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众生的几个片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当《九评》出来后,当时我只有一本,就让同事们轮流看,以后就直接给他们《九评》和真相光盘并劝三退。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根据不同人的文化、地位、身份采取不同的方式。凡是与我长期接触的人或工作关系或业务往来或找我办事的人,都不放过机会,给其讲真相劝三退。

先从我们工作单位说起吧,先把《九评》和真相资料给他们,过一段时间再去劝三退。当劝退第一个员工时,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这个生命得救了,我这样一次又一次,一人又一人的把我单位的邪党人员退的只剩几个了。开始讲时怕心是很重的,尤其是给同事讲,既怕告密又怕抓辫子。开始是想树立威德,有时还计算人数,一亿大法弟子每人讲退七十人,全世界的人就得救了,我劝退的有七十人了吧。后来的想法是大法弟子就应该救人,慈悲的去救人,无私的去救人,劝退一个这个生命就得救了,一个明白真相,这个生命就有福了,当劝不退时心中很难受。

在我单位施工的农民,基本上我都劝退了,我的做法是一般先劝领头,尔后再劝其他人。记的二零零七年初冬,有两起三十多个农民工休息时,我坐在一个大石头上,就象讲故事一样,《九评》为依托,从两种户口,两种价格(工业价格和农业价格),两极分化(邪党高官富,大多数农民穷),三十多人静静的听,过后很多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

利用开会的时间、办事的时间,采用多种方式劝退周边村的干部,使五个村的书记、村长退出了邪党组织。

因为经济纠纷与电视台打官司,判决后化解了怨,成了朋友。由于面对的是文化界的人,我就从四大名著谈神佛是全书的主线,也是人类社会的主线,从五千年传统文化,谈神传文化,从否定進化论谈神造人,他们很赞同我的说法,那个制片人第二次见面就同意退出邪党。

还有其他经济纠纷打官司,从县院打到中院,调解后,我利用他们吃饭旅游的机会讲真相,使中院的几位主审法官明白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

有时明白真相的人,他也还要去讲,成了活传媒。山西省有个合作伙伴,他明白真相后退出了邪党,他回去又组织人们看真相光盘,去年又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每次来这里走时都带些光盘资料给人们看。

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最大的体会就是:只要学好法,正念强,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讲就退,自身要是修不好,讲的效果也不好。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看起来是自己讲,实际都是师父在度人,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中。

我刚才只说了退出的。还有不退的,苦口婆心的给他讲,得到的是冷眼。我单位有个副经理,多次讲真相几乎不听,据说还举报我呢,看着他那未老先衰的样子,觉的很可怜,统计局的秘书来旅游,我给他讲真相,说三退的事,他是听了,他说他是带着批判的观点听的,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受党文化毒害、自以为是。

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路上,我还做的很差,远未做到这是在和旧势力抢人那样的紧迫。抢人多难啊,必须得去做,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