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的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我是因身患多种疑难病,为求得治病而走進大法中的。九六年得法,刚开始只炼动作,很少看书,但病还是好了,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打压法轮功,恶毒诽谤铺天盖地而来,我们到市政府门前去证实法,我对同修们说:“头可断,血可流,修炼法轮大法不可丢!”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这几年也一直这样做。

刚开始真相资料点非常少,有个别同修能得到一篇老师的新经文,就如获至宝。当时不会用电脑,也没有复印机,我就用传真机给他们复印,每人一份反复读,但学法不够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常常产生怕心。头一次往外发真相资料时吓的心惊肉跳,至今想起来还脸红。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才悟到,大法不是给常人祛病健身的,大法是修炼,是师父下世正法,大穹从组,乾坤再造,大法徒和师尊在天上有约,下世助师世间行的,所以慢慢去掉怕心,到常人中去讲真相,上街买菜讲,理发时讲,擦皮鞋坐在那里不出来,没完没了的讲。还把多年的老朋友请到饭店吃饭,一边吃一边讲。

刚开始时没有讲好,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再去做,这几年比较成熟了。我是大夫,凡是经我手看过的患者百分之九十八都三退了。个别说不通的,我遗憾的说:“治好了你的病,没能救了你的命”。《九评》我都是当面送他们,告诉他们说:“看看新党史。”讲到警察头上反问我:“你怎么敢跟我说这些?”我说警察更得救,你们心里明镜似的,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只是不得已的执行上级的命令,不要看眼前一时,善恶有报是天理,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我讲的街道书记都炼了法轮功,有很多患者都跟我学了法轮功。

有一次我去给同修买MP3,一共买了18个,当时我也不会用电脑,也不会把老师的经文和讲法录到里面去,我就堂堂正正的叫卖MP3的老板给录,他问我家电话,我的第一念就是炼功人不能说谎,我就告诉他了。货太多,商店快下班了也没录完,他说明天录完打电话给我,如果我没时间来取就给我送到家,我说好。第二天来三个人给我送货,同修们知道了,有的都不敢再到我家拿资料,说我胆太大了,我想修炼人的环境是随心而化的,我觉的安全它就安全,你想经销商他是为了挣钱,今后我们是他销售的大户,他能去举报我们吗?现在的人有几个和恶党一条心的,再说他给我录制的,他报警他不得一块被抓走吗,现在的人利益是第一重要。在点货时少了一份电池,他少收我拾元钱,等他们三人走后,电池又找到了,第二天我又把这拾元钱还给他们了,他很感动,认为我们是当今最好的人,从此成了朋友,后来越走越近,只要有同修需要MP3打个电话就录好了送到门上。不但给老板夫妇做了三退,还都同时修炼了法轮功(当然他们工作太忙,不太精進)。

现在不只是和卖MP3的交成了朋友,还和卖其他耗材的老板成了朋友,如卖打印纸,打印机,光盘等等物品都很方便,同修用的炼功音乐带,师父的讲法带,只要把母盘交给老板要多少盒就给录多少盒,有时间你就去取,没时间就给你送到家。

有一次同修急急忙忙跑来告诉我,说有个同修去北京,带的真相材料在火车上被翻出来了,并供出资料是从我这里拿的,叫我把所有的资料转移,找个地方住,离家远点藏起来,我女儿吓坏了,赶紧打电话找亲友叫我到别人家躲一躲,亲友一听说为这事就不敢接受,女儿又气又急的问我:“看你往哪去?”“我哪也不去,就在家,看谁敢动我!”这句话脱口而出,没加任何思考,我悟到是我修好了那面说出来的。

九年风雨路在师尊的保护下平平安安的走到现在,真的哪也没去。有悟错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