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法轮大法好,大法显神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没有多少文化,今年五十岁,早年丈夫去世,一个女人肩负抚养三个儿女的生活重担,家里很穷。得法前经常被人看不起,被村里人欺负,那时我就一心想学点特级气功,专门对付欺负我的人,给他们好看的。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得法后,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在那邪恶疯狂迫害的严酷岁月里,我就坚信法轮大法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殊胜。

一九九七年六月的一天,我到河边溜达,看到很多人在炼功,我一问是法轮功,心想:我要学一学,看谁还敢欺负我。一个老年同修告诉我:我们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要多学法、修心性,不能对人愤愤不平。后来我经过学法,完全改变了我的想法,积极参加炼功,集体学法,逢人便说法轮功好啊,快来炼啊,他教会了我如何做人,炼功又强身多好!那时很多村民纷纷来学功,我记的我们那小地区一个炼功点居然发展到就有四百来人学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开始全国范围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当地公安人员非法把我捉進公安局,理由是别人说我专门组织人去炼法轮功,并到处宣扬法轮功。当时他们对我刑讯逼供,恶人问我:“你知不知犯罪”,我说:“无罪,全本书教我做好人的。”恶人狠狠打了我一巴掌,我的半边脸当时就肿起一大块,恶人继续问:“法轮功有多少人?”我说:“不知。”“有没有去过广州天河?”我说:“有”;“你向多少人宣扬过法轮功?”我说:“不知。”于是几个恶人就用很粗的木棍打我全身,我当时只觉金星四冒,头晕眼花,衣服全部破烂,晕死在地。他们把我放到屋外的天井,我躺在天井象死了似的,他们害怕起来,把我送回家。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饭也没吃。第二天早上,我奇迹般醒来,觉的无事一样,不久恶警又来到我家,强制给我戴上手铐,绑架上车,并威胁我把所有的大法书交出来,我说:“不知。”他们开着车要我带他们四处找学员查抄大法书。我说:“头痛、头晕,我不知。”就这样在我们地区兜了几个圈,他们没办法才把我放回家。

我每天在城区里扫地赚钱养家。恶人时不时就来骚扰我,要我写保证书不炼法轮功。有一次,四个恶警手里拿着手枪,枪口顶住我的脖子及下巴说:“我们要枪毙你,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最恶,杀你等于杀一只鸡。”我说:“你枪毙我吧,我身无分文。”恶人说:“我每个月给你三千元,你带我们捉法轮功的人。”我说:“这些事丧尽天良,我不做。”他们软硬兼施,足足折腾了我一个月。有一天,我的三个儿女(他们才十多岁不等)跪在我面前哭着说:“那些恶人扬言说要杀我们全家。”我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我说:“我不能让你们活不下去,我还要供你们读书。”那时,我痛心的放下修炼,在城区里继续做着扫地的工作,交完三个儿女的学费就无钱了,一家人吃着白饭也就顶过去,就这样苦苦的熬了三个年头。为了把三个儿女拉扯大,在别人的撮合下,二零零四年我与现在的丈夫结婚,我嫁到外地,生活日益好转,我凭着在田里辛勤耕种,神奇的事一再发生,别人田里长虫子,我的农作物从不长虫子,一种下,不用管,必定丰收,而且能卖好价钱,赚了不少钱,儿女也上了大学,别人再也不敢欺负我们一家。

二零零四年底,我因为再没有坚持炼功学法,身体日益不好,头痛、鼻痛、腰骨痛,浑身不舒服,打针、吃药,贴香港最好的膏药,贴了四个月,反而腰背发脓、流水。我还经常头晕、感冒,眼睛视力模糊看不清东西。丈夫看到我这个情形,根本就没有同情我,还说要跟我离婚,我感到生不如死。我很想找回一本大法书看,可是我跟同修一直失去联络。真的,我时时做梦都想得到大法书。

二零零五年八月的一天,我在街上见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人,觉的她心地善良,大着胆子问她:“你是炼法轮功吗?”她说不是,但有个朋友炼法轮功。我听了很高兴,天天缠着她要她带我认识那位法轮功的朋友。这位同修看到我面色青黄、浮肿,不冷的天气还穿了七、八件厚衣服,于是她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保佑我。我回家一天到晚念。过了几天,她送我一本《转法轮》以及大法真相资料。我激动不已,一直寻找了这么久的宝书又重见了。我马上如饥似渴的看书,真神奇,明明我视力模糊,却清清楚楚看见大法书中的每一个字,于是连饭也不用吃,一天之内看完《转法轮》,丈夫发现我看法轮功的书,骂我神经病,扬言要烧书,要去派出所举报我,我说:“我不怕,我就是要学,枪毙也不怕。”于是我坚持天天看书,感觉全身轻飘飘,那些病不翼而飞。

一个月后,我就开始炼功,我带着无比兴奋、无比激动的心,觉的一定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功被冤枉,我一定要证实大法,向世人讲真相。于是我自费印制了很多真相传单,逢人便发。

我劝人三退也很快,经常一个人到市场人多的地方,摆上一些小货劝三退,小货摆了一天也没有人偷,我说:“我全身是病,现在修大法,李老师救了我的命,共产党杀人太多,杀死八千万中国人,天安门自焚是嫁祸法轮功,三退保平安。”很多人听到,说共产党都不是好东西,还是退了好。人多时就排着队来退,我感到真是太神奇,一切都是师父安排,我只是动口、动手而已。

我的丈夫常说我跟共产党斗,说我一定死。我说我不会死,我要跟着大法走,我不怕。我发资料经常一连十多个村,骑着自行车如有神助,推我一样,整个世界都象是我的,任何车都闪我,一点疲累都没有。有一次,我早上五点钟去到一个村发资料,正准备行动,一个男人走出来说:“你带什么来!”说要查我东西。我说:“你无权看我的东西,我来探朋友。”他问我:“什么朋友?”我说:“无须奉告,我不是做坏事。”那人没有出声,于是我正念解体邪恶,离开那条村,转到另一个村发资料,非常顺利。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我打算在地里种菜,地里长着一米高的干草,我想烧掉它锄地种菜,我刚点着,风就起,大火烘烘,而隔着十米远就是鸡棚,万一烧着就得赔十万块钱,我猛跳進草里打熄火,火却越烧越大。我当时马上一个念头念“法轮大法好”,念了五次,风停了,火慢慢熄灭,而我的脚也没被火烧伤。我当时内心无比激动,眼泪止不住流下来,真是感谢师父。

奥运期间,恶人监视我,村里的治保主任来找我谈话,我当时不怕,心里说:“师父加持。”治保主任说:“××党最正。”我说:“共产党最恶,专害好人。”治保主任说:“你不要说。”我说:“我就是要说,我要证实法,我讲的是真话,法轮功是最好的。你不要举报我,你举报我你不会有好结果,我不怕死。”结果他说:“我明白了,我不理你就是。”

二零零九年三月的一天,我回家打开门,一声巨响,发觉有东西向我头上打来,我马上念“法轮大法好”,手本能顶那物,头“轰”一声,我叫“师父救我”,惊险只在一瞬间,头只感觉微痛,一看原来一块八十多斤重的松木板,打在我头上。

在我修炼的这几年里,神奇的事真是数之不尽,以上几点是我的修炼体会,在心性的提高上我还要继续努力,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