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经常做同样的梦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早在二零零零年我曾经被恶党绑架到邪恶的黑窝里。出来之后做梦时经常发现自己还在邪恶的黑窝里,因为已经发表了严正声明,当初悟到自己对劳教所的各种痛苦的记忆始终没去掉,主要是怕心导致的。还有对当初为什么走到邪悟那一步,没有好好的挖一挖,总是用“怕心”这两个字来笼统的找了自己的执著心。由于怕心走了弯路这是肯定没有错,可是什么执著没放下导致对大法没有清醒的认识,没有了正念,最后接受了邪悟的歪理了呢?这样深挖之后又发现了一大堆执著,例如学法时抱着固有的人这层理的好坏观念不放等。这样找了之后发现自己对法理上有了更深的理解。可是过了一阵子之后,做梦时自己还在邪恶的黑窝里。

连续做了这样的梦之后,我感到很茫然,不知道怎么找自己了。有一天又做了这样的梦之后,我想了师父曾经讲过:“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精進要旨二》〈理性〉)于是我从自己平时的心态开始找了自己。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有很多同修能做到整天乐呵呵的。可是我能做到吗?细想自己平时不是那么爱笑,哥哥同修也说过在我身上很难看到修炼人的慈悲,总之在我身上看不到祥和。前几天单位照证明照时我为了体现修炼人的慈祥,慈祥的(自己感觉)微笑之后照了像,可是照片一出来发现照片里的我是象木头一样,板着脸的。在非法关押劳教所时有一个罪犯曾经对我说,你怎么总是那个表情,好象我们欠你什么似的。当时我听了这句话感到很惊讶,因为当时我觉的我的心态很好,而且很祥和。难道我不会笑吗?是不是心没达到祥和的境界呢?如果是,那么心为什么达不到祥和的境界呢?是不是跟这个迫害有关系呀?虽然通过修炼心不象九九年“七·二零”那时那么紧张,可是因为怕一有漏就被邪恶遭迫害,整天紧绷着心。想到这儿,我试想一下,如果今天迫害结束了,那我的心该如何呀?如果没有迫害,心情确实舒畅了不少,生活节奏也不知道能不能象现在一样快节奏了。那么迫害是什么呀?不是对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的干扰吗?那为什么能干扰到我呢?

我们都知道修炼中处处都是魔,那看不见的魔难有多少我怎么都不怕,单单常人社会的看的见的魔(迫害),我怎么就这么害怕呢?是不是太迷在常人中了呢?太看重世间的一切形式呢?内心中经常羡慕在没有邪党直接迫害下证实法的海外同修,也是这个原因。

虽然身不在邪恶的黑窝里但是心态如在邪恶的黑窝里一样,始终处在防迫害的状态,高度提高警惕的状态。至今为止还不能堂堂正正的面对面讲真相,这跟在邪恶的黑窝时怕被迫害不敢堂堂正正的证实法有什么区别呢?那么学法何止不是这样呢?在黑窝里我是因为恶警、恶人的干扰不能学法、炼功。在家里我是经常被懒惰、困、由执著于利、名等发出的气等等因素不能静心学法,同样达不到学法的真正目地。

而有的同修虽然有漏被绑架到黑窝里,可是因为他(她)们把这一切外在的因素根本不放在心里,所以始终都能做到堂堂正正证实法。实践证明,这样的同修,邪恶是没法关在黑窝里的。那些同修虽然肉身在黑窝里可是心根本不属于那儿,而我呢,身体虽在外面能享受人间的安逸,心却被邪恶牢牢的控制,不能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难怪始终离不开邪恶的黑窝。师父反复在梦里点化我不是告诉我长期以来这种不正确的状态吗?

还有,为什么我是那么惧怕邪恶,并且始终担心自己万一被恶警绑架之后没有能力解体它们呢?这种想法是除了我没有正念之外主要是把自己和它们处在同等的层次,把它们的能力想象为跟自己差不多或更高,没悟到自己是助师正法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是符合了法,大法的威力就会通过我体现出来,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

长期以来我很难突破我的求安逸的执著心,明知道不好,也突破不了,这也是我始终害怕被迫害的主要原因。

通过这次找自己,我看到了自己很多执著心,谢谢师父的点化。还希望跟我一样状态的同修,尽快找自己,提高上来。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