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一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一九九八年过年后,上下班时我经常看到百货大楼前的空地上有一群人炼功,旁边拉开的横幅上写着:“法轮大法,佛法简介”等等,其中那个“佛”字特别吸引我。一天我终于忍不住向这些炼功人打听,他们告诉我:这是法轮功,教功不要钱,大法的书去哪里都能请到,现在什么地方正在办学法教功班,可以看到师父讲法录像等等。

我一想,不要钱那肯定假不了。于是晚上我就找到放录像的地方和大家一起看李老师的讲法录像,放的是第二讲。这一看不打紧,鼻涕眼泪就止不住了,手绢擦都擦不过来了,我干脆低着头听课,任鼻涕眼泪一直流到放完录像。看到第七讲,我又肚子疼,疼的我实在忍不住了想上厕所,可我正好坐在中间,周围都是人,一想这样影响别人听课多不好啊!这么一想,肚子疼轻了些,过了一会儿肚子渐渐不疼了。看完第九讲,晚上正好值夜班,躺在长椅上就想师父讲的法,怎么也睡不着,然后就觉得一双大手把我从头到脚划拉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划拉我的两个胳膊。我浑身上下这个舒服呀!我这辈子都没有过。后来有一次我又腰疼,也被师父一次清理好了。

修炼了法轮功,我整个人焕然一新。每天就想着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看到马路上有石头就搬开,不能绊着人;买菜不讲价,不掰菜帮子;多找了钱,就是多跑二十里路也得给人家送回去;对待两个儿媳妇比对自己的亲闺女还好,不但管看孩子、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到年底还把自己的退休金拿出一些给他们,让他们置办生活必需品,等等。所以我们一家自我学功以后和和睦睦,其乐融融。

没想到我修炼了刚一年的时间,迫害开始了。我们这里的居委会三天两头找我谈话,不让炼功,让我和法轮功决裂。我问他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犯什么法?我炼功身上的病全好了,为什么要决裂?他们天天找我,我就天天讲。气得他们没有办法,就把我老伴找到街道办谈话,又威胁我说:只要你还炼法轮功,说法轮功好,就让你老头下岗,开除他。我说:你们办不到,你们不敢,回家我就跟我老伴离婚,我们好好的过了一辈子,这都是让你们逼得。结果他们再也不找我了。

后来公司办“洗脑班”,把全公司十几名大法弟子都关在洗脑班,不让上班,不给工资,叫来公安局的警察看着我们。我就在洗脑班上给那些诬蔑大法的人讲善恶有报,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你们这样对待这些好人亏良心。我还和同修一起找公司领导,找了好多次找不到,只好回家拿着字典写信。写好交到信访办、厂部负责人,让他们赶紧解散洗脑班,放了这些好人。洗脑班一办好几个月,我的儿媳妇跑到洗脑班跟办班的人说:我妈退休在家,炼功身体好,给我们做家务、看孩子,让我们全身心投入工作,现在天天在这里办学习班,孩子没人管,饭没人做,我们都不能安心工作,她那么大岁数,你们还整她一个老太太,你们还叫人吗?洗脑班的人跟我儿子儿媳嚷嚷: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我儿子儿媳说:你们管不着,赶紧放了我妈,不然你们就影响正常工作、影响生产。洗脑班的人哑口无言,就把洗脑班的两个老太太放了出来。

过了几天街道办负责人又找我谈话,说法轮功“勾结台独”、“勾结美国反华势力”等等。我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什么事都跟法轮功联系?气的这个负责人拍着桌子说:你是个顽固分子!我扬起头说:“我是大法一粒子。”还有一次有个同修在高压下说出了我,公安局通知我到他们那里去一趟。我没有怕心,到那里心态平和的给所有问我话的警察讲真相。警察们这个说大娘气色真好,那个问:法轮功真那么神?有的问“自焚”是怎么回事?“四·二五”为什么要上北京?我就一五一十的给他们讲个明白,结果我平安的返回家中。师父说过当今世上很多人都是为法而来,我给他们讲真相师父就在保护着我,真是这样啊!

我们家住一楼的时候,在后院盖了一间小房,我抓住这个机会给盖房的泥瓦匠当小工,搬砖、递工具,做饭时方便面里加鸡蛋,炒菜多放肉、油,结果那些人都觉得我人好,特别愿意听我讲真相,这些生命都得救了。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周围的山村发资料,晚上六点从家里出发,翻山过岭,天越来越黑。我们来到一个大深沟的边上,没有了路,又走了几步,依稀看到一尺宽的小路一蹬一蹬的向下延伸,(实际上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路)我们前后招呼着顺小路下到沟底,又沿着小路爬上沟顶的大马路。我们感谢师父为我们铺路。那一晚我们发资料别提多顺利了,好象我们经过的地方都安详的等待着接收大法的福音,半夜近十二点我们安然返回家中。

十年来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只要方便,发正念的时间从没有少于半小时,而且早就把《精進要旨》、《洪吟》背会了,连标点符号都记得清清楚楚,《转法轮》也背了下来。

可是最近我感觉自己松懈了,没有以前精進了。这不和师父的要求相反了吗?师父要我们“越最后越精進”啊!今后我一定要严肃的对待修炼,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的跟师父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