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大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我是去年才得法的新学员,得法后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明白了许多以前想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感谢师父给我的一切!

一、得法

在得法之前,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大法弟子)。不久之后,他约我一起去了一个广场上。他告诉我他曾经咳嗽很久,什么方法都用过了,可都无效。一种莫名的感觉告诉我:他可能是炼法轮功的。因为听了邪党诽谤,我当时感觉有点怕。但当他说出“他炼了法轮功,病奇迹般好了”的时候,他流泪了,我没有了怕,相反感觉他们好象受了很大的冤屈。他知道这事还不被世人理解,所以宁愿放下这情,也要先坦荡的告诉我这一切。他跟我讲了部份真相,但因为我是一个从小就不关心政治、什么历史课、政治课从来也没认真听过的人(现在想来这是个好事,受到的毒害少),所以对他讲的也没自己的主见。

之后,我因为长期月经不调,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畸胎瘤,要手术。我一下子懵了,不知所措,和他说了我的情况。他当时给我看了很多大法神奇的故事,让我念“法轮大法好”,我念了两个晚上后,做了个梦。梦里,我和大法弟子在一起,感觉很舒服、很祥和,我知道了“大法好”!

一次回寝室的路上,我正犹豫是手术,还是信师父、信大法时,天边突然一片红光闪过,但我悟性不好,不知道是师父的点化,也没和他说这事,还是走了常人的路——手术。手术花钱买罪受后,没想到月经还是不调。

再后来,我大学毕业、结婚。丈夫经常给我讲些人间异事和纪晓岚的故事,我听的津津有味,偶尔还给我说几句师父的法。我虽未走進修炼,但对师父的话深信不疑,觉的很在理。后来又发生了很多看似平常的事,促使我决心听听师父的法,心想反正还能治病,这多好啊!

没想到听了刚两讲,我就觉得师父讲的都是真理,听完后,我一切的不解都找到答案了!这法原来可以让人圆满、得道,于是我抱着“求圆满”的根本执著,走進了大法修炼……

二、向亲人讲真相

结婚后,我没有工作,丈夫到了国外工作,我陪着他,所以得法后,天天看,除了做饭,就天天学法,我高兴极了,心想回家一定把这法告诉家人,让他们一起修炼!可是真能有缘得法的又有几人呢?

学法不多久,起初的喜悦没有了,因为在家乡的那场迫害让学法不深的我感到窒息。五个月的时间我读了多遍《转法轮》、两遍师父各地讲法、了解了大量大法的真相,怀着复杂的心情(当时心性有限)回到了家,打算告诉他们真相。

言教不如身教,我就先从小事做好,不和他们争,不强制他们做什么,控制自己不发脾气,多替他们着想,让他们看到大法的美好,再说,可能容易。可是由于怕家人不理解,又执著常人的好日子,每次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正巧那时候电视天天演什么“咱这30年”,爸妈在看,家就那么大,我不免听到,就心里否定着、发着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可就象师父所说的:“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转法轮》)

现在回想那时候,真感觉有那么一点被洗脑,就这么一点的偏差,就让我正念不够足了。写到这里奉劝同修,千万不要再看电视、电影了。听到爸爸说师父不好的话,我出于“自我保护”的观念也不敢说,但每次都非常后悔,心里决定下次一定维护大法、维护师父,这是身为大法学员应尽的本份!

事过三天,同样是晚饭时,我决定突破对“亲情”的执著、告诉他们“大法好”才是对他们真正的好!我知道我有这心,师父就一定会安排。果然爸爸在我面前说了江魔的坏话,我借题就说到它镇压法轮功的无耻,可是不争气的我没说几句话就哭了(我悟到我对法的理解还只停留在感性上,这引起爸妈的不解,因为谎言对中国人毒害太深了,他们觉得我这样“动情”,很可笑,但我还是忍着给他们讲了大法的好,告诉他们学了大法,道德就会回升。如果国人都学大法,那我们的社会不就好了吗!爸爸表示认同,可他固执的思想障碍了他明白的一面。但作为修炼人,我知道那是表面,关键还是我正念不强……

后来的几天他们试图改变我,但我丝毫不动心,因为在我心里,从来没有“动心”的念闪过,一个生命一辈子真正得到点东西太难!

回家乡的时间一晃过去了,我回到了丈夫身边,回想着那发生过的一幕幕,我顿感一个修炼人修好自己的重要,和“众生的期盼”(《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这句话的分量!不学好法就救不了人,这个人如果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穹体,那将毁掉多少生命啊?谁不想得法,谁又不想回家呢?将心比心,常人如果知道大法的美好、知道自己被邪党欺骗了一辈子、知道大淘汰时的可怕,他们怎么可能不接受真相呢……于是我现在有空就更认真的学法、看《九评》,解体邪党文化,真的感觉心性提高了,起码再让我做同样的事,我不会束手无策、那么不稳了。“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转法轮》)我一定要精進啊,因为那是众生的期盼,那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

三、去执著

得法不到一年,这执著心去的我这个苦啊。说实话,我总是在“悟到了-做不到-后悔愧疚-决心做好-又失望”中循环往复着。

首先就是妒嫉心,不怕同修说我坏,我就是要曝光它:没得法时,就看不得别人好,想方设法控制别人;得法后,知道和常人不一样了,就沾沾自喜,觉的高人一筹了,不妒嫉常人了,却在知道谁又得法了的时候,心里不平衡,这心大到这么可怕的地步了,连自己都感到吃惊不小!我常告诫自己:那个不想让别人得法的是邪恶,不是我;这宇宙大法是给众生的,不是给小小的我的;我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还是大法学员吗?怎么可以做让邪恶高兴、师父痛心的事呢?!其实这就是受邪党文化的毒害,看不得别人好,总是想整人、控制人、斗别人,想法真坏!这颗心我一定会在以后的一思一念中否定清除、彻底解体它的!

其次是求安逸的心:总是放不下常人的东西,想过常人所谓的“好日子”。表现在早上不能坚持早起炼功——贪睡;平时总想买点好吃的,改善改善——贪吃;买什么东西总想挑一挑——贪小便宜怕吃亏;老公多花点钱了心里难受——执著利益;总想别人说我好、爱面子——执著名……。

没修炼前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些名利心,在父母的呵护下无忧无虑,好象什么不好的心都没有;修炼后才慢慢发现,还吓了一跳,常人社会就是个大染缸,耳濡目染中想不染都不可能啊!每次这些心起来时,我都告诉自己:大陆的同修多苦啊,省吃俭用做资料,被迫害的同修更苦,能吃到普通饭菜、睡个安稳觉都难,你怎么还有心思求这求那啊?这是你吗?这样想想也就好了点儿。

再次就是色欲:这个说来有意思,之前我以为我是个色欲很小的人,即使结婚了,我的欲望也不大。但现在发现,我的问题不在“欲”,而在“色”,只是以前不知道这是色心。师父经常在梦里让我梦到和以前男生在一起开心的事,我只是觉得这可能是由于以前想入非非而造下的业,修炼中注意清除就好了;可就在前几天,我居然梦里做了第三者,而且在梦里和别人讲真相时还被色狼干扰。

醒来后我知道问题不小,对于一个结了婚的人,这难道不是不忠吗?这不可怕吗?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这是色魔的干扰,我有对“色”的执著。“在历史上或在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所以我们真得把这些东西看淡。”(《转法轮》)我不禁一颤!梦中思想中存在这不好的东西,还干扰到我讲真相救人。就是说修炼人一定要正!自己的场不干净,不但干扰自己,还影响别人。一念之差,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念可以成佛,一念也可以当人;一念可以化险为夷,一念也可以身陷囹圄。我们要重视这些细节;同修不也都悟到要从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吗?

最后就是根本执著——求圆满:刚得法那段时间真的很严重,天天想着时间来不及了,抓紧时间学法,以为多学法就能圆满,老公说我是为了学法而学法,平时也不注重修,这可能也是半年后师父才给我清理身体的原因吧。说来真是对不起师父,一个总想从大法中得到的生命是神最看不起的,其实就连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刚开始做证实法的事情也掺杂此心,也苦恼自己做事的念怎么就那么不纯。每当心灰意冷时就想:我可能是下一批了,不执著了,能做多少算多少吧,就这么一想,心里还真瞬间都放下了,敞亮多了;但有时又执著起圆满来了,就感觉压力很大,时间很紧,自己很差……其实在另外空间看,我被业力指使的都找不到北了,今天这样明天又那样了,在神佛眼里多么可笑又可怜啊,一个这样的人是永远无法圆满的!圆满不是求来的,是真正一点一滴修到那个份儿上了,就自然达到圆满的境界了。都得法了,还怕什么呢?不管哪一批弟子,不都是同一个师父吗?可能是当时下世的誓约不同、使命不同所致,何苦执著呢?有师在,有法在,修就是了,不同化这部宇宙大法,不洗净自己、放弃人的执著,谁都永远无法回去。

得法时间短,悟到层次浅,发现自己的执著可能还不止这些,就是以后多学法吧,用大法归正自己的思想。

一直以来都是看着明慧网同修交流的文章走过来的,今天看到同修写的“光想看别人的,自己不想写,是自私”,我悟到我也该写下自己得法后所走过的路。

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我定虚心接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