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幸自己没有失去这万古的机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我在九九年中共邪恶的迫害法轮功之前不久刚得法,七二零后被邪党整人的流氓与恐怖手段吓住了,不敢修炼。我当时把《转法轮》及其他几本经书都认真保留着。也许师父觉着我还有救,不想落下我这个有缘人,八年后又把我这个不争气的学员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现在我从新修炼有两年多了。回想这段经历,我真的不知该怎样感谢师父才好。

我今年四十四岁。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我在一次手术中做了子宫、卵巢和阑尾切除,同年一月二十九日又做了左颈部淋巴、甲状腺全部摘除手术。最后我被确诊为淋巴癌。当听到医生的这个结论时全家人都傻了,因为我有两个小孩,小的当时才四岁,上有七十多岁的公婆,二老都体弱多病,丈夫每天工作很忙,一大家人的生活原来基本上都是我料理。这一下简直就是天塌下来了一样。我整天以泪洗面。这时一位同修给我打电话说,师父不想落下一个有缘人,也许你该从新回到大法中了。可当时我的压力太大了,就说等做完手术再说吧。就这样我做了颈部淋巴、和甲状腺全部摘除手术。手术时特别痛苦,但当时我没有落泪,术后由于颈部神经严重受损,左手失灵,不能活动,说话声音沙哑,整个人瘦的皮包骨。那么大的手术,可我在术后七天就出院了,现在想一想是师父帮助我,让我度过了死神关。

出院后我用了一种放疗的药,有辐射,所以单独住。这时同修正好从外地回来过年,就利用这个好机会给我放了很多光碟,又讲了很多大法的美好和奇迹。她回来后就和我住在一张床,我就觉的自己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非常舒服,浑身出汗。我有些动心了,就和她一起学动功。奇怪的是不知不觉中我的双手能举起来了,四套功法全部一次做完(因以前炼过,还有印象),真象神韵节目中说的那样神奇。但我还是没有下决心炼大法。因我已经走入了别的法门,到底修哪一门?我心里反复琢磨,丈夫坚决反对,不相信这么重的病炼功就能好,怕炼功耽误了治疗。所以每天跟我生气,就这样持续了半个月。有一天我心里想:我到底走哪条路呢,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哪位师父给我指一条光明大路啊!有一天我真的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手捧着《转法轮》和《大圆满法》这两本书递给我,却又问我:“你到底看不看了?”当时我什么都没说就接过了这两本书。醒来后我知道是师父在指点我,不忍抛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可当时丈夫天天和我生气,晚上气的觉都不睡,坐在那里直打嗝。我就学着发正念,也不和他生气。他慢慢的也就好了。家里这关总算过去。

一天由于我操作不当把mp3里的东西全部删除了,什么都没有了,这是我唯一的炼功工具,怎么办,认识的当地同修又下载不了。我想来想去,觉的这也是对我的考验,我以前修炼碰到困难就回头了,这次要看看我是不是真修大法来了,我每天在没有音乐的情况下,靠数数炼功,整整坚持了三个月,直到那位同修再回来我才有了新的工具。

我修炼大法丈夫虽然不生气了,也不怎么管了,但他还是坚持让我化疗。刚开始我的心也没放下,就去做化疗了,可慢慢随着学法多了,认识也在提高,就从心里不想去了,丈夫每天看着我吃药。我就把这事告诉了同修,同修说,你要是从心里放下了,师父就会帮你的。果然,有一次去化验血,白细胞不达标无法做化疗,丈夫就让我吃升白细胞的药,每天看着我吃,吃了五天又去查白细胞不但没升反而又降了。我一下悟到了,坚决不吃药了,即使白细胞升上来我也不去化疗了。结果过了一周又去检查白细胞竟猛升到七千五,这个数字是我自手术后从来没有过的。医生说,给我验血时机器可能不好用了(因为她们都认识我了)。但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帮我。还有一次我去化验,到我时机器就坏了,我心想从今以后再也不去检查了。是师父在点化我。我自己的心放下了,丈夫也不逼我了。

我到现在走回大法二年了,这二年我的变化可以用“巨大”来形容,简直象换了一个人。这样渐渐的我开始给周围的亲人讲大法的神奇。我表弟是个大货车司机,今年三月六日,他开的大货车与另一大货车相撞,车整个驾驶室都报废了,路上过往的行人都说这辆车里不可能有生还者。可奇怪的是,表弟在车祸中不知咋的竟滑到货车下而受到保护,仅脚上的皮肤受了一点轻伤和轻微骨裂,车里其余三人也都安然无恙。大家都明白是因为表弟刚听了我给他讲的大法真相,才躲过了这场大难。姨妈家的人及所有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表弟,对大法师父充满了无限的感激。现在,表弟及弟媳等多人都要学法轮功了。

脱离了大法的过去的同修们,赶快走回来,千万别失去这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