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脚步不能停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近来,我地区出现了较严重的恐怖气氛,明慧网上每周都有我市大法弟子被绑架的消息。开始是一个、两个,后来竟成了每次四个、五个、六个的。邪党有关部门人员又象奥运前一样找上门来说:“千万注意,不要和外面的人接触,不能有资料,你条件不错,被抓了怎么办?”亲戚也找来说:“听谁谁说你仍是重点,千万注意,家里不要放资料,不要出去活动。”一时间,真不知怎么是好,只在心里默默叫苦,一边是神的呼唤:赶快救人;一边是人的警告:有危险。当然我心里非常清楚,正法的脚步不能停,可确实又感到步履维艰。电子眼越来越多,哪个地方发现大法资料,周围的电子眼有你出现,就把你抓起来,不管是不是你发的。邪恶已经疯狂到完全丧失理智的成度了。自己又是公开的身份,于是有点慌,心想是不是动作慢着点。正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第二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

那天早上我依然象平时一样,3:30起床,炼完动功和静功后开始发正念,然后背一小时《转法轮》。这天不知怎么搞的,背法时特别困,坚持背了一小段后还是不知不觉睡着了。这时我做了一个梦:我走在上面一层围着栏杆的道上,突然看见下面池塘里淹着一个人,周围一圈人在看,池塘并不深,却没有人去救。于是我大喊道:赶快救人!这时才见一个中年男子下水把那人推到了岸边,但却没人去帮忙,救起来后也没有人去管。此时,只听一个女人在哭着说人已经死了,是她的妹妹。我当时想,这些人为什么不救一救呢?哪怕做做人工呼吸、倒过来控控水也好呀!正想着,突然看见落水的人一下子坐了起来,还吐了一小口水。我这才看清是个30多岁的女人。我于是又喊道:“能救为什么不救?!”我仍离得比较远。忽然想起赶紧拿手机拨打急救电话,但当我把手伸進裤兜里拿到手机后,裤兜口变的很小,怎么也拽不出手来。后来看见他家一个男人准备進屋去拿手机,我旁边一个人却大声说:“不用拿了,她打(指我)。”我更急了,一边往外拽手一边说:“我不行打不了了,你快去拿吧!”这时手一下拽出来了,赶紧拨号,手机却罩上了一个透明的硬壳,手指怎么也按不到键,而且屏幕上的字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看不清楚。正在着急的时候,突然一下子醒了,一看表7点10分。

我想这梦分明是说我只知道喊救人,自己却救不了,连拨打120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了了。的确,这么重的怕心:怕被抓、怕丢工资、怕亲人受影响(今天又听一同修说以后考学、参军、找工作、提干等都要查祖宗三代,又增加一怕——怕子女受牵连。共产党真狠毒啊!)这样多的怕心、执著心,怎么去救人啊!记得今年刚看到神韵晚会的时候,真是觉的太好了,决心要广传神韵、救度世人。于是我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中午在外面简单吃点饭,面对面向世人发,两三天发出去二十来张。虽然不多,也有个别拒绝的,但大多数都很乐意接受。他们中有大学教师、艺术家、大学生、机关干部、作家,也有业务主管、中学生等各阶层的人。每天下来精神很好,发正念能量场也很大。有一次,当我把光盘放到被抓同修所在地区的派出所后,产生了怕心,心想会不会有摄像头啊?近几天不能动。这样一来,几天后再去发就不行了,不是开不了口就是对方拒绝,两天一张也没发出去。我真切的感到,世人的态度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自己正念不足,证实法就不会有预想的效果。作为师父的老弟子,不管人中的形势如何变化,我也不能退缩。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同修们也鼓励说:你天目看到那么多东西还犹豫什么,我们什么也看不到都在坚持修呀。的确,修炼后我不仅顽疾尽消,天目还看到了许许多多另外空间的景象,看到的图案那个鲜艳,那个纯正,那个细腻,真是太美了,这个空间是根本看不到的。因此我时常想起师父《洪吟》中的一首词——〈迷〉,我暗下决心:一定要随师返回到那奇景、壮观的世界中去。同时,师父在《转法轮》中谈到:“整个修炼过程的演变,身体的转化过程,都在你自己能够看的到或感受的到的情况下,发生着变化。”我的感受可以说是太多太多了,几天也讲不完。

“七·二零”邪恶迫害后,有的人不炼了,我无法理解,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说不炼就不炼了呢?于是我早早就投入到了维护大法的洪流中,一次次的“奇迹”,一次次的化险为夷,原来都是师父在管着。修炼过程中,师父还常在梦中或天目中点化我,同修们都说,师父对你点化最及时,自己悟性也好。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

那时,由于自己有正念,不干胶常贴到显眼的地方,同修说:你不怕吗?我微微一笑;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都犹入无人之境,同修说看你发资料的样子真有点觉者风范。奥运前,由于自己爱发脾气,有较重的自以为是的毛病,被邪恶钻了空子。恶人在电话里窃听到我说的话(其实是无关紧要的话),以此为由,非法强行抄家。那时我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只是抓住机会就讲真相。抄到真相资料后,我感到高兴,心想这么好的资料今天总算让你们看到了,你们看到后一定会有所触动。离开邪恶的场所后,师父让我天目看到了一幅美丽的玻璃风景画安慰和鼓励我,那时我流泪了,双盘也由原来的40~45分钟一下增加到了一个小时。

回到家后,我才知道家人是如此的慌乱,几家人简直都乱套了。正是由于这个对亲情的执著,才使我这次如此不稳,一想起他们那时的眼神、表情,就有些犹豫,不敢动了。再一想,这不是对亲情的执著吗?这不正好是去我的执著心吗?我这个人亲情比较重,这一关要过了,大概就没有怕心了。按师父说的,这不是大好事吗?

请师父放心,我也是师父的老弟子了,决不辜负师父的期望。我既然选择了修炼这条路,就一定要勇猛精進的走下去,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救人的脚步绝对不能停,也决不会停。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