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补”也要摆正基点

与曾在黑窝内走过弯路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在劳教所、监狱和洗脑班等邪恶的黑窝,被强制胁迫所谓“转化”的同修回来后,都会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这是慈悲的师父给弟子留下的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的一次机会。但如果弥补的基点没有同时包括个人修炼和救度众生,往往无法达到从新在法中升华的效果——如果忽视个人修炼,往往流于常人做大法的事;如果忽视救度众生,又没有履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所以两者都要做好,不能偏废。

我地有一位同修,是曾经参加过广州班的老弟子,一直担负着当地的整体协调工作。那年在劳教所时,面对邪恶的迫害,最终由于正念不足,被迫所谓的“转化”。回来后长期处于痛悔和自责之中,并想通过多做证实大法的工作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自己的污点。她本来已经担负着一个很重要的项目,没有多少时间再承担其它的工作。但她还是经常白天和同修们一起去到农村讲真相,晚上到乡下去发真相资料。可想而知,她的学法时间很少,发正念掌立不起来。我当时也发现她有一颗急于“弥补”的心,想在有限的时间内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尽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为此曾经和她切磋几次,也没有什么改变。

零七年时她因为到农村去散发真相资料被邪恶非法判刑四年,同修们到看守所去看她时,见她的状态不算好,压力特别大,怕到监狱后再次被“转化”。她带着这种强大的执着和压力被送到了监狱,不久便传来了她又被“转化”了的消息。我听到后心里特别难过,悔恨当初没有和她把此事切磋明白。

我也有过和她一样的经历,在将要从劳教所回来之前,觉的自己无颜面对慈悲苦度我的师父,无颜面对昔日共同精進的同修。当时曾想到遁入深山、隐居寺院或流落他乡,最终都被我一一否定,选择了回来面对。回来后,我仍然背负着悔恨、自责和内疚这个巨大的包袱,想通过做大法的工作来加倍弥补。当时妻子仍在监狱遭受着迫害,孩子在外打工谋生,我孤身一人,除了睡觉的时间外,全身心的去做证实大法的工作,逐渐的形成了一种很强的干事心,而且做事急于求成、易冲动、欠理智。终于有一天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和同修们在农村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另两位同修走脱,其他同修被非法拘留,给当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环境造成了很大损失。

通过这次教训,我查找到了自己那颗急于“弥补”的心已经不在法上了。为了弥补自己因所谓的“转化”而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为了洗刷尽因所谓的“转化”而给自己留下的污点,而去做证实大法的工作,这不是把做工作当成了为我自己的了吗?这不是在利用大法吗?这是一个多大的“私”啊。抱着这样一个不纯净的心去做大法的事,已经失去了他的神圣和伟大,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吗?

师父在《精進要旨》中已经告诉我们:“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此文写出来,意在使有过类似经历的同修,能从我和本文中提到的同修身上吸取教训,摆正基点,纯净心态。其实,当你能够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在“同时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能够经常处于非常精進的状态,不已经是在弥补过去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了吗?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