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家人讲清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我一九九七年四月中旬得法,在修炼路上风风雨雨走到今天,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走过来的!把自己修炼中的一切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心与心的交流。

我是在邪党开始在中国作乱那年出生的,所以受邪党迫害的最多。那时讲唯成份论,在升初中时,因成份而没录取,把我升学的权利剥夺了。接着就是文化大革命,因父亲成份不好,家里供佛也成了罪过,因父亲不交出佛像被打被批斗。我清楚的记得,父亲把佛像糊在了墙里说:到晴天露日时再请出来。父亲为了这事吃了不少苦。可就在父亲要临终前交代我给佛上香的事我都没做到。父亲去世后,大姐同几个人商量把佛像给了表嫂。我是个情很重的人,就因为这我和姐姐她们从不往来,认为她们没情没意。精神上的打击和感情上的伤害使我时不时的就有出家的念头,想解脱苦难。

就是在我身心疲惫时去外地做生意,竟无意间得遇法轮大法,认识到这就是我要找的,从感性上的升华到理性上的认识,悟到了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使身心有了很大改变。有时感动的和人说:“我父亲为没开光的佛像不怕受难,我有缘在堂堂正正的修佛,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修呢!”

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修炼進入了一个新阶段,我们应如何去做?后来明白了要去救度那些被邪党迷惑的众生,从中修炼自己,证实大法。我决心从自己亲人做起,因为和姐姐她们好长时间没有往来,我还是买好东西,带上大法书和《九评》,踏上了去她们家的路。我从法中认识到,我过去背离了“真善忍”,为人的理而和姐姐僵持了好几年。我和姐姐、姐夫说明来意后,姐夫很快看了《转法轮》,姐姐不识字,我给了她一个护身符,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虽都七十多快八十岁的人了,可身体都很好。告诉他们劝孩子也退出邪党组织(因都没在身边)。给二姐家送去了讲法带,当时姐姐、外甥女他们都三退了。后来听妹妹说:“爸爸供了多年的佛像,就是二姐做主给别人的,她得了乳腺癌了。”想是在无知中造的业吧!姐姐她看我身心变化很大,高兴的说:“好好学法,好好听法吧。”我也告诉她,不学大法我不会这样对待你们的,这一切都是师父教我的,我要身体力行的做好,花点钱,放下点面子,和与救出的众生相比真是值得。师父说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所以我把丈夫的侄子、侄女也都劝退了,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正面向社会,购物时、走路时,任何环境都有有缘人。

开始学法时,由于对法认识不深,丈夫做生意,出兑的钱给我,我没要,让他管,我认为放下钱财是实修,表面放下了那不算。可我跟他要钱时,他控制我我就受不了,也忘了自己是炼功人了。有一次我和他要钱,我就把心里不平衡的话一古脑都说了,丈夫一气,把钱都扔给了我,我把钱捡起来。到晚上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这样,师父教我们做事首先要为别人考虑,所以,我把钱拿出来还给他,并和他说:“你辛辛苦苦为这个家也不容易,只要我有事,你不耽误给我就行了,我也不浪费钱。”这回他说话了:“你那么多书是白来的?你觉的我不知道。”我想得和他讲真相了,我说:“大法弟子做买卖的多了,人家从大法中受益都回报大法,钱成百上千的拿出来救人,我得法十多年,身体健康省了多少钱?咱要在众生受难时花点钱救人不应该吗?我师父也没要我们一分钱,都是个人发自内心做出来的。”丈夫也认可了我的理,我从中加深了对法的内涵的认识,同时,丈夫对大法也有了新的认识。

另外我还向亲友洪法,我儿媳妇的父母、哥嫂、姨都退了邪党组织,他们也在同化大法。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又讲了多次“向内找”的法。我想这是恩师的期望,也是我们修炼人必须这样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