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怎么说,我怎么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我从小在农村长大,亲耳听到一些神鬼的事,也曾亲眼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对于有神鬼存在的事深信不疑。二零零一年,我的一位修炼法轮功的被迫害关進看守所,过了些日子回来了,我看到他红光满面,好象比以前还年轻了许多,这让我非常吃惊,充满疑惑。几个月后,我很郑重的对那位大法弟子说:“把你的《转法轮》借给我看看吧!我想看看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也许缘份到了吧,我那时常常暗自落泪,厌倦人生,想入佛门远离尘世。

那天晚上我在单位看《转法轮》,我先看了师父的小传。我很震惊,原来人间还有这么神奇的人。看完第一讲我明白了原来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做最好的人,我对他们肃然起敬。两个月后上白班时,我在班上看完了《转法轮》。看完后我把书紧紧抱在胸前,就象《转法轮》所说:“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冥冥中,我意识到这就是我在寻找的。后来我又看了师父九九年以前的许多讲法,每次看法时浑身舒畅。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我明白此生的目地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明慧周刊》上同修们证实法的壮举感动的我失声痛哭,师父的慈悲常常让我泪流满面。想到曾经是天上的主、王,如今迷失在尘世中的世人,我发下心愿:我要用我的善感化世人,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

学好法是做好一切的基础

因从小养成静心看书的习惯,修大法后更是如饥似渴的读大法书,常常沉浸在大法中忘记了周围的存在。我工作的单位有个十平方米的小屋,常常是四、五个人在那里高谈阔论,而我坐在一旁看大法的书,他们讲的什么我一句也没听進去。经常他们下班走了,我还不知道。我在家里看法时,不修炼的家人把电视等电器声音开的大大的,我在一旁看大法书丝毫不受影响,一看几个小时越看越离不开手。除了简单的家务活外,其余时间都在看法,除了工作、睡觉不想别的什么事,脑袋想的都是法。

随着往前修炼,另外空间的魔干扰很大,看大法书的速度慢了许多,几个小时才看完一讲《转法轮》。我该正念闯关了。为了排除学法的干扰,我几乎都是站着走着看大法书,一站五、六个小时。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们的背法体会,我也决定把《转法轮》背下来。每天早晨炼完功、发完正念后背法一个多小时,一直坚持到现在,我已经在背第四遍《转法轮》。背法很好,可以清除自己头脑中许多不好的因素。现在读书干扰很小了,速度提高了许多,越看越入心。只有学法打下了基础,在遇到有关要过时才能用大法赋予的智慧破除。我的体会是,一定要在学法上下功夫,用心把法学進去。

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看到师父《新加坡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我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我就要做这样的人。“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何为忍》)“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知道该怎么修炼了。

我要求自己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论在工作中,在社会上还是在家庭中,凡是遇到让自己动心、动气的矛盾时,我除了忍下来,过后还要找出是什么心让自己内心难受。当遇到让自己烦恼的事时,我便知道要好好修。离大法对自己的要求太远,人才会烦,神是坦然不动的。“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修炼后,除了对自己的小孩发过火外,几乎未对任何人发过脾气,始终保持那种平静、快乐、充实的状态。

我的婆母个性极强,未修炼前婆母给我很多气受,我俩关系不好。修大法后每次去看婆母,她便滔滔不绝在我面前历数我的不是,我表面微笑,内心翻江倒海难受,我意识到这是常人的忍,离修炼者的忍差远去了。不知忍了多少次,当我心态平和时,婆母也改变了对我的态度。婆母是丈夫家第一个站出来说我炼法轮功变好了的。我现在与婆母相处融洽。

我的同事是一个思维简单智力有障碍的人,还极端自私自利,她父母与她难相处,同事更不愿理她。刚开始她与另一同事共事,俩人吵翻了天,后来班长安排她与我共事,这才明白同事为什么与她难相处,可能是业力大的缘故,她的言行让人感觉很累,而她不自知。从修炼的角度讲,她是帮助我提高不可多得的人,她就象一面镜子,照到我的许多不是:小心眼、贪心、自私自利、妒嫉心等,我便一点点修,虽然意识到自己应该站在很高处理解、慈悲她,但心性未达到,她的言行举止有时也让我讨厌她,这时我告诫自己:修炼不是为了成神吗?抓住人中的东西不放能成神吗?这样一想心开阔了。现在她经常说怕这辈子再也遇不到象我这样的人了,怕离开我。我听了很感动,其实自己做的还很不够,还有许多不好的心未放下。她虽然思维简单,但很认同大法,对我在班上做任何对大法的事都不对别人说,我能与她和睦相处,不也是在证实法吗?

我丈夫脾气暴躁,极易动火。他爱画画,临摹,临摹过许多不好的东西,特别是临摹江魔头一个多月。修大法后我很悲哀的看到,他本性的一面被埋的太深,对人的理,好、坏、善、恶分不清,他就象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讲的“这样一来,一个完全没有自我的躯壳就百分之百的被外来意识控制了”。我开始修炼时,他被邪恶操控着给我制造了许许多多的魔难,但“魔高一尺,道高万丈”,我一次次用大法赋予的智慧破除它。每次他对我发火时,我便高度集中,用眼正视着他,不管他吵的多凶,心不被他带动,发正念清除他操控的邪恶因素,同时听他吵的目地是什么,如果是因为常人这一层我做的不足我接受,如果是不让我做三件事我绝不妥协。

有一次邪恶操控他晚上到我单位大吵大闹,还动手打我,还与我单位另一位大法弟子吵,他叫嚷让我找本地修的最好的大法弟子与他对话,同时不准我在单位讲真相。我努力找是什么心让他这样呢?我找到了,原来我依赖心强,遇事总找大法弟子切磋,帮忙解决问题,邪恶便操控他让我去这颗心。之后当他问我找到与他对话的大法弟子没有时,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说:“不用找了,有什么问题我来解决。”同时严厉告诉他,我单位的事不用他管,以后不准许他再到我单位吵闹。他一听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另一个房间里去了,嘴里直说:“我服了你了,我不管你了。”我第一次意识到从心底发出的话这样有力度,因为符合了法理,大法的威严展现出来了,震慑了邪恶,我也明白了什么叫证实法。以后再遇到他干涉我做大法的事时,只要悟到自己没错绝不让步。他看到我包包里常放着大法的真相资料便叫嚷我又准备到哪儿发资料了,我说:法轮大法弟子到哪儿发资料都是合法的、正常的,我们不发资料谁发?他不作声了。现在丈夫性情改变了许多,有时也能温和的讲话了,但他本性的一面还未清醒。我一直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魔烂鬼。现在他对我做大法的事干涉少了,在人这层,我尽量善待他,希望用我的慈悲唤醒他本性的一面认同大法。

我的体会是,对于身边的每一个人,当他们给我们制造矛盾时,一定要抓住机会找到自己的不足把它修下去,他们就象举着一把利剑随时在帮我们砍断我们的执著,所以一定要珍惜他们与我们的缘份,当我们修过来时,他们也会被我们的慈悲唤醒而认同大法,既救了他们,又建立了我们大法弟子的威德,我们不应该感谢那些给我们制造矛盾的人吗?

讲真相溶入生活的方方面面

修炼一个月后,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我利用工作中的便利条件把本单位除了十来个当官的外,其余的人人都讲到了,也劝大家三退,除了几个人没退外,其余都退了。我还到熟人、同学家反复讲真相、送资料、劝三退。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始终记着师父的法:“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转法轮》)让自己面带微笑,向世人讲真相不让自己被常人心带动。刚开始常常忍的肝脾疼痛,后来慢慢心性提高了,状态好多了,到后来不管世人态度如何,自己都能不被常人心带动,平心静气的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

每次讲完真相后,我都要找一找自己,世人接受时、不接受时自己当时的心态怎样,不停的找,不停的修,下次做好。对于回答不了的问题,回来与别的大法弟子切磋或看《明慧周刊》,下次讲好。正是在向世人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对世人的心态越来越了解,特别是在促《九评》、劝三退的过程中,对不同人群中毒的深浅有了了解,后来能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真相,世人大多接受真相。

我单位是个大型企业,来往的人很多,各地司机、建筑工人、周围民工等,我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送资料、劝三退。同时也嘱咐他们把资料送给亲朋好友看,让他们也明白真相得福报。我也与同修配合到周边农村十里八乡,甚至更远处讲真相,砖瓦厂、外地来修路的工人,看见人多的地方准备足够的真相资料到那儿讲真相劝三退。不知给多少人讲过真相,有时走在路上,有人朝我喊“法轮大法好!”外地来单位的司机也从窗户边伸出头对我喊“法轮大法好!”我听了真高兴,为这些明白真相的生命高兴,同时暗暗告诫自己要放下更多人心救度世人,我的内心也升起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自豪。

走师尊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

从二零零三年开始修炼到现在,自己的心态稳重了许多,我最大的体会是信师信法,沿着师父安排的路走,否定旧势力才能使自己修炼的路走稳、走正。在许多关、难来时,当我悟到不是师父安排的,而是旧势力安排的,我决不承认。修炼不久,一次回娘家发资料,刚刚返回到自己家就接到姐姐打来电话骂我,说公安局找到父母,怀疑是我回家发的资料,还说公安要到我这儿来调查,等等,我一听心里沉甸甸的,那两天心神不定。通过学法我悟到我没有犯法,他们凭什么调查我?讲真相、发资料是师父叫我做的,我凭什么怕你邪恶?这样悟以后心里豁然开朗,正念更强。

以后遇到许多难、关来时自己有压力,往往都是在否定旧势力、坚定正信正念中走过来了。比如《九评》发表后,我便大量当面传《九评》,后来《明慧周刊》上刊登有大法弟子传《九评》被邪恶劳教的消息,那两天心里沉重,怕自己被世人举报。通过学《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知道“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是邪恶在害怕。”我的心马上放下了,师父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凭什么怕你邪恶?有了正信,正念更强,传《九评》、促三退的步伐迈的更大。

奥运前本地派出所恶警隔三差五把丈夫找去谈话,叫他看管我,不许我这、不许我那,还威胁我,说什么再抓到我发资料把我送劳教之类。我不为所动,心想你邪恶说了不算,我是师尊的弟子,师尊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单位的领导及班长被邪恶威胁要看紧我,同时叫我交身份证。我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我的身份证我自己保管,不需要任何人管,谁让你们来要我的身份证,你们叫他来找我谈话。最后不了了之。奥运前我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挺严重,那段时间,我心态坦然,三件事照做。

修炼以后我把常人中的许多东西看淡了,除了想到学法,时时向内找修自己,让自己能突破更多自身的束缚救度众生外,别的事想的很少。修炼的环境无论是单位的环境还是家里的环境都较宽松,自己有大量时间学法、做三件事,不被世间形势带动。每想到还有那么多众生未明白真相,而自己许多心未放下不能迈出更大步伐救人,我就会难受的落泪。我会尽快修去更多不足,让自己更纯净,正念更强的去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