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老弟子,十二年来跟随伟大的师尊走过了风风雨雨,修炼的路虽然坎坷,但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条路上能与师父同在与正法同在,这是我最大的荣幸,这是一个生命至高无上的荣耀。所以我将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一、得法

1995年我举家迁徙到沿海小城,初来咋到人地两生,生活习惯的不同与婆婆产生了很多矛盾、误解,同时又遭到丈夫的指责。随着矛盾的激化,无奈之下我选择了离开,回到了东北娘家。不幸之中有万幸,在东北我遇到了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法轮大法,我当时真的不敢相信还有这么好的功法在传,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事存在。我手捧《转法轮》有一种期盼已久的感觉,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解开了我心中的困惑,拨云见日,我心里那个激动,无以言表。第二天我立刻到炼功点学炼动作,当学抱轮时感觉到了两手之间有大法轮在转,同修告诉我,是师父在管你了,给你净化身体。我想师父管我了,我就是师父的弟子,我一定好好修炼,做个真修弟子。

得法后,我回到自己家,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博大精深的法理改变着我的内心。我面临的第一关就是家庭矛盾,以前,我觉得受了很多委屈,我在一个城市知识份子家庭长大,从小娇生惯养,却嫁给农村出来的他,经济上我不计较,生活琐事上他和婆婆处处挑我的毛病,严重时婆婆上我家乱摔乱砸,动手打我。丈夫也对我横加指责,拳脚相加,一次竟然将我打成轻微脑震荡。所以,日积月累,我的心里既委屈又不平,怨恨之心很重。如今我是修炼的人,得向内找,去掉不好的心,因为师父讲了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明白了这一层法理,牢记师父的教诲“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我找到自己那个争强好胜、不体谅别人的毛病,真心真意的对待婆婆,大小事情上我都做到体贴,忍让,她病了,我照顾她,一口口喂她吃饭,感动的她直流泪。慢慢的与婆婆关系改善了,家庭矛盾化解了,后来她也得了法。

丈夫说我变了,我说是大法改变了我,在大法中我学会了向内找,学会了遇事替别人着想,大法使我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和升华。

二、证实法

19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我和同修去了北京,回来后工作单位、公安局和市政府方方面面的压力接踵而来,将我列为重点人物监视居住,单位每天5、6个人,白天晚上的非法监控,找我谈话,逼迫我表态,说诽谤大法的话。无论什么场合,我都说:“大法是教我们做好人的功法,使我们身心受益,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我不能做那样的事。”

99年10月份,我接到单位电话,让我马上到单位。我来到单位一看,满院子轿车,同事告诉我:上级什么什么头子来我市检查工作,走访几个法轮功修炼者谈一谈认识。我知道这是考验来了,我要利用这次机会证实法。進了会议室,各级官员坐了一大圈,让我“揭发批判”法轮功,我镇静的想了想说:“我是由于家庭矛盾激化,走投无路才学了法轮功,炼功后我时时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遇到问题找自己哪里不好,炼功不久,我的家庭和睦了,所以说法轮功并不象电视中宣传的那样。”我心平气和的说完这些话,市政法委书记听完这话很尴尬的一笑,对他上级打圆场说:“是呀,我们单位也有一个人炼,他也是这么说。”这群人很扫兴的走了。随后单位领导对我大发雷霆:“你都说了些什么!”我淡淡一笑:“我说的都是真话。”当晚我炼静功时,真的感觉非常美妙,身体象没了一样,只有一点思维知道在炼功,我知道我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师父在鼓励我。

進入2000年初,同修们经过切磋,决定要走出去证实法,上剧场门前集体炼功。十几个同修每天坚持。腊月二十三过小年那天,我们正在炼抱轮,警车来了,警察也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同修都没动,直到做完动功,然后散去。我和其中三个同修被警察拦劫非法关進拘留所。期间,家里人对我不理解,丈夫提出分手,单位领导指责我损害单位荣誉。面对即将失去家庭失去工作、名利情的考验(当时还不知是旧势力的安排),我坚信证实大法没有错。为了不牵连单位我决定辞职。市里中共副书记与我谈话说“看在你老人孩子份上,你只要承诺不去北京,我让你回家过年。”我告诉他,“我不会给你承诺什么,大法是无辜的,我们要恢复修炼环境,集体学法炼功。”

2000年4月我在家学法时想:大法被迫害,师父遭诽谤,我这个弟子却无动于衷,听之任之,苟且偷生的活着,在家偷着学,偷着炼。我理应为大法挺身而出,如果贪图眼前的安逸,保护自己这多自私啊,还配当大法师父的弟子吗?我决定上北京去为大法讨还公道,还师父清白。于是我和两名同修踏上去北京的长途车。在天安门广场,我们庄严的展开了法轮大法的横幅。警察发现后惊恐的扑过来夺走横幅,把我们抓到警车上。接着警车在天安门广场缓缓行驶,又不断有同修被抓上警车,一会就抓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

回到当地,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们因坚持炼功遭到恶警迫害,将我们铐在死刑床上六天。我们不断的给警察和犯人讲大法真相,介绍大法的美好,一些警察改变了态度,对大法表示同情,理解,对我们的举动表示钦佩。一天我似睡非睡感觉坐在一条古老的木船上,前面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船头摇着橹撑船,木船行進在一条河上转眼之间我就到家了。醒来后,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呵护着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一关我又闯过来了,结果两天后我重获自由。

2000年6月我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听到这个消息八十二岁的姥姥当时昏倒在地,丈夫来到关押我的地方劝我,为了老人孩子退一步。公安局也发出话:你如果改变态度,同意上电视表态可以缓送。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孩子,骨肉分离的痛苦困扰着我,一边是难以割舍的亲情;一边是道德良心、维护大法的尊严,真是举步维艰。当时我悟到邪恶就是利用亲情逼迫我放弃大法,放弃修炼,违背良知、走向反面。我绝不能做对不起大法的事,面对迫害我要坚守大法弟子的使命,证实大法。这才是真正对他们好。想到这,我坚定下来,告诉姥姥,你是炼功人,一定要记住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等着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

在劳教所,我因不放弃修炼被恶警关小号14天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二十四小时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脚和腿肿的像棒槌。因坚持炼功,一天两次被四个恶警电棍折磨。但我曾受邪悟的迷惑而走了弯路,附和邪恶转化同修而铸成千古大错。

2002年初,我走出劳教所,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走出了邪悟的陷阱。师父告诉我们,跌倒了,别趴着。我牢记师父在新经文中的教诲:“你们有些学员没有做好,那么你们就要抓紧时间把它做好”。“我希望每个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的太重,你自己的修炼,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恶中证实法,救度众生,你坚定的走好你自己应该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感谢师父给我机会弥补过错,挽回损失。伟大的师父再一次给我净化了身体。一个月内身上的肿瘤消失了,甲状腺病不治自愈,佛法修炼的神奇力量再一次在我身上体现。

我回来后,老人因颠沛流离卧病在床,孩子因我而受到学校社会等各方面压力心理受到创伤。这一个个打击困难并没有吓倒我、挡住我证实法的脚步,我除上班工作照顾老人孩子之外,其余时间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不论严寒酷暑,我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将真相送到千家万户。还兼顾着部份协调工作;并且不断突破自我,走出去面对面的讲真相,越做怕心越少,正念越强,得心应手。我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自己只要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我不失时机的给单位同事讲,给亲朋好友讲,打车给司机讲,买东西时给卖主讲,有的人明白真相三退之后一再感谢我,我知道这是一个生命经过千百年的等待终于得救了,是他明白的那一面在感动。

邪党奥运前后大批同修被抓,公安国保大队一帮恶警来我家搜查,一无所获;又一连几天上单位骚扰我,软硬兼施。我在师尊加持和点悟下,彻底放下人心,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正念正行全盘否定邪恶的一切阴谋,对他们坚定的说:“你们没有资格审问我,这么多年,你们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已经不少了,应该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你们心里应该明白迫害大法那是万古大罪,参与迫害的人恶报连连,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在我持续不断的发正念讲真相中,邪恶败下阵来。这场正邪较量,在我们单位轰动一时,结果又有一些有缘人士从中得救。

如今我家老人孩子都走在修炼的路上,老人年逾九旬,精神矍铄,孩子精神面貌也有了很大改观。我们的家庭在经济上也有所改善,这都是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福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