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一直看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八年春天得法的一名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岁,那时每天晚六点到学法点学法,炼功,心里特别高兴,听同修说的都是大法好,大法神奇,我想我可得到了最好的功法,还是佛法,宇宙大法,真有说不出的高兴。在学法时间不长就消业,并把吸烟等不好习惯改掉了,很快达到了师父说的“一身轻”,师父从地狱把我捞出又洗净,给我第二次生命,我怎么回报,我想用人的方法、用人的语言是无法表达师父的救度之恩,只有按师父讲的法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归正自己做个好人,做更好的人,并走出去把大法的神奇告诉世人,叫所有人都能得法多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共产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诽谤大法、诬陷师父,我心里难过极了,怎么办?心想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伟大慈悲救度那么多世人的师父,怎么还说不好,这又是谎言嘛,我得出去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不要听恶党的谎言,不要反对大法给自己造下还不了的罪业,就这样我经常出去散发真相材料贴真相标语,在一次发传单时被恶警把我绑架并送進看守所,恶警无论怎么逼迫恐吓,也没有得到它们要的东西,就这样在看守所里呆了三个月,就把我放出来。人虽然是出来了,但是邪恶烂鬼没有放过我,在这以后,师父救了我几次命。

第一次是在刚从看守所回来的那天,在我家走廊里放一辆自行车,我刚走到自行车边上,就有一股力量把我推倒,自行车把压在我的右肋上,当时我就起不来了,等家人把车子拿走我才起来,家人问“怎么样?”我说“没事。”我是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心想是师父救了我。

第二次和同修去火车道西发传单,走在铁道上就觉的两个人把我抬起来往铁道上一摔,我的左肋正咯在铁轨上,就觉的铁轨把我的气给断开了,接不上,我半天才喘过气来。同修问我怎么样,我说有师父保护,有正神护法,谁敢动咱们?接着我们继续发传单,这是学大法了,要是没有师父保护,我想我这次是没命了。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四年冬天,我准备很多传单等冬至那天发出去。就在那天早上,我出门还没有走到门前,一股力量把我从屋里推到外边硌在一块大石头上,我的两条腿,当时就不会动了,强起来慢慢的進屋,再走就走不了。在炕上呆了四个月,家里没人时我自己就偷偷看我这腿是青黑色。这四个月我不断学法,向内找,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黑手、乱鬼等邪恶因素,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我又能出去发传单了。

还有一次,我出去到一个屯子发传单,刚发完两三个胡同,后面就跟过来三、四个小伙子,手里都拿着木棍子。我看见他们就走進最近的两户人家的胡同里去了,他们还往前追,没看见我,等他们追到前面看没有,就回来一个人找我,另外几个,还在前面墙堵着我。我顺势走進房子附近的玉米地里,走十几条拢,我就坐下来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心里求师父我往哪边走啊,哪边能走出玉米地呀!等我起来一看,我北边的玉米秆的尖一个接一个神奇般连上了,我南面的玉米秆的尖也是一个接一个的连上了,我从西边進来的不能回去,一看东边的玉米秆上尖直直的,我想一定是师父让我从这出去,我就往东走,几分钟,我又到那边继续发传单。

修炼十年了,回想起来真是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现在,都是师父慈悲的呵护,师父对我是恩重如山,我无以为报,只能说声谢谢、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正法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一定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每一步。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