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传真相救众生 修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

一、个人资料点

1999年7.20以前,平时早上要上班没时间去炼功点,就自己在家炼,只在周末才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那时我认识的大法学员不多,认识的也多是外貌而不知其姓名的。

7.20以后,我们开始了正法时期的修炼,因为没有了炼功点,我和炼功点上的学员就基本失去了联系。在2000年初时,感到很茫然,不知所措,因此会在周末去原来炼功点的公园转、去碰那些辅导员、学员,希望得到大法的信息。就是在那时,我第一次看到了明慧网的资料,第一次知道了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办的网站,知道了在明慧网上我们可以得到大法的资讯。当然,那段日子维持的很短,之后警察就在公园里抓学员,这种能交流的环境很快就被破坏了。就是在那时我决定要学会电脑的操作,要主动为大法做点事,要用电脑这个武器来制作讲真相的大法资料,我的个人资料点就是在那时开始创建的。

刚开始时,连Windows的基本操作也不会,身边也没有一个懂电脑的人,要想学就得靠自己。在别人的提示下,我买回清华大学“开天辟地”的教学光盘,从Windows的最基本操作、鼠标的使用学起,日夜不停的学。很快我就掌握了Word、Excel的基本操作和我的小打印机的操作。

在99年的7.20——2000年左右,要得到明慧网的真相资料太难了,我手上没有明慧网的真相资料就自己写,用自己修大法后的体会写,那时我打印了很多自己写的真相信发往各级政府部门。

后来,认识了学员甲,从她那我可以不定期的看到打印好了的明慧网资料,虽然看到的都是滞后了近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大法资料,且一份资料要多少人轮着传看的,但至少这时我可以比较定期的看到明慧网资料了。每当资料传给我看时,我都要抓紧时间将可用作讲真相的明慧网资料输入自己的电脑,每当要输入的资料多时,就得昼夜不停的赶,就是在这个期间,我学会了电脑排版,打字速度也练的飞快。当遇到有师父的新经文需要打印时,每次输完后,我都和身边的同修小弟子一起认真的核对两、三次。那时我的个人资料点已担负着当地十几、二十个学员需要的大法资料的打印。

那时我们的经济很拮据,我失去了工作,和身边的同修小弟子每月的生活费就是1000元左右,这点钱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生活是很艰难的。冰箱、洗衣机也都在那时坏了,我们就一直没有买,直到今年我们才买了个小冰箱,就是在这种艰苦的经济条件下,我坚持着我的个人资料点的运作,除了接受过两个同修硬塞给的总共500元钱外,这些年来做资料的钱都是我和同修小弟子从自己的生活费中省出来的。那两、三年的过年,我们连过年的糖果也不买,其它年货对我们来说就更是奢侈。从那时起,节省已成为我们的生活习惯,直到今天,我俩的日常开销也多是十几、二十元。因为常要外出发资料的车费不是个小数目,买光盘、纸、墨、电脑硬件的更新与维护都需要钱,这些钱都得从1000来块的生活费中省出来。我和同修小弟子都说:我们的生活不算苦,和那些可怜的打工民工比起来,我们的生活要好的多。

在2001——2002年时,我感到必须自己学会突破网络封锁,才能掌握做资料的主动权,把别人打印好的资料再输入电脑,这是繁重的重复劳动。于是我多次向甲同修提议:传个话给那边上网点的同修,请他们传破网软件给我,我想自己突破网络封锁上明慧网。然而甲同修每次都以“不要打听资料点的情况”为由拒绝了,连给我带个口信过去也不行。

那期间,我身边没有一个懂电脑的人,我多想有人能帮我突破网络封锁啊。没有办法,我只能到市内的大图书馆去借网络技术的书、上国内各网站找技术文章和软件,然而所做的这些都是徒劳的,这一魔就魔了一年多。就是在这个期间,我没把握好自己、迷在常人的网络上被严重的污染,因邪悟而犯了不该犯的大错(已向明慧网写过悔过书,这里不谈),那真是一段心酸的历程。当然,那个封锁最终在师父的巧妙安排和帮助下打开了,我得到了那边资料点同修传给我的“自由门”软件。出于安全问题的考虑,这个细节就不述了。

至今记得我第一次使用“自由门”上网时,看到的一个提示画面:“即将突破网络封锁,请保持强大的正念……”,我当时愣了一下:难道有危险吗?瞬间想到:不怕!保持强大的正念!稍候,动态网首页的画面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高兴极了,我终于能自己突破网络封锁看到明慧网了。想来也奇怪,那个提示画面就是那次看到过,再也没出现过,难道是对我怕不怕的考验?

然而,就在我得到那些破网软件之后不久,我发现自己其实早在半年多前就已拥有了“自由门”、“花园”、“无界”等破网软件!软件是在一个光盘里,光盘是一个已放弃修炼的学员给我的,当然也是别人传给他的。他给我时说那上面有很多大法资料:有师父在大陆各地的讲法录音、有教功录像、炼功音乐和大量可用作讲真相的网页资料。在那张光盘上就有着破网软件“自由门”、“花园”、“无界”等,因为我的电脑知识太贫乏,当时竟不知“破网”是什么意思的,当然就不认识“破网软件”文件夹里的宝了。那张盘上各类电脑教程也很多,有一部份是从常人网站弄回来的无用垃圾,看的我眼花缭乱,很多都看不懂,感到很深,因为怕难给障碍住了,光盘放那,一忙就给忘了。

就在我能突破网络封锁上明慧网后不久,那边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我的个人资料点就承担起了与甲同修有联系的十几、二十个学员的资料供应。随着我们本地资料点的遍地开花,这一阶段也很快的过了去。原来和我有联系并能坚持修炼下来的两个同修,一个被抓捕了,而甲同修因太执著于过常人的安逸生活突然发病离世了,我的修炼路也就走上了自己做资料、自己发资料,自己就是自己协调人的阶段了。

虽然是个人资料点,在技术上也必须得不断的跟進:网络技术得跟進才能更好的突破邪恶越来越严厉的封锁;电脑硬件技能得跟上,才能维护好自己电脑这个重要的法器;打印技术、刻盘技术得跟上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我是从Windows系统的最基本操作自学过来的,这些年来电脑技术上的问题我只能靠自己解决,没有人帮,但是资料点的工作却使我的电脑技术得到了飞速的提高,这都是学炼大法后得到的开悟与升华,是常人做不到的。

这里我也要非常的感谢技术同修,突破网络后,我学到了很多的电脑知识,虽然有很多还是看不明白,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钻研那些比较高级的电脑技术,但是因为有你们无私的技术奉献,我这个电脑新手才能把自己的法器磨砺的这么好。

二、修己,在救度众生讲真相中修去怕心

怕心是修炼路上的一大难关,怕心也容易被一时的冲动、不理智而掩盖。在去怕心这一点上我不强为,知道自己有怕心,那就坚持不断的学法、坚持出去做救度众生的事,怕心重的初期就寄信,再后来贴小不干胶,发容易藏在身上的小真相光盘、小袋的真相资料,坚持不断,怕心就在不知不觉中修去了很多。

因为我的修炼环境相对比较封闭,近几年来同本地其他大法弟子都联系不上,从上网下载、打印、刻盘、发放真相资料、讲真相及其它一些需要做的证实法之事,都是我自己觉的该做什么了,就去做什么。在要做的这些证实法之事中,我觉的外出发资料能更好的修去怕心,因为那是直接面对众生、直接面对邪恶的,在摄像头、保安密布的不夜城——广州,这却有一定的心理压力,有怕心与没怕心在敢不敢出去放真相资料时就能明显的表露出来。上网下载、打印刻盘这些在家做的事相对而言比较安全。我有过这样的心路历程:看着一堆做好的真相资料,想到要外出去发资料,就不太愿意,怕、不想去,找着借口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的,做好的资料很久也发不完。

当然,怕心不是说去就去的,是有个修的历程的:不仅要不断学法正自己的念,还要有一个能修去怕心的环境,外出去发真相资料我觉的就是这样一个好环境。初期,我不敢進小区、上居民楼去发真相资料,除了有怕心外,也怕别人把我当小偷,面子上觉的不好意思。记得还是在2000——2001年时,我第一次外出去发真相资料,很慌,往人家的铁门里放资料时几乎是扔進去的,结果资料落地时“啪”的响声,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恐慌,怕人家追出来喝问我干什么;还有一次,在一栋楼上往信箱里放资料,心慌中把应该寄出的真相信竟投入了别人的信箱,资料落入信箱时“啪”的一声,那里面的人听到声音马上就出来了,我赶紧的一路小跑着下了楼。那时真的很怕,心跳的很厉害。

后来觉的寄真相信比较安全,就收集地址全国各地的寄,寄了一段时间后,也是一个巧合做了个寄信的试验;我们无意间把一封忘了贴邮票的常人信丢進邮筒寄回自己的家,结果信收到了,只是在信封上被打了“欠资”的邮戳;但是同一时间,另一个学员用普通的A4纸包装了真相资料后再放入信封寄出,她的亲戚没有收到。我也侧面的向我寄过真相信的同学打听,她真的没收到过我寄的信,包括已用一般纸包装在真相资料外层的信。后来我又用厚纸,就是做名片的那种厚纸包着真相资料寄给一个外地警察,他收到了。这说明邪恶对信件的检测机器透不过厚纸的检验。但是按一封信所限的重量,厚纸包装后就只能放二张A4纸的真相资料,太有限了;且大量寄信的费用也相当高,对我这种经济状况来说,能承受的能力有限。所以我又外出去发真相资料,这样能不受邮局的阻碍,不会被邮局扣下我寄出的真相资料而浪费我省吃俭用的钱。

在2004年时,有几次我在大马路上转了一个多钟头也没放出一份真相资料,心里很不是味,就感觉广州这地方人太多了,那些商店都营业到半夜甚至通宵,马路上什么时候都有人,真烦,想找个没人的机会、能安心的把真相资料放那些门口的信箱都没机会。其实还是我的怕心在作怪,因为我总在大马路上转,不敢進小区、居民楼,怕别人把我当小偷。

就是在不断的学法,坚持去做救度众生事的正法修炼中,我怕去放真相资料的心被慢慢的修去了很多,我感到现在我才真正的走了出来。

现在,我每次外出发放真相资料前,都先在包装好的光盘外贴好双面胶,進了住宅大楼就当来这找朋友一样从容,上去时看好环境,下来时才放,门口有信箱的就放信箱,没信箱的就撕开双面胶贴门上;走过小汽车旁边,看清车上没人时,就把光盘插在汽车后视镜底边的夹缝里;从开始只敢带二、三份盘出去发,到后来带二、三十张盘出去发;今天到这个区发,明天去那个区发,偌大个广州城任我行,去发真相资料一晚上走过的路线回过头来想想自己都感到惊讶,走那么多路我的腿脚竟不累!?当然,在发资料中我也曾碰到过跟踪的,借着夜色,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都安全的回了家。

怕发真相资料的心渐渐的去了,救度众生的正法之事做起来就得心应手的多了,我就是自己的协调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和怎么做由我自己定,总之把住一个方向:就是自觉的做好三件事:静心的学好法、炼好功,努力的去救众生,用强大的正念去铲除一切邪恶。

当然,怕心也不仅仅只体现在发放真相资料上,会在多方面体现出来:我在掌握电脑技术上怕难,我就在突破网络封锁的修炼路上走了弯路、难路;我怕被邪恶抓去迫害,我就在救度众生的修炼路上走的磨磨蹭蹭的魔难不断;我在背法上怕难,修炼的路上我就精進受阻、干扰不断。师父早在《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的讲法中就提到背法的问题,我的悟性就是跟不上,98、99年那时就是因为怕难,看到那么厚一本书怕难,背了7页就放弃了,错过了个人修炼那个最佳背书期,因为那时师父在把我们弟子往上推,旧势力与黑手烂鬼的干扰没那么大。

直到2005年的11月我才下决心背《转法轮》,这时困魔及黑手烂鬼的干扰非常大,站着背法也睡着,睁着眼睛也做梦,读第二句时第一句就已忘了,旧势力的干扰都不合常理了。在一个早上背书时我又睡着了,突然桌子把我摇醒了,啊!是师父的法身在叫我醒哎!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师父就在我身边啊!坚持背下去,决不放弃!最终我把书背完了。第一次背《转法轮》书历时177天、第二次背书历时136天。

以上的这些历程使我感到:怕心不去,修炼的路就走不好、走不过去,因为感到怕而不敢往前走了,这不就是遇到魔难吗?如果我不怕的、对我起不到阻吓作用的,那对我就不成魔难了。修炼中所要面对的魔难形式是各式各样、方方面面的,那些来自身边亲人的干扰、来自邻居的干扰对我的阻力也是很大的,在被干扰中我还常把握不住自己被干扰的昏了头,甚至有时都不能把自己当修炼人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