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国乐团修炼中放下自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师父把我这个曾经是业力满身、深深陷入常人名利情中不能自拔的人领向大法,引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路,并使我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今天,我主要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在做项目协调人中修炼,向内找、去执著心的一些体会。

在以往长期的修炼中,我一直认为证实大法的事情自己做了许多,平时也能乐呵呵的面对遇到的关和难,似乎很少与同修或常人发生争执。我曾经一度认为,那些争执与争论都与我无关,而从没有意识到我竟是一个自我意识很重的人。而在很强的自我意识的“保护伞”下,那些大大小小的执著却象一座座大山挡在我修炼的路上,并对自身的修炼环境、特别是到天国乐团后的整体修炼环境造成了一些本不该有的干扰。

自从我做了天国乐团协调人之后,没有修去的自我固有认识,通过欢喜心和显示心理表现了出来。由于我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执著心未修去,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我曾一度在做天国乐团的协调工作中忽略了整体提高和圆容的问题,在与其他协调人意见不同时也不注意对整体修炼环境的影响,而且造成了在当时表现出比较激烈的矛盾。那一段时间自己真是觉的修炼中的关和魔难都很大,出现了自修炼以来较大的一次心性考验。矛盾激化后,我还认为自己是对的,抱着“肯定能在同修中得到支持”的心态,专门找其他老学员交流我在天国乐团所出现的状态。当时她直率的向我指出,我和同修间的矛盾所反映出的状态,完全是由于我执著自己的名利而造成的。同修的这番话让我非常吃惊。因为我一直认为自己的名利心已经很淡了,对是否做负责人的心也早已放下了,我认为自己只是在法上“据理力争”而已。可是冷静下来我想同修对我的这种看法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自己有什么执著没放下才出现了矛盾。

不管我承不承认自己没放下的名与利,但至少已在整体修炼环境中给同修造成了很不好的印象,师父在一九九九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就是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儿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通过用法来衡量,我认识到矛盾的出现一定有我要去的执著心,一定有需要自己提高心性的地方。

在不断挖根向内找的过程中,我第一次敢于完全正视自身的执著,并从中找到埋藏很深的一个最根本执著,那就是:执著于自我,执著于自我固有的认识,而欢喜心和显示心理又是自我固有认识的体现。我在静下心来无条件的向内找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执著于自我”的心居然那么重。自修炼以来,我曾觉的自己法也在学,也在精進的做着三件事,也会在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可现在才认识到,自己以前只是在一笔带过的向内找,而且总是说我们如何如何,把找我们的不对当作了向内找自己,实际上是一种把找自己排除在外的敷衍了事的做法。我悟到,我不能真正向内找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一个“私”。这个“私”就是旧宇宙的根本属性,就是宇宙毁灭和解体的根源,而这个私反映在我的修炼中就是,我不愿去面对自己的执著,不敢去正视自己的执著。

因为执著于自我,我才会在天国乐团的工作中和同修产生越来越解不开的矛盾并影响了整体修炼的环境;因为执著于自我,我才会与同修发生争执。我记的有一次同修指出我在一次游行活动中因语气中没有善心而伤害了同修们的心,导致几位同修离开了天国乐团。我当时还为自己争辩,尽管当时也许我的看法没有错,但是我说话口气很大的人心和动了气的魔性,所带進的不够善的场却干扰着天国乐团的工作和同修间的圆容;并被旧势力的邪恶因素利用,加大了同修间的隔阂并影响了我们的整体修炼环境。就是因为这个对自我的执著,使我不能更设身处地的为同修着想,更多的去包容别人。不能象师父所要求的:“任何事情都去想别人,首先考虑考虑别人,然后再想自己。”(《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到:“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们在座的有几个在突然间有人指着鼻子骂你时能够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对照师父的讲法,我觉的非常惭愧!

通过不断向内找,我发现以往自己在天国乐团的修炼中不能冷静、理性的去面对修炼中的矛盾、关和考验,不正象那位同修指出的,是因为自己的名利受到了冲击吗?由于自己为私为己的心没修去,当个人利益受到冲击的时候,当别人的做法、看法与自己的意见不统一时,当别的同修说出的话冲击到自己的气管,自己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不正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心里过不去吗?尽管自己修了这么久,有时候自己也觉的可以做到忍,没有反驳或表现出来,但是心没有放下时矛盾已经存在了,而另外空间的邪恶也看的清清楚楚,那个时候它们就开始对我们本该纯净、神圣的修炼环境、对同修间的关系制造干扰与魔难,那个时候我没有真正的去找自身的执著,而完全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向外去指责别人的不是了。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谈到天上的大觉者们的时候,师父说:“他们不会去争论。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而我在几年的天国乐团修炼中为什么达不到那种慈悲的状态,不就是因为自己抱着对自我的执著不放吗?执著于自我,心里怎么能容的下别人?怎么能以宽容、慈悲的心态去面对修炼中的每一件事?怎么能走正正法修炼中的每一步呢?怎么能不为了个人利益去争去斗?当我们在矛盾中不能无条件的找自己的不足时,我那时的行为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法,偏离了师父对我的要求。

我意识到在修炼中,维护自我的心一定要毫无保留的修去。没有了人心,没有了对自我的执著哪来的矛盾?而正是因为自己的场不够纯正,慈悲心不够,才影响了同修的心性,影响了整体环境的提高,才有了被邪恶干扰和利用的机会。如果自己真是做到了大善大忍,真正的能去善意的理解同修,象师父说的,“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转法轮》),那矛盾也就善解了。因为一个完全为他的生命表现出来的一定是善、宽容与慈悲的,他只会去完全为别人着想,默默的去圆容、付出和补充不足。

在后来的心性考验中使我去掉了对自我的执著。记的有几次我对乐团的一些训练方式提出不同看法时,其他协调人的几句话就把我顶了回来,事后心里还有些不平,但也能做到冷静思考不象过去那样非得有个结果。有了这样的心态,过后学员主动给我提出更改训练方式。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悟到,当我们真正去向内找自己的执著时,那个修炼的场是祥和的,因为那是一个不断修去自我、去私的过程;但当自己不能做到向内找而去指责别人的时候,自己心里会忿忿不平,越找越生气;因为自己那会儿是与宇宙真、善、忍特性相背离的。我还发现,由于我能够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退一步向内找执著了,尽管在出现矛盾时,自己有时没能守住心性,激化了矛盾;但当我真正能够放下心来向内找执著时,同在矛盾中的对方同修也在向内找,因为向内找是师父对我们大法弟子的基本要求,是我们修炼中的机制;矛盾中的双方都在向内找中放下了人心,心性得到了升华,那样,矛盾在瞬间就化解了。

正如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讲到的:“当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时候,你要敢正视它、承认它的时候,你发现马上那个事情就变了,矛盾也没了,对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跟你象没有发生事情一样,象什么矛盾也没发生一样。因为一个修炼的人,你没有任何偶然的机会存在,也不允许你有任何偶然的东西来破坏你修炼的这条路。”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在离开会场时几次起步又止,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向内找”,那里面包含着师父多少慈悲的期待?我知道,自己在今后的修炼中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仍然要面对许多的心性关,但我会在不断的向内找中逐渐的放下对自我的执著,在大法中修成一个完全为他的生命。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