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清真相中坚定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大家好!

我是台湾台北的学员,有幸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得法。我是身体不佳时,巧遇小孩的家长而得法的。喜得大法后我开始学法炼功。刚开始由同修带着我一起通读《转法轮》,炼一到五套功法,身心受益良多。

尔后同修让我知道师父说的发正念和讲真相的重要性。那时我悟性差,并不了解怎么发正念,也不知如何讲真相,只知道每天读法炼功。同修也和我说过可以到哪里哪里学网路讲真相,叫我找个时间过去学学,这样可以依我的便利时间讲真相。知道后我的第一念是:嗯!我要找个时间过去学。但想和实际总不一样,总有千百个借口让我一延再延、一拖再拖。通过与同修交流知道这是干扰,这是要发正念清除不好的因素。我便清楚的告诉自己不能有借口,不能依赖,不能害怕,拿起电话拨打教网路讲真相的同修,约时间过去学网路讲真相。在同修亲切耐心细说下,我学会了用网路讲真相这法器。

刚学网路讲真相就起了怕心,不知道如何应对,手直发抖字又打的慢,聊稿又不熟,常找不到适合的词句可以贴。在这样的情况下,网路讲真相就成了两天捕鱼三天晒网的形式了。我知道是师父不落下任何一个人,通过同修的口,时常关心我用网路讲真相如何,有无不懂之处,点醒我还有这法器存在呢。我通过学法也知道只要有正念的心,要做的事就不难了,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心想大陆同修们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依然走正、去除怕心讲真相、劝三退,坚定正念的做好三件事,而我却为了不曾用网路讲真相起怕心。这次是不抱着自己会用不会用,能劝退成或不成的想法,心想只要上网路就要让与我网聊的众生他(她)们知道法轮功真相,以及退出中共恶党的事,这样一想我又再次使用这法器。

在聊的过程中有遇到很多不同的人,尤其是现在年轻一辈的,更不知道大法,所以我都和他们聊大法洪传全世界,看一段影片吧!再说中共迫害活摘人体器官一事,再给看一段影片。这样的方法形式,他们有的表现震惊害怕,有的若无其事,还有谩骂羞辱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我的心从慌乱,到心平气和,到意识要慈善以对,这都是我提高心性的过程。

记得刚开始网退时经常网友会说:你说什么我不知道。过一阵子遇到的网友会说:这是真的吗?我曾经听说过。现在聊到的网友会直接告诉我,那要怎么退呢?

我想这样的变化是师父给予我的鼓励,当然在这过程中也是有考验及过关。最记得的是我不知道如何向内找,而一度遇到严重干扰,身体非常不舒服,而且是在我用网路讲真相时全身骨头都痛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我是因身体不好走入大法中,不管是过关、考验或干扰,脑中当下只出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因为学法初浅,只能体悟这一点,后来自己用心的向内找,是自己太执著身体健康,被钻了空子。“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转法轮》)。

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尤其是学法,师父告诉我们要重视学法,再忙也要学法。我以为只要读就是学法,初期我也是读的很认真,像常人朗读一样,只要没念错字,就是学的很好了。然而有一天我读到:“今天给你送到门上来了,你可能还认识不到呢!这就是悟不悟的问题,也就是可度不可度的问题了。”(《转法轮》)

我停留了许久,我悟到我是读法而不是学法,是在走形式;不但要读好,整个思维都要在法上,这才是真正学法啊!才能在所在的层次了解到那一层次的法理,所以我喜欢参加每次整体大组学法,那样的环境整个思维不受干扰。我们要遵照师父所说的:重视学法。自己要坚定正念就可悟到什么是过关,什么是考验和干扰,更能明白怎样向内找。

我想珍惜师父给予的一切,做好三件事,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要有的状态。以上是我初浅的体会,词语若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