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四·二五”事件的看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中旬,天津一家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把修炼法轮功诬蔑为“义和团”。与之前各地数十家媒体不时刊登的类似文章相比较,这一次的诬蔑性质尤为严重,因而影响非常广泛而恶劣。这种不顾数千万群众修炼实践的故意诽谤,不仅违反之前国家对气功“不争论,不宣传、不批评”的“三不政策”,更是摆出了镇压前舆论先行的架势。

如果针对的是一般锻炼身体的气功,气功爱好者一看这架势,凭着历次政治运动磨练出来的“敏感性”,转练别的气功或者干脆不练了,也就算了,因为犯不上因为锻炼身体而被打击。

但是法轮功则不然。他虽然以气功的形式出现,也表现出祛病健身的奇效,但是却不以治病为目的,甚至明确表明法轮功不是用来治病的,而是以提升心性为目的的。法轮功明确指出“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是修炼者提升心性的标准。

这种以心性提升为目的的修炼,使得法轮功的修炼者与众不同。他们明明白白的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够祛病健身,是按照“真、善、忍“做人的结果,是放弃不好的思想及言行的自然结果。由此,他们的世界观较之一般人而言,则是完全不同的。他们把同化“真、善、忍”、达到更高的生命境界当作人生的目的,而把物质财富等身名利益,当作“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身外之物,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这样的人们,面对“义和团”、“邪教”之类的诬蔑和镇压的苗头,会怎么样呢?能听之任之吗?能让诬蔑之辞误导公众而坐视不理吗?能让迫害临头而无动于衷吗?

所以,一些法轮功学员选择了上访——到天津那家杂志社去,用自己的切身经历说明法轮功的实际情况,要求更正。但是天津当局却以抓捕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来回应,并声称只有到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此事在几天之内传遍了全国。于是,在四月二十四~二十五那个周末,很多法轮功学员就赶赴北京,到国务院信访局去上访。这就促成了著名的“425”事件。

共产党是什么东西?这么多人上访,它不扣你的帽子?它不“收拾”你?生活在中国社会中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非常明白面对的危险。

既然中共已经蓄意镇压,而且以“义和团”等罪名来诬蔑法轮功,那么回避凶险就意味着顺从取缔,也就成了势利之徒,当然也就谈不上真正的心性修炼了。唯有直面危险,坦然应对,以真相揭谎言,用真理显荒谬,或可以坦荡正气消化邪恶之阴毒。所以,很多法轮功学员是与至亲诀别或者留下遗书,然后才去上访的。

也许有人认为,把自己置于中共迫害的危险之下,是刻意追求心性提升的不当举动。这种想法有希望修炼者免于迫害的愿望,但是,站在较高基点上看,这是为保全利益而不维护真理的表现,也是对修炼者洪大慈悲心的误解。

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作为一个修炼者,明白了“真、善、忍”这个真理, 知道了做人的目的,提升了道德,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他能不维护这个真理吗?这是从个人的修为来讲。

从慈悲的角度来讲,修炼者更是会挺身而出。试想:他知道法轮功修炼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无上的珍贵,是生命升华的保障,是生命永远美好的途径;那么一旦被诽谤甚至非法取缔,那么还不了解法轮功的人,不就被障碍住了吗?这不是天大的悲剧吗?只有预先制止这种迫害,才是对所有人最好的。当然,唯有真正能够放下为我为私的真正的修炼者,才能切实的做到这一点。

遗憾的是,中共这个邪恶,它最终不能收敛它的邪性,容不得善良人太多,还是选择了迫害,并且无所不用其极,以铺天盖地的谎言毒害不明真相民众的心智,用党、政、军、公、检、法、外交、特务等一切手段,强迫修炼者放弃、诋毁“真、善、忍”甚至迫害其他修炼者。这是强加给修炼者的苦难,更是对还不了解法轮功真相者的不公。

但是,对于本来要放弃人世间身名利益之心的真正修炼者,任何的迫害手段,哪怕是杀戮、活体摘取器官这种匪夷所思的邪恶行径,都无法改变他们对“真、善、忍”的信仰,因为他们已经成为“真、善、忍”在人世间的体现。

虽然迫害还没有结束,但是中共的邪恶却越来越昭彰,民众对法轮功的真相也越来越明白,真正的修炼者也更加成熟。最终的结果,必定是修炼者圆满,作恶者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