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逐渐去掉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曾看过《明慧周刊》上的一篇文章《天下第一怕》,与文中主人公比起来,我比他的怕心更重。

二零零零年时的环境真是恶劣至极。记的有一天下班路上,碰到一同修,他说要把他新买的手机号留给我,并问我要我的电话号码。就这一句话,我竟吓的扭头就跑,一路小跑回家,到家后蜷缩在沙发上,浑身发冷,还想呕吐,象得了重感冒一样。丈夫下班進门一看,问“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那时我真的时时被“怕”这种物质包围着,这种感觉是多么的难受,更别说出去发真相资料、面对面给人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了。

而今的我,除了能够面对熟人、朋友讲真相,劝“三退”,还能够自如的与陌生人面对面的劝“三退”,大白天也能智慧的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这样大的变化,若不是学大法,有伟大的师尊一路引领,有明慧网提供的同修间相互交流的平台,是根本无法实现的。在此,我把自己经历的一些事情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当时周围同修看到我的怕心如此之大,在修炼路上裹足不前,都替我着急,都在想方设法帮我从怕中走出来。一天上班时,接到一个同修的电话,说要给我一些东西,他会在我办公室楼下等我。这位同修是我以前教过的一个学生。不知怎的,我就觉的我需要带一个大包下去见他。当时手边只有一个原来准备用来装沙压腿的枕套,我大概改装了一下,钉了两根带子当提手,权当手提包了。果然他给我带来了三本16开大、二公分厚的书,全是从《明慧网》上下载的同修自“七二零”以来的实修故事和心得体会。我一边胆胆突突的接过来,一边听他一字一板的说:抽空给你周围的老年同修读一下。但是你不能选读,你必须全部看完。当时我就悟到,这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化我呢。我接连三个晚上通读了那三大本书,读的我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为同修巨大的付出与承受而感动,为邪恶的无耻与凶残而愤怒,同时为自己如此的不堪一击而痛悔。那一篇篇放下生死助师正法的生动故事,深深的打动了我。我问自己:同修一部法,同是一个师,为什么别人能做到,我就不行呢?“比学比修”“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啊!我的心性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三大本同修的修炼故事,帮我跨过了一个大坎,为我以后的修炼道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感谢师尊!感谢《明慧网》!感谢同修!

怕心不是说去就能去掉的,也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全部去掉的,怕心是在实修中逐渐修去的。因为怕心,有时在做讲真相的事情时还会给你演化出许多假相,就看你敢不敢、愿不愿意去突破它。有一次,我在我自家门栋一楼的楼梯口看到十几份真相资料,楼梯下面过道里摆满了自行车,资料就在车轮的下面压着。我心里真疼啊,这么多资料,要花费同修多少心血呀!我一定要把它拿出来。可门口来来去去人很多,我走来走去好几趟,瞅到一个没人的空子,赶紧蹲下身去,努力的挪开那几个车轮子,把资料取了出来。但就在这同时,脑子里突然冒出奇怪的念头:这是公司保卫处故意设的陷阱,周围肯定有摄像头,他们正要找传真相资料的人呢!我心中有一点紧张,但努力的排除着这种恐惧感,坚持把资料全部拿出来分发到别处去了。类似这样的经历多了,但每经过一次怕心也就淡了一些。我想这是我有了这颗要修去怕心的心,师父帮我从另外空间拿走了这种黑色物质。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啊!

《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象把利剑直刺邪灵要害。随着正法進程的发展,对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要求也高了。在面对面劝“三退”开始时,我也不知如何去做,但是我知道我们必须圆容师父所要的,助师正法。我自己先一遍遍的阅读《九评》,破除自己头脑中的邪党流毒,破除党文化对自己的影响,接着就利用一切便利条件开始面对面的劝“三退”。

有一个阶段我在一个饮食店打工,负责给店里买水果。有个水果摊主是位女士,很和善,我决定从她那里進货,并给她讲真相。我先告诉她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并约定第二天来取水果。第二天一大早我去时,她拉着我的手说:“太谢谢您啦,我昨晚按你教的话念了,一夜睡的不知有多沉。我儿子早上来接班时说:妈妈,你睡的这么死,人家把水果都搬光了你都不会醒的。要知道,我是自懂事以来从来没有睡过安稳觉的人,到处寻医问药、求神拜佛也治不好。这法轮大法可真是灵啊。我也要学炼法轮功。”第三天我就给她请了一本《转法轮》,并顺利的帮她与她丈夫办了“三退”。不几天,我再去看她,发现小摊已经撤走了。听别人说城管不让她在这摆摊了,她回老家了。是啊,机缘只有一次,她在这儿摆摊也许等我等了多少年了,如果我不敢与她面对面讲真相,如果我不去劝“三退”,如果……我不敢想下去,但幸亏没有如果。这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但我们必须去圆容师父所要的,这就是真正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不久我又换了一个地方打工。那条街是个菜市场,使我有机会接触更多的有缘人,劝退了许多人。其中有一个人让我印象十分深刻。那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我给他讲“三退”的重要,他听明白了以后,连说“我退,我退!”然后就在马路上高高拱手,对天作揖,并大声说道:“天上的菩萨啊,我**退队了,我退队了!”我知道那是他明白的一面知道抹去兽印对他有多么的重要,那是一个真正生命复苏的呼喊。

众生都在盼望得救。我们唯有更加精進,抓紧讲“真相”劝“三退”,抢救更多的人,才对的起众生对我们的期盼。

最近一次,我去一个新开张的大超市买东西,更主要的是讲真相劝“三退”。我一边挑着商品,一边在琢磨着如何讲,这时一只手伸到我眼前,说:“阿姨,你是要挑这样的吗?”我抬头一看是个女孩,清澈的眼睛,目光柔柔的,手里正拿着我挑的那种商品。我连忙夸她漂亮,心中想我一定要救她。接着我和她聊起来了,她是某大学的学生,节假日出来打工赚点学杂费。我跟她讲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了“三退”保平安。她听的很认真,很乐意的同意退出邪党组织,并郑重的在我手心写下了她给自己起的化名。临分手时。她用银铃般的嗓音说道:“阿姨,真善忍好,我记住了。”这清脆纯净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响……,写到这里,我心中又涌上一股热流。只要我们有要讲真相的心,师父和正神就会把有缘人安排到我们面前,而我们只是在做着最表面的工作,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每当想到我能在大法的修炼中从一个怕心十足的人变成一个怕心越来越淡的人,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我就深感大法的伟大和超常。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