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条件的向内找,消除间隔,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最近二年,我与身边一同修发生了几次矛盾,由于那时自我观念比较强,证实自我,还有一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坏的脾气和许多执著心找不到,导致自己听不得不同意见,没修出一点宽容对方的心,更不用说大善大忍了。只要和同修谈到激烈的地方自己就跟着炸了。直到去年师父生日,同修叫我写一篇交流稿,我就觉的没写的,同修提醒我说你就写在矛盾中怎么向内找的。

在写的过程中,我仔细的找自己的执著,有时那种邪恶的物质干扰我的思想,加强我的执著,叫我找不准,叫我不愿承认它。我认清这些之后,就发正念清理干扰我向内找的因素。当我写完交流稿后,又找到不少在以前没找到的执著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同时也悟到一些新的法理。我决定彻底放下这些人的东西,用大法的法理修正自己。

那时我感到身心都是轻松的,连和同修发生的什么矛盾都想不起来了,自己也真的不愿再想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因为我知道当我想修掉这些执著心的时候,和悟到新的法理的时候,我的层次已经提高了。如果我还在心里翻腾那些矛盾的事,我的层次那不是又掉到以前的层次上去了吗?

从那以后,我在平时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修掉那些执著,尽量不叫这些执著重返,即便有时还有一些,但它变的越来越弱,只要我发现我就正念清除它,决不任其摆布。我就想师父讲过人的整个身体就象一个小宇宙,在我的这个小宇宙中呆着的生命必须都得同化宇宙大法,不正的因素毫不客气的铲除。在向内找修心的过程中,我心的容量也在加大,忍耐力也增强了,平时尽量保持着祥和的心态。再遇到不顺心的事和听到冤枉我的话时,我会对照法理向内找,用祥和的心态去对待了。真的就象《转法轮》中师父讲的:“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

当我从这些矛盾中学会向内找修自己,心性得到升华,层次得到提高的时候,回头再看看这些所谓的矛盾,真的就是为我们提高准备的。因为我们那时不悟,总是看对方的不是,遇到问题向外找,那就叫我们互相“撞包”,也得叫我们悟上来,这就是师父的慈悲。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讲:“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师父也讲过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我们利用了这些矛盾得到了提高,我们不就把它变成好事了吗?当我从法理中升华上来的时候,我由衷的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也谢谢同修帮我提高。

在我认识到这些矛盾是要我修掉那些不好的物质的时候,我很同情与我发生过矛盾的这位同修。我想去安慰她,可心里又有一种不愿去的感觉,同时又觉的同修在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去安慰,真是一种矛盾的心理。

一拖就是二十天,我才去了她家,通过我俩的谈话,我发现,我们都还有怕伤了对方再发生争执的心。我更是有一种只要不和她发生争论,不再产生新的矛盾,她爱说啥说啥,反正修是她自己的事,她说什么,我都乐呵呵的听着。一种怕伤害对方,保护自我的党文化思想,同时还存在一点戒备心。

回到家我开始向内找,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的东西,为什么自己对同修这么不负责任?在我心里也不再记恨以前的那些事了,同修有事我也主动去了。为什么在见到她时,发现我俩之间在心里还有一堵墙隔着?怎样才能化解这堵墙呢?我想在我找到的那些执著心的背后,肯定还有根子上的东西,我还没彻底修掉。

我层层的挖着自己的人心,原来是邪恶的情魔在做怪,是人的情指使我不想这样、不愿那样,同时在思想中,还隐藏着一点点的怨。在情魔的作用下,使我看到同修的不足,也不愿给她指出,保护着自我。可她的不足偏偏在我面前表现,让我看她不舒服。我悟到就是要我修掉人的情,修掉怕伤对方的心,还有这个怕伤人的怕心,还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党文化思想。其实这些心都是源自于旧宇宙的根本法理私。自己被这个私牢牢的禁锢着。自己总说要修出大慈大悲,可这些根子上的东西不去怎么可能修出慈悲心呢!“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

当我更深一层找到这个根本执著私的时候,突然脑中闪出一念,我要亲自找同修谈,和她消除所有的间隔,我们太承认邪恶制造的这个间隔了,每个人都在抓着不想放,嘴上说着否定旧势力,心里和行为上承认着配合着邪恶的安排。我又想既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就有我要去的心和我要做的事。当我决定要去的时候,思想中又有一种物质拽着我,不叫我去,我开始乱想她能听進去吗?她能接受吗?等等。我无理智的想着同修会和我怎样。好半天我才意识到,这不就是邪恶在干扰吗?它怕我们消除间隔,是它怕死。我下决心以最纯净的心去找同修交流,我坐下来先铲除干扰,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把那些叫我争斗,使我怨恨还有不平等物质彻底灭尽,发了半小时的正念。

我来到同修家,她对我很热情。我俩闲谈了一阵,我想把我想的和她说说。这时人心又上来了,心想以后再说吧,按说她也应该和我主动谈这些。我俩还是交谈着别的,看看表快四点了,我想一会走吧。突然,天下起了雨,想走也走不了了,真是天留客呀。我也悟到是师父在点悟我和她说,师父在帮我开创说的环境。我立刻向内找我不想开口的原因,是我还在用原来的眼光看同修,认为自己找到了很多执著得到了提高,看着同修的表现,认为她没怎么提高,是我把自己看高了。还有虚荣心、面子心,放不下人的这个臭架子,我想到师父讲过那架子能是好东西吗!我要以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神的心态和同修交流。

在谈的过程中,我们谈的特别和谐,都很接受对方的看法,而且我们的心态始终都是祥和的。当我听同修对我说:我感觉的到你确实提高不少,同修们都在提高啊。我就感觉到在我们两个人心中隔着的那座间隔我们的山就象冰雪一样的溶化掉了,我们的心立刻贴近了。我也说,你也在提高,看我们今天谈的多好,我们都笑了,都同时说以前的都过去了,我们谁都不要再拽着那些肮脏的东西了,那些是带不到新宇宙中去的。从现在从新开始,再有理解不了对方的,我们当面谈,不要在背后乱指责了,珍惜我们这最后的机缘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我跟同修说我们产生间隔谁最高兴?邪恶最高兴;谁最痛心?我们的师父最痛心;害的又是谁?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是真正的受害者。邪恶想方设法瓦解我们,我们整天说正念正行,但有些事却在旧势力画的圈圈中转不出来。干着邪恶势力干不成的事,干着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最后我们都表示忘掉以前的矛盾,解体制造间隔的邪恶因素,不再上邪恶的当,要让我们的师父高兴。

通过这番谈话,我觉的在我的心里又亮了一大片,感到头顶上掉下一大块沉沉的黑东西,放下了人心,消除了间隔真是轻松。我决定再去找我大姐谈,因为我们在去年对待本地区整体上发生的一些事,由于悟法不同发生了分歧,我认为她的悟法不在法上,从而我们在互相见面时都有不愿多说话的感觉,虽然通过学法向内找,放了很多,但在我心里我还对她有一些看法。我要把我积压一年多的心里话和她说明白,敞开心扉的谈。

大姐听了我的一番心里话也很高兴,同时也很接受我的看法。这样我们姐俩的间隔也消除了。我又决定找我的三姐谈,消除间隔,因为我们在一些法理和一些事上也发生过争论,很长时间我们俩的心都被一种物质隔着,很疏远,见面时也很少在法理上交流。

当我有想找她的想法时,三姐给我来了电话,叫我去她家取香椿,我心想真是弟子想对了,师父就帮着做呀。我正准备去三姐家的头一天晚上,洗完头,正用吹风机吹头发的时候,一边吹我就一边想,到三姐那儿,我一定要用纯净的心把我最近的一些悟法交流出来。正想着想着,突然师父的一句法打入我的脑中,“间隔一除尽 世上摆油锅”(《洪吟二》〈报应〉)。这时我的整个身体“轰”的一下就象发生了地震一样。我恍然大悟。原来邪恶还有栖身之地,迫害迟迟不能停止,恶人得不到应有的报应,是因为我们的间隔还没除尽,甚至由于我们的人心不去,都还被邪恶利用着制造着互相之间的间隔,死死的抓着这些邪恶的东西不愿撒手。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在另外的空间邪恶还有躲藏的地方,那不就是人世中的我们还有间隔造成的吗?

我来到三姐家,很纯净的和她的交流着法理,我们都向内找自己的人心,她又把身边的同修叫到一起,我们共同交流,因为很多同修由于还有人心,都在心里隐藏着对其他同修的排斥,造成整体不能圆容到一起。当我们从法理上交流完,同修们都意识到了是自己的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从而加强了同修间的间隔,都当场表示彼此消除间隔,快刀斩乱麻,从新开始。消除了间隔的同修都感到特别轻松,三姐愉快的说:“找到了这些人心,我真感到象脱了一层厚厚的人的壳。”看到这种场面我真的很感动,同时在交流中我也得到很大的提高,又悟到很多法理。

其实,间隔就是我们还有人心造成的,就是我们放不下自我造成的,是我们不愿放下的人心被邪恶利用了,加强了同修间的间隔,使我们的整体四分五裂。我看到在我们县区,由于去年整体上发生的一些事,同修们在悟法上发生了分歧,致使现在还都不能走到一起,形不成整体。我们赶快放下这些人的东西,认清邪恶的伎俩,清除邪恶生命,立即停止邪恶对我们整体的瓦解。

让我们都从法理中悟上来,查找一下自己在心中是否隐藏着和同修存在间隔的物质,不要和同修见面时,表面若无其事,而心里和同修系着一个大疙瘩,固守着自我,排斥着某些同修,说话绕弯弯,不能敞开心扉。

赶快都从自我做起,消除与同修之间的间隔,不要再追究以前的过错,因为那时所做的事就是那个层次中的表现,也是修炼的一个过程,不要总停在一个层次中徘徊,执著着以前的对错,有师在,有法在,同修们每时每刻都在提高着。从新开始,站在法理上共同交流,使我们的整体走的更正。

师父讲过:“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加拿大法会讲法》)何况我们的同修呢?师父要我们修成无怨无恨、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这样下去,我们能达到标准吗?而且我们的间隔不除尽,我们谁也圆满不了,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那种制造间隔的物质在我们的整个空间场中存活着,那种物质是相互连带的,横向纵向的联系着有间隔的两个人,哪一方不把它割断,他都有存活的机会。如果双方都同时把它铲除,它才彻底的消失。要想铲除间隔就需要我们向内找,更需要我们无条件的向内找。就象师父讲的“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以后再遇到矛盾的事时,我会这样想:考验我修的扎实不扎实的机会来了,我一定不上邪恶的当,不给它生存的机会。我还会按照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去做:“你们说我好,说我不好,你们把我说成神,你们把我说成人,我都不会动心,因为任何人的心都带动不了我。你们要能达到我这个状态,你们离修炼圆满就已经不远了。”我想这样就是在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这也是在真正的走向圆满。

让我们手挽起手,就象我们刚从高层空间下来一样,助师正法,齐心合力捣毁邪恶,不给邪恶任何空子可钻,在邪恶的干扰面前我们就做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使我们的整体真正达到圆容不破,坚不可摧,早日结束迫害,共同随师还新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