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学术界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今年是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的第十年。十年来,它使用了国家机器,动用了中国一切可以调动的国家资源来迫害法轮功,其中包括调用科学技术界非法打击法轮功。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下午,原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孙延军博士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揭露“中共利用宗教科学研究,控制和迫害法轮功与其他民间宗教团体”的罪行。

孙延军披露,中共近年投入大量资金资助针对民间宗教团体的心理研究,采用所谓学术的手段来诋毁,动摇法轮功学员及其他宗教人士。“据最保守的统计,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全国科研立项达十余万项。其中,心理学立项达二千余项。”他认为,即便是被派往海外的访问学者,也或多或少要受制于中共,其学术研究要为中共政权服务,

提起学术界来,其实早在一九九八年,科痞何祚庥也是打着科学的旗号来挑事诬蔑法轮功。这些年来,中共一直在利用人们对唯物主义指导下的实证科学主义的迷信(科学迷信),用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来打击法轮功。

孙延军指出,中共利用宗教心理学来实施迫害,是“一种比酷刑更残忍、更隐秘、更精致、影响更广泛、更深刻、更持久的迫害镇压手段。”我们从明慧网上看到,很多劳教所里面有一个所谓的心理学小组,这个小组为了所谓的“转化”,研究每一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心理。然后,针对每一位法轮功学员,从心理上进行研究。它和其它的酷刑不太一样的是,那些心理学小组的人看起来比较和善,有较大的迷惑性。他们利用法轮功学员的一些弱点,然后进行所谓的各个击破。

比如说,心理学小组发现某学员害怕老鼠。劳教所强迫该学员写“转化书”,如果拒绝写“转化书”就弄些老鼠放在该学员衣服里乱跑。这样可以造成条件放射,该学员一想拒绝写“转化书”就想起老鼠,由于害怕老鼠的心理,最后可能被迷惑而写“转化书”。

当然,经历了这些年来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中共的迫害认识得越来越清楚,自身越来越成熟,中共的心理迫害最终是失败的。

这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中共怎么用卑鄙的手段来搞“转化”的。从学术角度来讲,它不止是心理学。包括精神病学,这跟孙东东说的应该是有直接关系的。就是说,御用学者通过他的所谓的研究,从行为上认定一个群体(上访者)具有不正常的行为,需要强制关进精神病院。许多法轮功学员正因为为法轮功上访而被非法抓到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这也就讲到另外一个问题,即中国的伪科学问题。上面提到,从一九九九年至今,为了打击法轮功及其他宗教人士,全国科研立项达十万余项。这些完全是为了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务而搞起来的所谓“科研项目”,能是真正的科学吗?这些只能是打着科研幌子的伪科学,因为它们是为了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务的。

例如,中共为了抹黑法轮功,它需要御用学者完成一项政治任务:从心理分析上认定这个群体有毛病。孙延军博士指出,这是很容易做到的,一个研究生就可以做到。因为有选择地使用悖视(操控相关数据)太容易了,最后煞有介事地得出结论说,从科学上看起来这个团体有毛病,法轮功如何如何。这种没有科学精神的所谓科学研究,实际上是伪科学,完全是以“科学”的名义为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务。这种为当权者的政治目的服务的所谓科学研究在西方就比较困难,因为西方学术界独立于政治,同行评估比较严格。也就是说,中共为了其政治目的,打着科学的旗号,但是里面搞的一些东西并不是真正科学的,并不是用真正科学精神来认真地研究这些事情。

另外,学术界在迫害法轮功中起的作用,其实不光是心理学、精神病学,还包括医学,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等等。我们还看到一些零星报道说,它在一些法轮功学员身上做一些药物实验,可能是研制药的。总体来说,整个学术界如何参与迫害现在外界知道的还比较少。

除此之外,中共还利用先进的技术对法轮功进行迫害。例如,中共网络警察封锁网上资讯,利用网络技术来跟踪法轮功学员,安置计算机病毒等等。大家知道中共建立了“金盾工程”,花了很多钱,很重要的目的就是阻挡法轮功的真相信息的传播。它还利用象语音识别技术,来识别和跟踪法轮功学员,用手机定位跟踪法轮功学员等等。就是说,中共利用科学技术,利用学术界来迫害法轮功。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涉及的范围之广,迫害之系统和残酷程度还没有被完全揭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