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样对待修炼中遇到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六月份得法的老弟子。回头看看十年多的修炼路,发现每当过关时,即使自己明知道是考验还是会痛苦的不行。那是因为要消去自己千百年来形成的那颗为私的执著的心与不好的物质,那是在从剜心透骨的自我苦斗中走过来。但令我欣慰的是,不论自己遇到邪恶的迫害还是心性上的魔难,因为有师父对我的慈悲关怀、呵护和点悟,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我都走过来了。

下面我把自己亲身经历的点滴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自己的难

零一年春,一天丈夫用摩托车带着我回家,我怀里抱着孩子,因小孩睡着了,所以速度很慢的顺向行驶在公路边。突然,不知一辆什么型号的小汽车从背后驶过来把我们撞了,瞬间不知怎么就坐在了地上,丈夫还没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有害怕,心里很平静。我在心里说:师父,我还有这一难呀?嘴里对丈夫说你不要害怕,我们被车撞了。他的头盔被撞飞了,前额和地擦破了,我的头被车身撞了,左小腿被车轱辘撞断了,左脚上的鞋撞飞了,裤子被车轱辘的热度炼成抽抽的了,裆线也开了。别人看起来我被撞的非常惨。过路的好心人帮我们租了车回家。丈夫和孩子还都能走,只是头碰地擦破了皮。我的左小腿骨断了,不能伸直。

回到家中,腿确实是断了,自己感觉小腿的伤处是空的,起了鸡蛋大的一个泡,一层薄薄的皮包着黄红色的水。挪动小腿和脚还得用手抬着。整条腿肿的象小盆口粗,呈黑紫色,什么裤子也不能穿。无法下地了,我就在床上学法。一天晚上做梦,我坐在床边,我的一位中学时的老师抓着我的腿说:我给你看看断了没有?去医院看看吧!我说:没事,不去医院。醒来我悟到这是考验我呢。从那天起我的腿就被什么东西定住了,我悟到这是经过考验后,师父用功能在另外空间给接上了。

四十天后,我靠在床边炼功,只是不能炼第四套功法。日渐好转,先拄双拐行动,后又拄单拐行走,这些都没影响我做家务事。后又换成拄拐棍,因即使断的那条腿能挨着地了,也还无法支撑身体。我离开床后,硬是坚持着把五套功法炼完。前后半年,我的腿恢复如初,只是,留下点外伤后的痕迹。这时,一位同修做梦说前段时间我休学了,现在又来学校上学。

我想,我的证实法和个人修炼是同步的,因我得法比较晚。这时丈夫松了口气说:咱们不怨人家,人家车就跑了,你却不花一分钱就好了!

用正念取代亲情

零三年秋末的一天上午九点多,上中学的儿子学校打来电话说:你的孩子和别人打架了,你赶快来一趟。我想,不论出什么事我就以修炼人的心态去处理吧!不能打电话叫丈夫。

我来到学校,找到校务处。老师对我说:你的孩子早晨一来就被他(指一位学生的家长)的孩子用刀子扎了,并大概的说了一下情况。因没看见我的孩子,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但我马上平静下来,心想,既然发生了,也不是偶然的,有师父呢,不会有事的。或者都是前世的缘,来算帐的。于是我对那孩子家长说:你不要害怕,我不会讹你的,有啥就是啥。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为标准做人。他一听松了口气说:把孩子送去医院去看吧,我出钱。

这时老师把我儿子从另一屋里扶过来,我看见儿子害怕的样子,就低声安慰儿子说:不要怕,没事,有师父呢!儿子点了点头。我急忙揭开简单包扎的伤口,见到伤口的位置在小肚处,紧挨系腰带处下面,挺大的一个刀口,上下翻着白肉,但没有血迹。我心里对师父说:谢谢师父的保护,真是太危险了。我批评了儿子几句,说他没做到忍,扭过身子对扎伤儿子的孩子说:“×××,姨今天不打你也不骂你,因为姨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叫我们遇事忍让,如果换了别人可不会这样对待你的。打架不是一个人的过,今天就算是全怨他,都是他不对,你也不能动刀子呀!今后可千万别这样了,给你爸惹事。记住法轮功是好的,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姨要是不炼法轮功可不会这样待你的。今后去姨家玩,姨还把你当他的好朋友接待。但千万要记住姨的话。”他哭着说:“记住了,谢谢姨!”在场的所有老师都震住了。我坚信师父,大法弟子的孩子师父也都管着呢!我儿子不会有事的。

回到家中,我对儿子说:你不要记恨×××同学,也许前世你把人家扎的更惨呢,今世有师父保护把债给你减轻了,咱也不让人家赔什么,不然又欠了人家的。

对方的家长下午用车把我儿子拉到医院缝了几针,医生说:差一点就扎肠子上了。医生给开了消炎药。他们买了药,并送给我们二百元钱说是赔衣服的钱,因上衣和下衣全扎透了。我说衣服缝缝还能穿。我坚决不要钱。我说:我按真善忍办事,说不要就是不要,真的不要。我们是好人,不会有事的。他们走的时候说:你们真是太好了,赔钱还不要,真是少见的好人啊!儿子对我说:妈,怎么赔我衣服的钱也不要呢,要了可给我买条牛仔裤。我对儿子说:咱们这是和人家把前世的帐结了,现在不欠人家的了。妈给你买条牛仔裤。儿子笑了。

家庭魔难

零五年夏,老家的公公得病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丈夫姐弟五个,推来推去,就推到我这儿了。按理说,顺轮倒轮都轮不到我这儿,因丈夫排行在最中间。所以,如果我坚持不要他们也没有办法。可我是大法弟子,谁说不要我也不能说不要。我是师父的弟子,师父是让我们对谁都好,要忍让,不和别人争斗,不斤斤计较,虽然老人以前偏爱他(她)们,对我们不好,可毕竟是自家的老人。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情,修炼讲顺其自然,既然没人要我就接来吧!

我把自己住的正房给公公腾出来,买了床,接来了公公。公公的病是老年“痴呆症”,身体没有病就是呆。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吃,我给他想着办法变着样的给他做了吃,经过一个多月的调理,能胃口大开了,能吃、能拉、能尿,可也能糟蹋。因他什么也不懂,在家里对着我就拉,就尿,拉下还要到处抹,抹到床上、被子上、衣服上、墙上,还有他吃零食的盆里,还开门進我屋里尿,每间屋都尿了,尿到盆里还不让倒,尿到盆里偏要倒在地上,倒到柜子下面,还要骂我脏话。墩布整天放在家里擦地,一会就尿一点,我领他到院子里还不去,在院里不拉也不尿,一進屋就折腾。他还把被子拆了,把床单撕了,把枕头撕了,有时候拉还得抓着他的两只胳膊,因为他自己要乱抓乱抹,有时候他趁我去另一屋他就偷着赶紧又拉又尿。可吃的时候就不呆,好象故意整我似的,唉,就别提了。我的苦只有师父和丈夫、孩子知道,别人谁也不知道,我从没和他们姐弟四个说过我的难。我一和他(她)们说不就是和他们争了,他们还会说三道四的。修炼真是难啊!

每天我都是急着草草干完家务,到公公屋里看着他。我一发正念他就掰我的手,我一看书,他就要尿,气的我有时候真想哭。不论白天黑夜,他都是一会儿睡一会儿起,半夜起来就去我屋,我把门插上他就砸。闹的我三件事做不了,整天的跟他折腾。我没有一点办法让他听话。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如果是个人修炼时期再苦再脏我也在家里顶着侍候他老人家,可现在是正法时期,救人的时间多紧啊!我就是欠公公的也不能这样还,这样对他老也不好,为了要点债耽误了我那么多救人的时间,救不了人。请师父帮我通过别的办法还吧,了此缘吧。

此后不长时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邪恶的人追我,我跑到一家躲起来,就听有人说:×××(丈夫的名字)到×××处(丈夫租房的地方)算帐吧。醒来我想,是师父点化我什么呢。过了三两天,因丈夫做生意租的房子有空的,就决定接公公到他的身边,还雇了一个老头侍候、看护公公。我只要过几天买点吃的送去,看看他们。我给看护公公的老人讲了真相。就这样公公“魔”了我七个月,我终于能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了。

我从心底谢谢师父对我的呵护,不然的话不知还欠了公公多少?什么时候才能还完?我也感激丈夫为我的承担(当然丈夫不懂这个道理)。

写到此我流着泪想对同修们说:不论你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们学师父的讲法不是明白了自然是不存在的,必然是有原因的法理吗。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救度众生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一个人装了对大法不好的思想,这人就是淘汰的对象。我利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是好的,找到能找到的所有亲朋好友和老师,给他们讲真相,给他们解答了他(她)们对法轮功的疑问。后来在劝三退的几年里,我尽力的为他(她)们做了三退。在这过程中有骂我神经错乱的,有说今后不认我的,也有路遇都躲的远远装作看不见的,装作不认识的,也有碰面了和他打招呼就“嗯”一声赶快跑的,当然也有明白真相后说谢谢的,还有要学功看书的。总之,什么样的人都有,不会人人反对,也不会人人明白,我就尽量的去做,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看看世上的人多苦,来在世上争争斗斗却不知为什么?现在他们当中明白真相的还有未来,不明白的什么都没有了,我们还计较他们什么呢,我们就尽量的让他们明白真相吧,多明白一个多救一个,我们要修去自己所有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物质与因素,所有阻碍、干扰我们不能救人的观念、怕心、懒惰都要修掉它。这就需要我们好好学法,在学法的过程中悟到一些法理就能修掉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我的亲身体会。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用什么样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激。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吧,跟师父走完剩下的路。回家吧,常人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瞬间即逝,不要被常人的一切所迷,过后后悔也就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