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正念的威力 顽固的父亲明白了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从九九年七二零后,父亲就开始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既担心我的前途会受影响,更害怕我会遭受邪党的迫害。因为邪党的历次运动,尤其是“六四屠杀”给他留下了太残酷的深刻印象。在中共的淫威下,加上中共的造谣宣传毒害,父亲开始仇视大法,敌视大法弟子,他的言行也影响了家族中的许多常人。后来,通过我们一次次的讲真相、劝三退,在我的家族中、亲朋好友中,几乎人人都明白了大法好并声明三退。只有父亲受邪党毒害很深,根本不听真相。十年来,我多次给他讲真相,他每次都勃然大怒,并且三天两头就要训斥我一顿。我们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他就暂时清醒几天,可始终不能让他完全明白真相。

我对父亲一次次的失望,真的感到对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就不再管他了。可是,师父的慈悲是洪大的,通过让我父亲亲眼目睹发正念的威力,使他切切实实的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那是几个月前,我们都齐聚在家乡团聚,家乡的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突然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我们急忙赶去围着她发正念,清除迫害她的邪恶,她很快度过了危险期,逐渐在恢复。据开着修的家人讲:那是一个大魔头带着一帮邪魔烂鬼加重迫害此老年大法弟子,使她出现昏迷不醒,呼吸困难等症状。

我们持续发正念几天后,父亲急急忙忙的找我们,是家里常人又出事了——好象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原来,我们持续发正念清除着那一地区大量的邪恶生命,残余的低层邪魔烂鬼四散奔逃,那个大魔头竟然钻到家里一个常人身体里,它是一条大蛇的形象,它以为这样可以暂缓性命。它借着常人的嘴告诉父亲:我们已经清除了它的很多同伙,它侥幸逃了,希望父亲讲情让我们放过它。因父亲相信附体之事并深恶痛绝,对我们说:“如果你们真有能力就赶快消灭它。”

我很着急,一时忘了发正念,就对开着修的家人说:“你现在不是能直接动手抓它吗?快把它抓出来呀。”

他说:“就怕我的能力有限,如果动手抓它,一不小心会伤着人体。快发正念吧!发正念可是威力强大的!我已经把家里各个角落都用功能封住了,它跑不了的。”

我们立掌开始发正念,被附体的常人突然浑身颤抖并连声尖叫,大喊:“难受!好难受!……求你们别再发功了,饶了我吧,我再不敢做坏事了……哎呀,疼死啦……”它连续挣扎尖叫求饶了足足有十多分钟,它刺耳的尖叫声回响在寂静的夜空,很是恐怖。

因为我们发出的功落在邪恶身上,是它在被层层销毁中难受。那边的邪恶在挣扎尖叫,表现在这边就是被附体的常人挣扎尖叫。父亲震惊的看着这实实在在展现在他眼前的一切,有些目瞪口呆。我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发正念的威力,也很震惊,同时更增强了我发正念的信心。

我们继续发正念,它渐渐的力量弱了,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尖叫了,只是在喘息哀求。

它借着常人的嘴说:“我修炼两千多年了,也确实干过很多坏事,以前我附体祸害你们家族里某某二十几年了,后来她炼起了法轮功,我就再也不能上她的身了。当年他们家请了多少阴阳先生甚至一个修道人都没有治住我。真没想到,今天竟败给了法轮功……” 父亲在一旁听着,恨的咬牙切齿。(因为父亲以前经常亲眼看见某某被附体折磨,大哭大闹的;也亲眼看着阴阳先生败下阵来,甚至听见过它和阴阳先生打斗时甩尾巴的响声。)

“我干扰破坏大法弟子们修炼整整十年了,可是被我干扰的大法弟子们意志很坚定,根本不为所动,我知道我的干扰是彻底失败了…… 看来我今天要死在这儿了……”

父亲的脸上是恍然惊悟的表情,象是被谁骗了十年刚醒的样子,对我们说:“你们动作快点,彻底消灭这个坏透了的东西!”

开着修的家人忽然听到师父的声音在他耳边说“升级”二字,我们悟到这是师父在点醒我们不能只针对这一个邪恶生命发正念,外面还有很多它的同伙,也要“升级”一起清除。于是我们扩大了发正念针对的范围。

我忽然想到,不能再让它躲在人体里了,时间长了人会受不了的。这时,邪恶力量已经很弱了,被附体的常人稍稍恢复了一点自己的意识,我告诉她;“你快念‘法轮大法好’,求师父帮助你,不让它继续再躲在你身体里了。”她赶紧一遍遍的念:“法轮大法好”,“求李老师帮我”。过了一会儿,她就觉的脚底发痒,有个什么东西从她脚底钻出去了,连盖的被子都抖动起来。她的意识也完全清醒了。我们告诉她这是师父给她清理了附体。后来,开天目的家人在墙角发现了一条小蛇的尸体,它已经被化成了很小的一点儿,死去了。

我堂堂正正的对父亲说:“这是大法和师父赋予我们除恶的能力。” 父亲第一次会心的笑了,这是他十年来第一次没有勃然大怒。他竟然很高兴的和我们开玩笑说:家里出了英雄啦!

父亲亲眼目睹了我们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全过程。在大法的超常威力的震慑下,父亲完全信服了。

我们趁热打铁,对父亲说:“中共在另外空间是红色恶龙,是最邪恶的邪灵。一个邪魔祸害的是我们一个家族,而共产邪灵祸害的是整个中华民族。现在天要灭这个邪灵,只有选择退出它的组织,才能得到上天和神的救护,才会在天灭中共到来时,有个美好的未来。”父亲边听边笑。我说:“用某某某这个化名帮您退出吧?”“用什么化名?用我的真名!” 父亲干脆的说。我们都笑了。

此后晚上我们出门时,父亲知道我们是去参加集体学法,会关切的嘱咐一声:“早点回来。”

我们正念除恶的事在家族里传开后,引起了轰动,大家非常高兴,都说“大快人心”,因为他们早就身受其害却无能为力。有几个人还因此得法,开始走上修炼的路。大家也都为我父亲的转变感到高兴。

我悟到这是师父利用捣乱的邪魔让我父亲亲眼看到了发正念的威力,真相大显,从而救度了他。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在我身边的人们通过这件事,不明真相的明白了真相,已经明白真相的得了法,得了法的更加精進了,以前不修了的又从新开始修炼了。

个人层次所见所悟,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