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馈《同北京及相关地区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看了第三七五期《明慧周刊》的文章——《同北京及相关地区同修切磋》,想把我所了解的北京及其它地区部份同修受迫害的情况曝光一下。

二零零八年一月起,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往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遣送了三至四批被劳教人员,每一批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七月二十一号送的全部都是法轮功学员。这批学员有的是从北京调遣处分过去的,有的是从北京女子劳教所分出去的。据说当时这两个黑窝爆满,要腾地方,制造虚假的“和谐”景象。

据了解,被分往各地的同修,大多是年老体弱、失去劳动能力的,再就是“表现不好”,拒不放弃信仰的。

有一名叫习照文(音)的同修,三十多岁,因不配合邪恶,被罚站了大约一个月,后行走艰难。还有的老年同修在调遣处强制高压的环境下,血压升高,被强迫吃药,有时感到身体虚脱,冒冷汗,怀疑被人在粥里放了过量的降压药所致。此同修名叫朱淑琴,五十多岁,北京顺义人一个人拉扯三个未成家的孩子,其中小儿子上大学。母亲被抓,三个孩子无依无靠。此外还有常秉英,退休教师,通州人。王粤,高级编辑,北京市东城区人。

呼市女子劳教所有三个大队,每个大队关押二三十名法轮功学员。有的同修公开声明在高压下写的不符合修炼人言行的东西作废,坚定修炼,被恶警关入库房,强迫认错。有的老年同修因身体状况需所外就医,劳教所说要写所谓的“三书”才能办。北京政法部门以前有明确的“610”机构,现在它们不敢叫“610”,所以互相推托,不承担责任。

明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非法的,可邪恶劳教局还是坚持要手续齐全。有的同修潜意识中认为北京是邪恶中心,刑期未满,不好办放人手续或放回来后会不会被监视?能不能打电话?并且还给邪恶放人人为的延长期限等等。这都是承认了迫害,表现出来的不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信师、信法、一念劈山的正念。“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我们营救同修不能仅限于营救某一个人,也不能仅限于营救大法弟子,还要想到要将所有与迫害有牵连的常人解脱出来,就象师父说的:“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

希望同修根据各自了解的情况加强向各地邪恶劳教所系统及北京邪恶中心发出强大正念,否定邪恶手续,制止迫害,让家人配合经常到近的劳教所要人,远的天天打电话放人,直至无条件释放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