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我九六年九月得法。在修炼的路上磕磕碰碰、摔摔打打的走到今天,想把几件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是一名在邪党行政机关工作的大法弟子。曾在某一单位呆过,当时在邪恶疯狂污蔑大法的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间,我利用自身的环境和条件,理智、智慧的讲真相,证实法。当时邪恶对所有的对外复印部门進行监视,并通告不许复印大法资料,大多数也不敢为我们印。在这种情况下,我与一打印社联系上,负责本单位的打印、复印等项目。同时把师尊的讲法和经文等资料也拿去复印,因量较大,几次是刚印完就有人進来,过程中很少有干扰,使我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二零零四年,一个所谓敏感日前夕,我在一个公用电话处向从报纸上找到的号码打真相电话,由于求多、求快,思想不稳,被对方举报。当时警察找到该处时,我仍在打,他们不由分说将我抓到派出所。到所后,我心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于是我全盘否定这一切,拿出手机给有关亲朋好友打电话,告知我的情况。当时,六一零的一个人不许我打电话,我说这是我的权利,你管不了,等我把所有该打的都打了以后,电池也没电了。我不听他们的指令和询问,给其讲真相,不到三小时,我顺利回家了。

此外,我还用油画笔等易带的笔在醒目的地段、楼道、门栋写标语。一次,我在一门栋写完出去时,门却被锁住了。打了一阵也开不了,一会一青年妇女進门,将锁打开了,她只看了我一眼,也没说啥,我顺利出来,没什么麻烦。还有一次,我在一个门栋内写时,隔壁很多人打麻将,刚写完出门,碰到一个人進来,他仅瞧了我一眼,我安全离开。

二零零六年,一个寒冬的夜晚,我在外发资料,看到一户有二个人讲话,于是我就在门外将资料放其家中。他拿到一看,气势汹汹出门要抓我。我见其表情不好,立即就跑,他在后追,这时我心中求师父,让他追不上。追了一会,没追上,那人气急败坏的回去了,我平安回了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在某地上班,看到一条诬蔑大法的红色巨幅标语,每当我路过看到时,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决心除去它,以免毒害众生。七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四十分,上班路过,我就把准备好的剪刀拿出来,毫不犹豫从中间剪断,标语落了下来。一人发现后大喊:你为什么剪它?我说它不好。当时他凶相毕露,大喊大叫,要抓我。我毫无畏惧的向大门外跑,当时正值上班高峰,人来人往,且门口有二个保安,还有二道电子门卡。保安无动于衷,象没发现我,就在这严密监控下,跑出了门,不远处,正好停着一辆的士,坐上车,我安全离去。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的一个晚上八点钟,在离派出所和洗脑班较近的一个地方,我近距离发正念。当时我单掌立、双盘坐,突然来了一个警察和一个便衣,问我在干啥,我说坐一会,他们打量了一下我,又在周围看了一下,就走了,没找我任何麻烦。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上午,我到一个较偏的地方讲真相,用真相币。用完后,找了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巷子写。突然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我背后,见我在钱上写字,要看,并要抓我。他把我逼到巷子里边,堵着不让我走。当时我请师父加持,一定要摆脱他,离开此地,与他周旋一会后,我们调换了位置,他一把没抓住我,我掉头就跑。他在后追,并大喊,要前面人抓我。可前面道路两侧有几个人既看到他追我,也听到他的大叫,就是没有反应,没一个人动。追了一段路后,那人气喘吁吁,停下来了。其实他离我仅两步远,且比我年轻好几岁,可就追不上,那时我就感到有一种力量在支撑我,加快了我离开的步伐。

我体会到只要正念正行,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坎,闯不过去的关,一切都在师父掌控之中。

一点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