资料带回来,就想快步横过马路到另一生活区去发。刚过马路,抬脚踩到门面前的地板砖上,因滑,一个四仰八叉猛然仰倒下去,当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的雪水浸透了棉袄,浸透了背心,我被浸醒了,我睁开眼睛,看到了跟前有一个人在看我说,她睁眼了,且要扶我起来,我示意不要动我。这时,我慢慢才意识到:邪恶要置我于死地。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同时也默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这时看的人越来越多,我几次想爬起来,全身象失去了知觉,就是起不来,我在心底里一遍又一遍呼喊:师父快救我,师父快救我,不能让人认出我。

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挣扎着慢慢的爬了起来,就这样,边走边发正念回家了。進门脱湿衣服时,才摸到头摔变了形,对着镜子一看:扁形,很长,才意识到脑子响声很大,用手使劲按,没有知觉,一阵阵又想吐,心里发慌,心想,该不会是脑震荡吧?猛的一想起:“好坏出自一念”,这不是好念头,我是大法弟子,不会得脑震荡的,我慢慢的走到师父的法像前上香时,眼泪“刷”的一下就冒出来了:师父啊,是您又一次呵护了我,救了我的命。我把录音机打开,放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听上就睡着了,醒来了,翻面继续听。

中午老伴回家吃饭(在外做事,只回家吃饭),见没做饭躺在床上就问:怎么啦。我说,身子有点不舒服,就想躺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他把饭菜做好了说:起来吧,都是你爱吃的豆腐、白菜。我说:你先吃吧,我躺一会儿。我当时的样子很可怕,头变形,脸发青,不想让他见到我这样子。等他走了以后,这时比较清醒了,我突然悟到:这是邪恶迫害我,想置我于死地。我大声正告邪恶、黑手,你们什么也不是,我不会得脑震荡的,我不会死的,现在就起来吃饭。我慢慢的走進厨房,拿一个大碗,连饭带菜装了一碗。头一阵一阵难受,我大口大口的把饭菜咽了下去。一下,人觉的舒服了很多,不觉笑出声来。我说:旧势力、黑手,该死的是你们,我有师父看护着,我是去讲真相、救众生、助师正法,你有什么资格迫害我?无论我有什么执着,你不配迫害我、迫害大法。

就这样,我又一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如果是常人,象我这样摔一跤,不躺个半年、几个月的,可我,三天后,又象从前一样做着三件事。又一次体验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