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我家附近住着一对夫妻同修,我们学法小组就在他家学法。去年因为对一些事的悟法和做法不同,彼此出现了分歧,产生了矛盾。当时自己觉的难以承受,于是离开了这个学法小组。前些日子,我到现在的学法小组学法,突闻那对夫妻中的男同修被病魔迫害失去了生命,我感到非常震惊,也十分难过。这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一大损失,失去一位同修又少救度多少生命啊。

第二天一早我来到这位同修家,女同修说:还是有执着心,没修好啊。此时我深知自己在修炼中,也存在着方方面面的不足,修炼中都有修的不好的地方,于是很理解、很宽容的安慰着同修,我觉的此时同修最需要的就是宽容和理解。

过了些天,我决定再去看望这位同修,不是只去走表面的形式,我要与同修推心置腹的交流一下,消除间隔,圆容我们的整体。

也许师尊看到了我这颗纯净的心,在一个星期六的早晨,六点发完正念,我开始背法,正好背到《转法轮》五十三页的第二段:“释迦牟尼还讲了三千大千世界学说。” “一粒沙子就象一个宇宙一样, 里面还有象我们这样的智慧的人,有这样的星球,也有山川河流。听起来很玄哪!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想一想,它那个里面是不是还有沙子?那个沙子里边是不是 还有三千大千世界?那么那个三千大千世界里面是不是还有沙子,那沙子里是不是还有三千大千世界?所以在如来这个层次上是看不到它的底的。”我悟到,一粒沙里的世界都是无边无际的洪大,那么在这一粒沙这洪大的世界里都有千奇百怪、千变万化、形态各异的无数生命,作为我们一个在大法中修炼的生命,更应能包容那变化万千的无数具有自我个性的生命,更何况我们这些同在大法中修炼的同修呢?修炼中的人谁能无过呢?还有什么不可包容的呢?此时我仿佛冲破了一层人的壳,心胸仿佛在瞬间变的无比的广阔,在我这个层次中体悟到了什么是“洪大的宽容”,同时我也悟到“同修”这一词的神圣与责任。

“同修”就是应在大法修炼中,互相提醒,互相圆容,共同精進,携起手来助师尊正法。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看到我有这个与同修消除间隔的愿望,就及时的在法上点悟我,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来到同修家,此时在我的记忆中,同修之间的矛盾已荡然无存,没有了同修间谁好谁不好、谁远谁近的想法,更没有一丝想改变别人、坚持自我的心,真正的完全放下自我,面对同修我无条件的向内找。

我谈起前段时间自己过的几次心性关,都是在事情发生过程中,逐渐的勾起我对名、利、情的执着,有时甚至是剜心透骨的难受,当自己静下心来学法,与同修交流,向内找执着心,慢慢的把心放下的时候,事情突然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仿佛经历了一场虚幻一般。其实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幻象,同修间的矛盾也是一样,都是为了让我们从中修炼提高的,都有我们要修去的执着。

去年同修出现病态后,我就悟到我与同修发生矛盾后,没有向内找,去圆容,而是坚持自我,听了不好听的话受不了,一走了之,面对矛盾没有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而是采取了躲避的方式。但过了段时间我心又麻木了,忙于自己的工作、生活、修炼,不关心同修,没有坚持长时间为同修发正念,并经常去与同修在法上去切磋,增强信师信法的正念。转眼同修走了,这对我的触动很大,这绝对不是师尊所要的,其实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就是旧势力安排的让我们同修出现间隔,消弱我们整体的力量,然后它一个个去迫害。我们这里有十几位同修,有的被迫害進了监狱,有的進了劳教所,有的被病魔迫害失去了生命。我们恰恰是上了旧势力的圈套。同修啊,是应该彻底清醒了,我们应该放下自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让邪恶无懈可击。

交流中,同修也深有同感,悟到应消除间隔,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

从她家回来后,我想起同修说过了“五七”让儿女们都各自回家的话,我想我们还都是修炼中的人,他们夫妻这些年共同学法、共同修炼习惯了,男同修一走,女同修可能会有孤独或寂寞感,这时需要我们去圆容,不能让同修消沉,我决定过些日子去找同修一起学法,鼓励同修坚强的走过这段困难。来到现在的学法小组与同修们交流,他们也一致认为我的心态很纯净,悟的对,应该去做。但过程中不时的也有人心在往上翻,现在的学法小组时间上适合我这个上班族(每周一三五学法),而且我和这个同修脾气上来时都有点急,说话都直来直去,再发生矛盾怎么办?也有些担心。有一天学法听说明天就过“五七”了,我想让我知道这个消息不是偶然的,我向内找,其实就是还有私心,想让自己轻松些,怕发生矛盾自己受到伤害。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当同修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再袖手旁观了。我决定去同修家告诉同修我的想法,我说安排我们住这么近不是无缘无故的,如需要的话我可天天来与同修一起学法。同修也很感动,感觉到了我这纯净的心态。我觉的我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师父需要我做什么我就默默的去补充,因为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就是圆容师父所要的。

这两次与同修交流的很好,觉的真的彻底解体了间隔我们同修的那些邪恶物质,感觉我自己的空间场变的特别纯净。

以前有同修就交流过要分辨“真我、假我、真他、假他”的修炼体会,可是在平时的修炼中,我们还是把同修表面的表现看的太“真”了,其实同修不在法上的言行不是真他,都是旧势力钻了他执着心的空子,利用他修的不够好的一面来间隔我们的整体。每一个冒着天胆下来真修的大法弟子,他真实的一面谁不想无条件的同化大法、早日修炼圆满、随师返回自己的家园呢?从我自己的修炼过程中,我体悟到,当自己修炼状态不好时,很想摆脱那不好的状态,但有时却不是很容易的,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当同修出现不好的状态,甚至是走了弯路,或者在病魔中挣扎时,我们真的不应去指责同修,恨同修:你看你这执着心怎么就悟不到呢?怎么这执着心就不去呢?处在魔难中的同修是旧势力钻了同修有执着的空子,死死的抓着不放,而这时最需要大家的理解、宽容与帮助,我们不能总是站在邪恶的一边,总是看同修不好的一面,不要执着同修过去说过的做过的,从而产生观念,产生间隔。

最近学法中悟到,其实我们身边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但也都是假相,我们不要迷在其中,应从中跳出来,把它当成一面镜子,找到自己的执着,升华上来,这样才能真正从常人复杂的环境中超脱出来。

有时我就想啊,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那么作为被师尊从地狱中捞起并慈悲救度的我们,应时刻想着师父希望我们怎么做,师父看到他的弟子们被旧势力间隔的四分五裂,形不成坚不可摧的整体,甚至因此而被邪恶严酷的迫害,师尊多么痛心啊!师父看到我们所思所想都是为私为我,总是想自己多好,别人多不好,不去修自己,师父能高兴吗?师父不是盼着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修炼提高吗?同修都说“希望师父少一分操劳,多一分欣慰”,而我们却让师尊为我们操碎了心哪!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恨铁不成钢也没有办法,每当想起师父的这句话和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我的心都在流泪,恨自己不争气。

前一段时间我修的不够精進,有些懈怠,有时不能高标准要求自己,还有求安逸心、争斗心、妒嫉心等,今天我把它都曝光出来,彻底解体它们。

同修们,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中,让我们携起手来,扎扎实实的修自己,从一思一念中纯净自己,在一点一滴中圆容师尊所要的,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跟师父一起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