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北京同修切磋走出安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因亲友在北京工作,接触到了一些身居北京的同修,也了解到了一些他们的修炼状态。因此想就走出安逸一事与北京同修切磋。

先举几个例子:同修甲是一位老弟子,大学毕业后已在北京工作了七、八年,开始几年特别精進,协调其他同修做三件事,尽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后来月薪上了万,完全可以维持目前生活了。可他生出了求安逸之心,想改变生活质量,买上了楼,开始办公司,用于做三件事的时间越来越少,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劳教了。回来后虽然心没有离开大法,但精進的意识已经很淡薄了,又忙着挣钱、买车,三件事很少做。

同修乙也是一位老弟子,从劳教所被迫害回来后,一心扑在挣钱上,办企业、买车、成家。有一次我和他们一起学法时,见他忙着接电话,心不在焉,已经看不到他过去精進的影子了。

同修丙(我的亲友)也是九九年前得法的老弟子,过去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也经历过不少魔难,这几年也一直精進不起来,为了生存的压力忙于挣钱,学法、炼功时间很少,只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讲讲真相。那年回老家和她一起学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她痛哭流涕,认为自己落下的太多了,失去了信心。第二天,她和几位同修到农村去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看到同修们那正念正行救度世人的状态,对她触动很大。表示回京后一定要精進起来。可是不多时她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我还接触过几位北京当地同修,他们的状态也不是太好,怕心很重,走出来特别难,想平平安安的度过最后这段时间。

因为北京是邪恶老巢盘踞的地方,邪恶因素又多,邪恶对大法弟子的非法监控和迫害又比较严重,给大法弟子(特别是北京当地的同修)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的难度比较大。在这样的邪恶环境中,仍然有很多的同修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做的特别好。有这样一位同修,迫害发生后他孤身一人来到北京。靠着二千多元的薪水维持着一家三口的艰难岁月,还要节省下来钱做真相资料,自己出去发。我在他家住了几天,每晚一直学法到十二点,到整点就发正念,凌晨三点五十分起来炼功。他和我说:“在北京这样的邪恶环境中,只有做好三件事,去掉求安逸之心,时刻保持着精進的状态,才能走过来。”

大家在学法切磋中,也都认识到了精進不起来的主要根源是求安逸。怕被迫害,怕吃苦,贪图安逸享受。泡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面对生存的压力和利欲的诱惑,稍不精進就自然而然的掉下去了,而且很难自拔。一位同修深有感触的形容说:“北京就象一个充满利欲的大陷阱,一失足就很难自拔。”上述几位同修的例子就很能说明这一点。

其实师父对求安逸早在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就告诫过我们:“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时隔八年我们重温师父这段法,由于我们的这颗心不去,已经有很多沉痛的教训了。

其实从观念上讲,求安逸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最大的执着,那就是“为私为我”的旧观念。它是每个旧宇宙生命的本质,(我们大法弟子也在其中)可是我们修来修去为了什么?不就是要脱去这个旧宇宙生命的本质——“为私为我”,达到新宇宙生命——“无私无我”的标准吗?人修炼就是由人念向神念的转化过程,当我们的“为私为我”的旧观念被“无私无我”的新观念代替的时候,不就是脱胎换骨了吗?一个新宇宙生命不就诞生了吗?

从行为上讲,除了观念上的转变,还得有行为上的突破,因为做到才是修。走出安逸,就是把自己放入到做好三件事当中来。我认为北京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解体邪恶上也有大陆其它地区不可比的条件。比如,我们身处在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信息灵通、见多识广,离邪恶的老巢最近,解体它也最方便,发正念的威力和效果也最大最好。

过去有位北京同修和我说:“北京太需要大法弟子了,你如果能走在大街上,坐在公车上,在公园、饭店或商场里,近距离向邪恶老巢发发正念,那作用都是很大的。”我们地区已经每天向北京发正念好几年了,身居北京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好。如果我们北京的所有同修都能够参与進来,每天发它十次八次,那该是一个多大的正念之场啊,邪恶它还能猖狂起来吗?在北京讲真相也最有有利条件,不一定都去面对面讲,比如:向邪党中央及北京市各部门写真相信和劝善信、发电子邮件、发手机短信、邮寄真相资料、打电话等。而且好多同修都在(或曾经在)邪党部门工作,做起来更能一步到位了。如果我们北京的同修能够把集体学法环境尽快恢复起来,做三件事形成整体,协调一致,那就更好了。当然说的容易,做起来会有很大难度,可是哪个地区的正法修炼环境不是自己开创出来的呢?

师父理解我们北京大法弟子所处的环境和难度,那是师尊对我们的慈悲和呵护。无论北京还是大陆其它地区的同修,都不能再躺在那张“安逸”的床上继续去求常人所求的安逸,等着周围的同修把环境正过来,等着师父来结束正法。那我们的威德从哪里来?到那时我们怎么去向师尊交一份让师尊满意的答卷?希望还存有求安逸之心、不太精進的同修尽快走出安逸,去完成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过去我们北京同修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曾经创下过令人敬佩的辉煌,相信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会做的更好。

此文写出来无指责北京同修之意,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