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个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我是一个农村大法弟子,回首几年来的修炼历程,深感我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和同修对我的帮助。我要把我对师尊的感恩和对同修的感谢,化作修炼中的动力,做好三件事。

那年,我丈夫因杀人入狱了。此前,不仅家里凡是值点钱的东西都已叫他耍光了,而且还欠下了许多债。两个孩子都小,我又没有工作,真是天塌下来一样,不知日子该怎么过,天天以泪洗面。当时正值冬天,天气寒冷,下着大雪,我家连取暖的钱都没有。就在这时,同修A给我送来了三百元钱叫我买煤给孩子取暖,又鼓励我多学法。他一次一次的来和我在法理上進行切磋,让我解开心结,这样我从最艰难的时候走了过来。

一次过病业关,三天没吃没喝,法也学不進去,一大堆人心翻上来,只知道流泪,觉的活的太苦太累了。又是慈悲的师父精心安排,让同修A过来叫醒我。为了让我能正常的生活,A同修建议我做点小本生意,供养孩子上学和全家人的生活,并拿钱给我让我去進货。我真的就这样做下来了。后来我把所有的钱都还给他,他说不要了。我说:那不行,现在我有钱了,要不是你帮我,我能走到今天吗?他说不是我帮你,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你能在法上提高我就高兴。于是我把钱加倍放到做真相资料中了。每当想起这一幕幕我都会泪流满面,感谢师父,感谢同修,使我有了正念,坚定了修下去的信心!

随着跟A同修不断的在法理上切磋,怕心没有了,人的东西越来越少,做资料胆子越来越大。一次妹妹到我家,晚上没走,恰逢我们有同修被绑架,我想要出去配合做些营救同修的讲真相工作,我告诉她:在家帮我发正念,我一会就回来!她要跟我一块去,于是我俩就拿着用白面打的浆糊,拿着营救同修、曝光邪恶还有藏字石等方面内容的真相资料,边走边刷边张贴。到了派出所那里,我让妹妹在一边帮我发正念,我自己去贴。派出所在大马路边,路上车辆不断,我没有怕,镇定的往资料上抹浆子,抹完就贴出去。妹妹看我一个人又刷浆糊,又要贴,急着过来帮忙。贴完了之后,妹妹说:“你真胆大,我头一次来,就让我跟你捅‘马蜂窝’来了!刚开始有点怕,其实也没啥怕的。”看着过往的车灯照在“真善忍好”的不干胶上,妹妹说:我看着真好,真舒服。其实妹妹不知道,几年来,只要我出来做真相,从来没有漏过派出所这地方。这让妹妹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也坚定了正念。

自打师父在经文中提到用纸币讲真相那一天开始,我在做小生意中,从我手中走过的钱,二十元、十元、五元、一元、五角纸币一张不漏的全写上真相短语。开始先用手写,后来就请同修帮着打印。我们的真相纸币越来越精致。到市场上提货时最多一次花上千元,全都是真相币。由于心正,供货的老板不但不拒绝,还让我多换点给他。我卖货的市场上也经常有人找上门来,要我换给他一百元一捆的一元真相币,他们说花这些钱买卖好,顺当。我真为这些明白真相的人高兴。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地区整体配合的不是很好,有的同修象在拉帮派,合得来的在一起时常说些挑剔同修不足的话,有的学员听了这些消息也不在法上认识,还跟着传,有的人甚至根本不认识那个同修也跟着传。

看到这种情况后,我就想写篇文章,谈谈体会。例如,当初帮我的A同修,就被一些学员传说是“特务”,说不要与他接触;还有人说他“邪悟”,乱花同修集上来的做真相的钱等等。我了解的事实并不是这样。A给我取暖的那300元钱时,他正在流离失所,身上没有多少钱,是他和其他同修切磋,大家共同凑了三百元给了我;他给我钱進货时,他已经正念闯回,回单位正常上班了,那钱是他的工资。

从发生在我周围的这些事让我认识到,我们一切事都要在法上认识,不能象常人一样听到风就是雨,要了解真实情况并作分析,再说师父说了:“一个修炼的人怎能无过呢?”(《精進要旨》〈如何辅导〉)“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为什么要抓住同修的一个问题不放呢?最近我们地区接二连三的出事,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我们不能形成整体,有漏洞,才被邪恶钻空子的。我想提醒同修们,我们不要做让邪恶高兴的事,遇事要找自己、修自己啊,不要人为的制造间隔,我们整体的力量是最大的,一根筷子好折,一把筷子难断!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