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的信念达成协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六日】通过海内外的媒体渲染,十年前的“四·二五”中南海事件给很多人的一个很深的误解,就是误以为法轮功具有“严密的组织和高度的纪律”。所谓“严密的组织和高度的纪律”主要体现在:(1)上万人群说来就来,一夜之间从不同的地理环境、生活工作环境中出现在中南海附近;(2)尽管人群中有尚在哺乳的年轻妈妈和婴儿、有七八十岁的老人、甚至也有身着军装的现役军人,上万人安安静静地在街边站了一整天,却没有任何喧闹嘈杂;(3)等到傍晚时分,等到听说天津无辜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得到释放后,这些人群转瞬之间消失在大街小巷,临走时连地上的烟头纸片都没有留下。

其实摒弃恶念,抱着善意的想一想,就不能看出:首先,这是一个参差不齐的人群,各种年龄、职业、文化程度的人都有,平时还不住在一起(有些人甚至是乘飞机、坐车连夜从外地赶来中南海的),要训练得协调一致,怎么“训练”?第二,中国人都知道,在中南海附近聚集意味着什么样的后果——尤其经历了几十年的政治运动,特别是六四屠杀之后。谁有本事到大街上找来上万个普通百姓,然后能组织他们敢到中南海附近站一天?巨额悬赏或许能招来个别“勇夫”,但绝不会有老头老太太、婴孩、母亲,而且为利而来的必定是乌合之众,也做不到高度协调一致;最后,就算有人能把对中共不满的人聚集一万,比如聚集一万上访的冤民,可是谁能约束他们到了中南海安安静静不表达自己的冤情,没有口号标语呢?

其实,法轮功学员所表现的高度协调和自律,并没有经过什么训练和组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世俗间,军事化的“严密组织和高度纪律”靠的是严格的奖惩,奖励是刺激人追求利益、名誉达到目的,惩罚是让人恐惧失去利益、名誉达到目的。而法轮功是一种修炼,虽然大部份人没有出家修炼,但和历史上中国的传统修炼一样,修炼人恰恰要放淡的是追逐名利、地位的心理,超脱对世俗物质利益的患得患失,修炼人要达到的境界是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所以就能人人发自内心去做该做的事情,每个人心中有一个同样的原则“真善忍”来约束自己,自然而然就协调一致了,就这么简单。

对于修炼者来说,人世间的政治、权利都是和修炼无关的事情。但是如果一个政权连信仰“真善忍”的人群都无法容忍、要想尽办法打压,那修炼人的责任就是告诉它不要一错再错,因为善恶有报的天理昭昭不灭。如果当权者能听从劝善,当然是国家之幸、民族之福。这就是1999年4月25日去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想法。他们所表现的高度协调和自律,就是来自这简单的一个善念。深入了解一下法轮功,就会发现这是修炼者对“真善忍”的信念的一个自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