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所谓的“进步”是怎么回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在“解体中共”的大潮流下,一些大陆民众有一个疑问,说共产党在不断的改变,有些地方看的出来还是在往好的方面变,不明白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还要解体中共,或者把法轮功与中共的矛盾搞得这么尖锐。比如,有人说,中共在器官移植上出台了很多法规,比过去规范多了,那么还有必要大讲特讲“活摘器官”,甚至因此要解体中共吗?还有人说,中共现在的宗教政策变宽松了,很多宗教都可以公开活动,信教的人也越来越多,你们为什么还总是批评中共没有信仰自由,还要解体中共呢?

这里,首先要明确一点,共产党的所谓“改变”与解体中共的努力并不矛盾。正是解体中共和揭露中共带来的压力,才造成中共为了继续迷惑老百姓,而不得不有所变化。要不是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活摘器官”这种骇人听闻的暴行,中共就不会感受到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也就不可能这么快就在器官移植上有所收敛,公开叫停外国人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作为老百姓,能做的就是持续给以中共压力,让中共的“改变”取得真正的实效,而不是反过来指责促使中共改变的人。

第二,中共的改变是以维护其统治为前提的,任何与中共的统治地位相冲突的措施不可能真正实施。比如,中共能不能容许媒体的独立监督和新闻自由,中共能不能取消无神论的国教地位,答案都是否定的。那么,在这种条件下的所谓“改变”,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改良”。没有媒体的独立监督,中共制定的那些所谓的“ 改良”政策,谁来保障其落实过程?靠共产党的自我监督显然是没有用的。就说“活摘器官”的事,至今中共一方面否认,另一方面又不容许国际社会进行独立调查。中共的“改良”有没有诚意可见一斑了。

最近首都师范大学的宗教心理学教授孙延军披露,中共正在琢磨如何使民间宗教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要求,宗教心理学被用来为中共政权控制、管理、利用和镇压民间宗教团体提供心理科学的依据。就是说,中共宗教政策的宽松并不是出于对宗教自由的尊重,而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另谋出路来控制宗教。说白了,在中共看来,与其让宗教在地下发展,不如主动出击控制宗教,演化出与外界隔离的、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在无神论指导之下的宗教来,最终变异传统宗教。所以,中共仍然把无神论当作其“终极真理”,它所谓的宽松的宗教政策是在真正的毁灭宗教。

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流氓本质,彻底抛弃了对中共改良的幻想,法轮功学员明白制止迫害的唯一选择就是解体中共。中共存在一天,就是在用谎言和伪善毒害更多的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