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年轻人一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我生活在农村,今年六十七岁,于九八年喜得大法。我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见证大法的神奇,使有缘人受益,使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明白大法真相,从而得以救度。

艰难的求医问药之路

我从四十五岁就得了肩周炎、低血压、头晕、心脏早搏、记忆力减退等疾病,为了生计勉强还能工作,后来又得了急性“双下肢血栓性静脉炎”,两条腿又红又肿,疼痛难忍,就是躺在床上腿还得抬高才好受些,一下床就象血往外倒一样痛。到医院检查,医生嘱咐要卧床休息,不能长期站立,医生的意思是这病属疑难病症,很难治好。当时我的精神一下崩溃了,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个年幼的孩子,我是家里的顶梁柱,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从报纸上得知,河南安阳有专治此病的医院,抱着希望凑了钱住進去,打点滴、吃中药、外敷,除此之外到安阳市里扎针、拔罐做辅助治疗,每星期两次,先用粗针在扣罐部位扎二、三十针,扣上罐子三十分钟,罐子口径有二十公分,这三十分钟好比上了刑,疼的满身大汗淋漓,拔出来的是粘糊糊的黑血。这样治疗了半年,病情不见好转,相反身体变的虚弱,经常休克不省人事。

看着不行,我又到过保定,石家庄的医院進行治疗,后我又买来气功书自己练、走遍各地找名医、進佛堂,道门、拜香门,十几年来为了治好病能用的法都用了,只住院费就花了两万多元,吃的中药渣有几车,输液瓶几大筐。

由于药物中毒导致身体缺钾,造成身体瘫痪,被抬進医院救治,旧病未愈又添新病。后来我的双腿肿的比原来还粗,病情更加恶化,成了硬皮病,两条腿从膝盖往下成了紫茄子,吃不少喝不少,只能在床上养着,妻子除了种地还要抚养三个孩子,本来应该是家里顶梁柱的我却成了家里的负担,我的心在流血,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喜悦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朋友对我说:你炼炼气功吧!我说:什么功?答:法轮功。我说:什么功也不练了,某某气功我练过,也没起作用,别的气功也不过如此,治我这种判了无期徒刑的病,我早已失去了信心,这种病走遍中国也治不好,医生说科学还没攻克它。

朋友说让我试试,怕驳朋友面子,我请来了《转法轮》,哪知越看越愿看,觉的这不是一般的气功书,吃饭都顾不上,一口气把书看完。我明白了,这是一部让人修炼的书,我的病不是无缘无故,是自己生生世世造成的业力所致。

从此我学法炼功,参加村里的学法小组,比学比修,在日常生活中看淡利益;对修炼前结了怨的人家,我主动上门拜访,善意的求得对方的谅解,处处为他人着想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的变化使家人和乡亲们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有人陆续得法。

象年轻人一样

开始修炼后时间不长,我的两条腿肿的比以前还粗,还出了许多大大小小象杏核的疙瘩,家里人吓的催我到医院治疗,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了,有师父管,我说:你们不要怕,我肯定会好的。我照常学法炼功,过了几天就好了。还有一次,正睡觉就感到双腿火辣辣的热,我想: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啊!不一会儿,就好了。

随后,腿上的硬皮变软,颜色由紫变白,很快完全康复。我由一个多年疾病缠身,被命运判了无期徒刑、对生活丧失信心的废人,变成了精神抖擞,能做家务,照看孙子,老有作为的人,平时出门办事,走路、骑车象年轻人一样。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大法中得到的,我自身的变化见证着大法的神奇。

更加精進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我被强制送洗脑班,被勒索罚款,受到迫害。同修们互相鼓励,凭着对师父的正信,走到了今天。

在近几年的讲真相劝三退中,我将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给有缘人,我有时还不精進,现在修炼的路已接近尾声,我痛下决心,向内找去执着,抓紧时间抢人救人,不辜负众生的期望。下面用师父的经文与同修共勉:

“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洪吟二》〈精進正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