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明天就是女儿的婚礼,因此提前请了一天假。在往家回的路上,我坐在车里,突然眼前一片模糊,然后就失去了意识。过了一会,才恢复了意识。心想刚才是不是地震啦,可身边的丈夫仍在开车。往前看,仍是视觉不清,忽隐忽现,我这才意识到刚才是晕了过去。

回到家中,我足足的睡了一觉,直到半夜,又有亲戚到达,才起来,我丈夫给我一量血压,高压175、低压110,全家人包括亲戚立刻都惊讶的让我马上去医院输液。我丈夫说:“你睡醒了血压还这么高,这样下去会中风的,明天孩子的婚礼能挺过来吗?”见我无动于衷,他又嚷道:“实在不去医院,吃片降压药,控制一下血压,也行啊!”亲戚们也说:“看你的脸色多难看,别千万耽误了。”我劝他们不要担心,我打坐炼功就能把血压降下来,保证明天能坚持下来。此时天已快亮,大家也就暂不说什么啦。

婚礼当中,在陪同新郎、新娘去各桌向亲朋好友敬酒时,我又一阵眩晕和满头大汗,汗水不断滴到眼睛里,使眼睛睁不开。我一边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别让我倒下,一边扶着我丈夫悄悄回到座位上。因为前来参加婚礼的许多人都是通过我明白真相而得救的亲朋好友,绝不能让他们看到我这种情况造成对大法产生怀疑,结果失去被救度的机会。

晚上回到家,血压比昨天还高,我仍继续炼功打坐,拒绝服用降压药。第二天,陪亲戚们游玩了一天,晚上又送他们走。第三天正常上班。可血压仍持续不下,人也非常疲倦,坐在车上都能睡着。

我丈夫见此状况对我严厉的说:“你是要这个家,还是拒绝吃药?如果你中风了,上不了班,没收入,连我也得失去工作来照顾你,咱们家吃什么?怎么活?光炼功有什么用?你就往死里折腾吧!”

头脑连续十多天的极度眩晕,身体疲倦的就想躺着处于睡觉状态,搞得我此时也心里没了底,是不是为了缓和丈夫的紧张心理,暂时吃些降压药,把血压降下来,然后再通过炼功逐渐把药停了……这种心思一动,头脑中突然打入了师父的一句话:“如果你真的能够修炼,你真的放下那个生死之心的时候,而不是做给人看心里却时时放不下,你什么病都会好。修炼哪,人和神之间就那一念之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说起来简单,那是经过深厚的修炼基础才能够做的到的。自己真能够下功夫学法,你就能做到。”(《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对呀!药是常人空间的物质,怎么能抑制走向神的身体呢?我仍旧在丈夫喋喋不休的吵闹中学法炼功。这个月例假比以往多的吓人,有时都流到地上。我告诉丈夫例假多,就能把血压降下来,还能把身体里的毒素、病气排掉。可每天测血压依旧居高不下。头脑比前几天更眩晕,身体更无力,每天都得强从床上爬起来,去上班。

“到底上不上医院?吃不吃药?否则就离婚!咱俩谁也别管谁,反正你也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死了,我也不管!”我丈夫每天更加嚷嚷个不停,还给我远在外地的父母打电话,让他们劝我去医院或吃药。

真的中风了,瘫在床上怎么做好三件事?怎么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以前讲明白的人见我瘫痪了,都得不信,我又犹豫不决。“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 “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当我重温了师父的这段法时,师父的话又一次的让我拿定了主意,不用去医院、不用吃药。

这次我为什么病业来得如此凶猛而且持续不退,主要是新年过后,除了工作较忙外,就是光顾着下载、制作、发送神韵晚会光盘,两个多月共制作发送神韵光盘150多套,忽视了认真学法,有时学法也不用心,只是走走过场而已,使我的精神和物质身体缺乏大法的能量,旧势力便有机可乘,从我身体上下毒手来迫害及摧毁我。

找到根源后,我连续看了三遍师父《在广州讲法》,开始看时一个劲的打哈欠,困的有时不自觉的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醒后又从新再看一遍,渐渐越看头脑越清醒,精神头也越足。当看到第三遍时,有一天,我丈夫对我说:“这几天你气色特别好,显得很精神,来测测血压。”测完一切正常。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沐浴中,在正念的作用下,又识破了旧势力的鬼魅伎俩,又闯过了一大病业关。

“五一”放假旅游回来后,我丈夫在购物时突然浑身发冷,手里拎的一箱饮料也丢在了路上。回家一量体温39℃,两眼通红,很符合“猪流感”的有些症状。他问我是否去医院,我告诉他,去就只能被隔离,他也害怕了,即使去医院治好了,到单位上班,同事们也得象躲瘟疫似的离他远远的,说不定领导也会委婉的找其他理由,不让他上班或辞退。这时他求救的说:“你给我发正念驱驱魔呗,看来您过去说的都是真的,大淘汰真的来了,我是第一个被淘汰的。”

我说:“你自己得有正念,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坚持打坐炼功就能好。再有‘七·二零’以前,您学法炼功比谁都精進,知道法轮大法是宇宙最高佛法,师父是来度人的,结果你多年不愈的肾炎不治而好。‘七·二零’以后,你出于怕心而放弃了修炼,还多次阻挠我讲真相,还说了许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这些你都得从内心里向师父和大法忏悔。”我丈夫这回虔诚的向师父认错,每天打坐炼功,坚持上班,体温从39℃一直往下降,一片药没吃,一周后,彻底痊愈。

丈夫的病刚好,我的嗓子又疼又热,并伴有剧烈的咳嗽,咳嗽的直尿床,满头大汗淋淋,心脏阵阵隐痛,感觉毒火攻心。丈夫见状问道:“是不是这几天照顾我累得心脏病复发啦?”我告诉他:“一个修炼大法的人怎么会有病呢?”我咳嗽的睡不着觉时,就起来打坐炼功或听师父的讲法,白天坚持上班和做大法的事,坐班车时,我求师父加持别让我咳嗽,免得引起同事们的恐慌,结果每次一坐班车就咳嗽停止,几天后一切症状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到了正法的最后阶段,如何走好最后的路呢?师父已告诉了弟子们:“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是慈悲无量的师尊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从地狱中捞起,又传给我们宇宙大法,让我们通过不断的学习大法来一层层洗净自己思想和身上的各种业力,使我们首先免于被淘汰的劫难。之后伟大的师尊又亲自带领我们正法,指导我们在救度众生中去掉最后的执着,建立高层生命境界的威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何等的幸运、何等的殊荣,用尽世间最美好的言语也无法表达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对师尊的感激之恩。

无论旧势力耍出何种花招,变换出什么样的假相,制造出多大的魔难,甚至生死关头,只要选择全身心的信师信法,就能柳暗花明,就能瞬间改变,就能起死回生,就能圆满回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