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老俩口的修炼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是老弟子了。在同修的催促下,我们老俩口意识到应该写出修炼情况,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得法

我们俩从结婚那天起,南方二姐就年年让我们到他们家串门,可是因为工作忙,总也离不开身,一年推一年,到一九九五年咱俩都退休了,所以决定到二姐家看一看。到亲戚家后,二姐正好学《转法轮》呢。

有一天姐姐说:“妹夫,你有点文化,你看看《转法轮》这本书,这本书可好了,我现在正炼这个功呢。可惜我没念过书,不识字看不了,你没事看一看。”

我接过来《转法轮》,二天多时间一口气就看完了。当时的我以常人的角度给最高评价,我与姐夫、姐姐和老伴说:“这本书的作者水平太高了,现在就是一百个大学生(其中含五十个自然科学和五十个社会科学的)加在一起也赶不上这位作者水平高,这位作者是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没有他不知道的,这个功我决定要修炼了。”

我对老伴说也来炼吧,老伴说:“你炼我就炼。”我说:“谁不炼我都炼。这个功太好了,太高了,写书的作者水平太高了。”二姐说:“你俩要炼,我带你到炼功场去看一看。”

第二天开始,我就随二姐到炼功场,早晚学法炼功了。这个法轮功不但功好,炼功的人也都好。我们是远道来的学员,几天后还要返回东北,所以一边随着功友集体炼功,分站站长和辅导员为了让我学的快,还亲自教我。在功友的耐心帮助和自己的努力下,动作基本炼的差不多时,我们就返回东北了。我回来前,站里给我准备好《转法轮》、炼功带和师父的教功带。

我上学前就信佛,供观音菩萨,关于修炼不二法门的问题,一九九六年我们在家附近找到了功友。问我家的佛像怎么办?他说你看《转法轮》178页就知道了。我回家一看,师父书上是这样写的:“我们很多人联想到一个问题:我们家里的佛像怎么办?可能有许多人想到了我。为了帮助学员修炼,我告诉你可以这样做:你拿着我的书(因书里有我的照片)或我的照片,你手里捧着佛像,打着大莲花手印,然后就象求我一样,求老师给开一下光。半分钟就解决问题了。告诉大家,只限于我们修炼的人,给亲朋好友开光不好使,我们就管修炼的人。有人说拿老师的像放到亲朋好友家里避邪,我不是给常人避邪的。这是对老师最大的不敬。”

修炼了一段时间后,我与同修切磋,决定把观音菩萨的像就送到庙里去了。

二、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心性得到提高

随后,我们老俩口开始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和学法,每天早晨炼功,晚间学法和炼静功,真是风雨不误。不管严寒酷暑,开始时无论学法还是炼功,都是按着书上的要求一段一段的研究做,甚至一个字一个字研究学。后来学《精進要旨》,其中〈学法〉这篇经文中说:“知识份子学大法,要注意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就是把大法当作一般常人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法来学, 象选择有针对性的名人语录来对照自己的行动一样的学,这对于修炼者的提高是有阻碍的。还有的人听说大法有很深的内涵,有很高的指导不同层次修炼的东西在里 面,因此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抠,结果什么也没发现。这些长期在政治理论学习中养成的习惯,也是一种影响修炼的因素,曲解了法。”但炼功我可是按书里要求的一字不差的研究着做,然后再到炼功点和同修对照,最后再看师父炼功带的教法,目地是尽量达到标准。

通过修炼真、善、忍,悟性逐步得到提高。名利情也逐渐往下放,特别明显的是“利”,买菜不挑,钱找多了退回去。

最明显能见实效的就是,我们的身体有了极大的变化。我在修炼之前,末端的血液循环不好,冬天穿新棉鞋脚都冻的冰凉,脚一凉肚子就痛,还有偏头痛;老伴有风湿性关节炎,腰腿痛、肾炎、慢性胆囊炎,过去出门就想坐车。现在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好象有人推一样,干起活来一阵风,从不觉累。修炼后大约四个月,我和她的亲戚男女老少上山,走了约五十里路,我们修炼的几个人都感觉不累,而没修炼的人都感觉很累。其中一个不修炼的人问我:“你累不累?”(当时走了约二十五里路)。我说:“我的感觉比在家坐着都轻松。”我老伴回来还给大家做饭做菜。

三、去掉怕心

大法弟子修炼,以人传人、心传心的独特方式快速发展时,修炼师父的法轮大法正在高潮中,修炼的人数越来越多,炼功点的数量也在突飞猛進发展的情况下,邪党头子江××借邪党的暴力机器,在全国全面铺天盖地的在全球给大法和师父造谣,迫害大法弟子,不准大法弟子炼功,并且烧毁大法书籍。在这种情况下,我与老伴还是坚持学法炼功。我们从学法那天起,认为这个功好,谁不炼我们都炼。另外想:师父教这个功分文不收,谁愿意学就学,不学也不用请假,真按师父教的学病还好了,癌症病人都好了,同时还教我们做好人,师父操这些心为啥呀?不都是为我们好吗?所以我们俩照常修炼。但是有怕心,不敢公开炼,自己在家学法炼功。

七二零刚开始时,邪党公安人员派人去炼功点蹲坑,看见了我。于是,白天派三个邪警到我家,说了一些伪善的话,就来看看没啥事就走了。晚上九点左右,又派来一个和我比较熟悉的邪警,也是伪善的说:“不交书我没法向上面交差,还是交几本吧,我好交差。”于是我们老俩口在法理不清、怕心与人情面子的顾虑心驱使下,交了一些大法书籍和一套师父讲法录像带。

邪恶刚开始迫害时,我们还不懂的证实法,认识不到证实法的重要性,受邪党文化的多年毒害,认为中央不让做的事就不能顶着干,干了就得挨整。但是当时有的同修悟性高,到我们家来找我们做真相资料,我借年岁大,晚间出去不方便,走路困难为由就推了。后来又有同修到我们家给我们送师父发表的新经文,最后又给我们送真相传单,叫我们出去救人。我们开始不敢要,后来要了,但开始出去撒几张真相传单也费了好大劲。

通过学习新经文,认识提高了,就能主动的大量的做真相了。每天我们老俩口能撒几十份到上百份真相资料没出现什么事,就是我们撒时被人看见也没事。有一次我撒时一个人推着自行车看见了我向车筐里放。老伴告诉我:“那个人看见了。”我听了有点紧张,认为那个人可能是邪恶之徒,但是没有别的路可走,还得从他前边过,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越做真相,胆越大,欢喜心起来了,胆更大了。一次我们四个同修开一台车,晚上到农村做真相资料,拿了三、四百份,撒到一半时,被村里八、九个人给截住了(我们撒时有一个人看见了,他知道我们走的路走不过去,所以当我们转回来时,被截住了)。其中还有一人穿经济警察衣服,让我们站住,说出现政治问题,这时司机同修反问:“怎么回事?”(我们其余三人坐车里发正念),他们说有人放火,问司机单位电话号码,看司机证。他们其中一个人上车用电棒照一下,一个女人说:“不是这台车,是黑色的。”然后就让我们走了。我们紧接着到别的村将资料全部撒完回家后已经半夜了。

我从小胆就小,因为我们家是所谓“挂号”的,一听说邪恶要抓人心就慌,虽然师父安排的三件事都做了,但总担心怕自己一个人在家时邪恶之徒来了不知怎么办,结果真被邪恶钻了空子。有一天,区、街道和派出所人员真来我们家了,邪警说:“有人说你们家炼法轮功。”当时正好一名同修在我们家,送来一本《明慧周刊》和几个空录音带,刚進屋约十分钟,邪恶之徒就闯進我们家来了,我让同修赶紧走,否则再多呆一会就走不了啦。他们人多,我顾这屋顾不了那屋,结果被邪恶之徒发现了《明慧周刊》和录音带,问这是近期的,哪来的?是不是刚才那人送来的?后来就把我们老俩口和孩子都带派出所去了,问了些话。回家后,由于情没放下,又给托的人花钱。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

特别我过去遇事总有怕心,正好这次就我一个人在家,邪恶就来了,是去我怕心,最后师父还是把邪恶清除了。谢谢尊敬的师父在关键时帮助弟子除恶!

由于我的怕心,邪恶还给我的身体造假相,身体眼看消瘦,家里常人几乎天天说让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说:“《转法轮》我看的清清楚楚,炼功人没有病(当时我认为是消业)。”我和家人坚持了四个多月不去检查,最后我的心有点烦了,我说到医院去检查,保证没病。到医院一检查,不但显示出有病,而且血糖的针都打到头了,还有三个铜体加号,要是常人就已到了危险的时候(这是假相)。我想:“到这个时候再说不治也不行,家里人也通不过。”接着第二次、第三次又出现这个状态。特别第三次住院,还高烧不退,恶心、头晕,又出来肺病,血压也一会高一会低,腰也动不了,住了约五个月院。住院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几乎用遍了医院的各种药,却越来越重,生活还不能自理(人已经瘦的脱了像),虽然心里想不是病,是邪恶造的假,药都给邪恶用了。但邪恶把你变成这样的状态,让你做不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还影响大法弟子形像,还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所以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看弟子悟性太差,可是弟子坚修大法到底的心不变,所以师父让弟子把针头打弯,然后所谓的糖尿病、铜体症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是现在还有胃酸、腰弯、腰酸、腿沉、走路费劲等假相,我也在加大正念解体它,清除它。谢谢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后来也能下地了,我与老伴马上悟到应该出院了,在医院越住越重,出院后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以上是在修炼中重点的修炼经历和心得体会,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不管修炼的路还有多远,还有多长时间,我与同修一定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去没有做好的,圆满随师还。谢谢师父的一路呵护,谢谢身边同修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