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在大法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一九九六年,我刚毕业,男友(现在的丈夫)把他的《转法轮》放在我家,并说;这是一本好书。当时他并没修炼。我只把大法书当作普通的书去看,没想太多,但是对书中讲的史前文化和附体那些法印象特别深,觉的讲的真有道理。很可惜那时没看完就放下了。

一九九八年婚后,想必是师尊安排,我们搬到了一位同修家的隔壁。一次接触中,同修对丈夫说:这么好的法错过了就太可惜了。于是丈夫又开始看《转法轮》。

我对修炼这类事根本不懂,但也走入大法了。原因是和丈夫赌气:你每天都去参加集体学法,把我和几个月大的孩子留在家里,而且你明知道法好,却不劝我和你一起修,好东西竟然不和我一起分享,那我也学!于是自己在家里背着他学法、炼功。在这种不平衡的妒嫉心驱使下,我走入了大法的门。妒嫉心、学人不学法使我走上修炼之路,也在后来的修炼当中不时的障碍着我,影响着修炼和证实法。

磕磕绊绊过情关

二零零四年的春天,就在我们要走進整体与当地学员一起证实法的时候,丈夫因为去外地发真相资料而被跟踪并遭绑架。恶警利用社区人员出面先敲开我家门,开门之后他们不经允许就闯了進来,告诉我说丈夫因发放法轮功资料被抓走并要对我家進行搜查。面对这种场面,我当时很紧张,但是还有一种正念,就是:你们什么也查不到!不过还是有两本《周刊》被他们作为所谓的“证据”拿走了,后来向内找,也是由于当时自己对周刊不够重视,认为不是大法书,拿就拿吧。我在心里不停的求师父加持,不停的发正念。在他们翻的过程中,我两次将大法书转移,第二次放的地方是在燃气灶下面,当时那个地方已经查完了,有一个恶警似乎觉察到什么,又回来找,而且是蹲在灶台前,他的眼睛和大法书是平行的,一眼就能看到。我心都悬了起来,一直求师父不要让他看到,绝不能让他们把大法书拿走。在师尊的保护下,他只动了动灶台下面柜子里的东西,就起身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真是有度日如年的感觉。我在常人中是一个依赖心强、没有主见的人,一下子要自己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真是不知所措,只认识一个同修,又不能老去找他,害怕万一自己被跟踪牵连到他。不过心里一直有一念,要静心学法,多学法,求师父加持自己,加持丈夫。于是就在家里领着孩子学法、背《洪吟二》、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后来师尊点化我,让我想起《洪吟二》〈正念正行〉的诗:“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这样,心慢慢静了下来。但由于学法不深,对正法修炼认识不够清楚,在接下来的魔难中,还是被学人不学法的根本执著障碍,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一周后,丈夫被他们送了回来,据他们称他表现不错就放了,其实是邪恶想让他做“内线“,但遭到了他的拒绝。他们让家属签字保证他今后不再出去。因为看到了丈夫的表现,我也没认识到这是旧势力利用亲情对自己是否坚定進行的考验,以情代替了正念,签了保证。

一关没过好,接下来的关就更难过了,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难过。

丈夫回来后一改从前说起话来法理清晰的状态,只是说自己没修好,你们好好修吧,我不行了。那时他没有工作,经常有同学找他出去吃饭、唱歌,法也不学了。看见他这样,我真是难过极了,劝他学法他也不听,每次他出去后我都在家气的流泪,心里象要爆炸一样,感觉空气都把我压的喘不过气来。后来什么不好的念头都上来了,甚至开始怀疑大法,怀疑师父的话,这些念头冒出来压下去,压下去又冒出来,这样矛盾了几天。突然有一天,心一横对自己说:“不去想大法对与不对,就算是让我选择吧,我就选择师父和大法!”顿时,心里一阵轻松,那些无形的压力一下子消失了,什么都过去了。后来丈夫也慢慢又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

建立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六年末,当地的协调人和我们联系上了,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学会了上网、打印《明慧周刊》和小册子。当时只是想自己能做一些资料,可以减轻资料点同修的压力。没想到这台老式的电脑和同修给的旧打印机,竟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承担了几乎全市同修所需的周刊。

因为协调人同修很忙,所以在电脑安装过程中也经历了几次心性的考验,但是当我把心放下,信师信法,心里就想着一切由师父安排,就都理顺了。

二零零七年七月份,又一个突然的消息传来:负责协调的同修被绑架了,大资料点也被破坏,一下子很多同修失去了资料和周刊的来源。因为没有别的同修会上网打印,还有的同修有怕心不敢做,这件事就落到我们这里。当时并没想什么,也没有太害怕,也没想自己是资料点,只是觉的同修没有周刊和资料,我们能做那就做吧,总不能让周刊断了啊!因为基点站正了,这个小小的资料点才会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平稳的走到了现在。

有一件神奇的事不能不说。因为我们的打印机是同修用旧的,还不是连供,所以需要经常注墨,加上打印的量大,所以经常要忙到很晚,又担心隔壁听见,影响别人。可是每次到晚上十点、十一点以后,这台打印机就象自动消音了一样(并不是设的静音),声音变的很小,速度介于标准和静音之间(打印机设置静音之后速度会变慢),唰唰的工作很流畅,让人觉的心里很愉快。当时心里真的是感激师尊的慈悲加持,否则哪里会有这样的奇迹发生!

后来,外地同修给我们送来了新打印机,还装了连供,又教给我们很多技术,并帮助其他几位同修建立了资料点,我们地区整体证实法的形势又向前迈了一步。

心性在背法中提高

回首自己的修炼路,我觉的就是对“修炼”从新不断的认识的过程。

前面说了,我开始对“修炼”一无所知,因为妒嫉心、不平衡而走入大法修炼。也知道要做好人,不和别人计较,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时心里过不去时就想,我是修炼的人,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别人一样的。随着学法的深入,慢慢意识到这种忍只是表面的,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实质上心里没放下,根本就没达到法中要求的不动心。认识到这一点后,觉的自己以前根本就不是在修炼,只是一个常人中的好人而已。

后来看到同修都背法,我也开始背法。有时一段法要背很长时间还是背不下来,但是我没有放弃,因为我感受到背法对自己认识法有很大帮助。在背法时必须集中精力才能记住,稍一溜号就会背不下来。以前通读时,丈夫说我是录音机,自己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我也觉的好象没学進去一样,在走形式,完成任务。背法之后,对师父讲的法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也学会了用法理对照自己的不足,及时的修正过来。逐渐的对修炼又有了進一步的认识,那就是修炼就是在修意志,就是在矛盾中、在考验中,在魔难中能不能意识到自己是修炼的人,能不能明确自己所选择的修炼之路,能不能在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能不能在关键时刻按照师父说的去做。

再后来,随着不断的背法,又意识到其实修炼就是在遇到矛盾、遇到魔难时,不要停留在事情表面的对与错中打转转,而是要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不在法上,不符合“真、善、忍”。在出现问题时,自己的那一念是怎么想的,或者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不是还是常人的思维。如果真的能这样去找自己时,我发现我不会去怨恨别人,相反当提高了认识之后,心里真的还很感激对方,有时会觉的对方真的很苦,很可怜。这是我对向内找的现有层次的理解,我感受到了在大法中修炼的美妙。

在大法中摔摔打打的走到现在,其实自己并不精進,是慈悲的师父不想落下弟子,一直在给机会,给机会。我今后一定要更加用心、静心的学法,真正的在大法中修炼,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尊的苦度和众生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