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在得法之前,我身患心脏病、贫血、骨质增生直接压迫腿神经,走路走不远就痛的要命,我的头部也有病。到医院去检查,大夫说我需要做腰穿,当时旁边还有人说做腰穿的十人里有七个会瘫,当时我被吓哭了,心里想算了吧,我不治了,反正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太好。就这样我呆在家里活受罪,婆婆看我不能下地干活,对我恶言恶语,丈夫因我做不了家务,对我也不好。我每天不但忍受病痛的折磨,再加上家中的闷气,我的心就象碎了一样。我多次想过要自杀,可又舍不得两个孩子。

就在我对人生毫无希望的时候,我村的一个老太太告诉我说:你快炼法轮功吧,病可能就会好的。当时不太相信,我说那就试试吧。

第二天,她给我拿来了一本《转法轮》,我翻开书就看,看着,看着,书就出现一闪一闪的亮光,还有浅蓝色的光圈。我被这本宝书深深的吸引住了。等到晚上,我刚要睡觉的时候,看到有一个漂亮的小法轮,从我的左眼钻了進去,然后又从右眼里跑了出来。我好奇的看着,我的小腹部位就象有一个东西在动,过了几天,我开始学炼功动作了。

我的一身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的,反正就是觉得走路一身轻,我真诚的感谢大法师父,是大法救了我,是师父从苦海里把我捞出来,给我净化身体,给我消去病业,我才得以新生。

有一次我和我的妯娌赶着牛车,到地里去耠草。走在半路上,牛车被路旁的树给刮了一下,那老牛拉着车“嗖”一下蹿出去很远,车上的耠子把儿被树别了一下。当时我正在车后坐着,那耠子辕“啪”一下,正打在我的耳朵上,那耠子辕的直径就有三寸来粗,把我从车上摔在地上,我的头“嗡”的一下子,心想坏了,等我缓过神来,一摸耳朵,哪都没坏,也不痛,我知道这是来取命的。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我不被摔死,也得被摔昏过去。

还有一次,我在家里拆墙,突然被蝎子蜇了,可把我痛的够呛,我立刻想起了大法,马上默念真、善、忍好及法轮大法好。我默念了足有十几分钟,就不太痛了,我还是继续念,又念了有半个钟头,手一点也不痛了,就象没被蜇过一样,是师父替我承受了,要不然,我说不定痛成什么样子。象这样的事还很多,我就不再举例了。

九九年的一天,一位大队干部来到我家问我,咱村都有谁在炼法轮功,我说,我,还有某某一家子。这个干部说:你们别炼了,乡政府来调查了,我给搪塞过去了,说完就走了。我的丈夫听了别人的谤师谤法的话不让我炼,因这事他打过我,骂过我,我都没有动摇过。那时我听不到大法的消息,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后来我听丈夫说,我本家有一个姑婆也炼法轮功,我就跟她联系上了。不幸的是,日子不长,她因去北京上访被抓。那以后丈夫对我管得更严了,连功都不让炼了。过了一年后,我的这位姑婆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说了很多对大法不好的话,还让我入佛教,那时的我就象没根了一样,稀里糊涂的听了她的话,她拿走了我的大法书,骗取了我的炼功磁带,从此我走上了弯路,以前有病的地方又开始难受。

直到有一天,我姐姐(同修)到我家来看我,我给她做饭吃,饭还没做完,我的腿就站立不住了。我姐说:你还是炼法轮功吧,我们那边都炼呢。我说:你不劝我我也要从新炼了。我姐在她们那边的同修和我取得了联系,同修们同我在法理上切磋,使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写了严正声明。她们给了我所有的学法炼功要用的大法资料。

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对我的救度,来安排同修拽了我一把。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虽然我周围村庄没有炼法轮功的,可我并不觉得孤独,我和全球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我,我每次遇到魔难,师父都会在梦中点化我,使我能够过关。

我在师父正法这几年当中,默默的做着三件事,我知道我做的很不精進,无法和别的同修比,那我也把我做的点滴事情讲出来,发真相资料我很爱做,因为我是一个农民,我家种着二十来亩地,一年四季农活不断,我在下地干活时,可以用图钉将装有资料的自封袋钉在村头、路旁的树上;在村里往墙上钉;往各户门口放;还可以赶集去发。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方面,有时候跟人家讲几句,就能劝退一个,有时我跟人家说了很多,觉得自己讲的很好,可是人家却一笑,说:我什么也没入过。

我写的很不好,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到写完这篇体会,我大约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写的过程中也遇到很多干扰,但我还是决定把它写完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