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过病业关、去执著心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农村老年大法弟子,想跟大家谈谈前一段自己过病业关,去执著心的经历和体会。

99年3月,我们全家有幸走入大法修炼。我觉的大法很好,每天坚持集体学法炼功。不久身体原有的一切不舒服的症状都消失了。说实在的,以前我是个“药罐子”,可从开始修炼到现在十一年过去了,我还真的一粒药都没吃过呢,为家庭节省了相当一部份开支。

刚修炼四个月,邪党就公开迫害法轮功了,那时的气氛真比文化革命时还疯狂。同修们经常被叫到大队集合,逼着学员说法轮功和师父的坏话,逼着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还时常到家里来骚扰,企图让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少学员都觉得炼功只有好处没一点坏处,就要坚持炼。那时我对法的认识还很浅。我有两个孩子,为了供他俩上学,我开了一个小卖部。结果我就只顾挣钱,把修炼放到了第二位,法学的也少,功也没好好炼,证实大法的事做的也不多,我就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的那种人--“中士闻道,若存若亡”。

中国有句话:“人活七十古来稀”。前阵子我想,我今年已是六十岁的人了,人到这个岁数还不抓紧修炼,还留恋常人中的一切,怎么还能算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呢?但这么多年来,自己带修不修的,师父还管我吗?可能是师父看到我的这种状态,有了一点醒悟,想帮我,就给我加了一难,让我在难中去悟,让我过好这一关,修上去。师父真是慈悲的,不愿落下一个弟子。

农历2009年2月19日中午,我突然出现了脑血栓的状态,左胳膊左腿都软了,话也说不了了。正好当时有一个送货的人在场,就说:“快住院吧,别耽误了。”可我心里并不糊涂,我想我是一个炼功人,哪来的病?分明是在让我过关。我的妻子、女儿也说炼功人哪有病?这是我修炼路上的关。好坏出自一念,看你怎样去对待,师父在《转法轮》中不是说过吗,“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妻子、女儿还有弟弟马上请来同修帮我发正念,一起学法炼功。起初抱轮时胳膊没劲举不上去,炼功不到位,但我有一念,照葫芦也要画瓢,即使不到位也要坚持炼,学法炼功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松懈。到第三天,炼功抱轮时状况大有好转,妻子问我今天觉得怎么样,我兴奋的说:你看我炼功跟没事一样了。她也激动的说:你可别忘了师父啊!这可是师父给的你第二次生命。我当时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怎么也止不住。是啊,师父给了我这么多,再不精進,真对不住师父了。

舅舅也是个炼功人,问我:你觉得这关能闯过吗?我随口说:能!没有闯不过去的火焰山。当时夸下了海口,可是在闯关的时候哪那么容易啊,并且又加大了一难。之前因为不精進,时常有一种病业出现,按常人讲就是供血不足,时常感到胸闷憋的慌,但也能忍得住,只说是炼功人,也没把它当回事,可心性没有提高,时间长了,老是误在这个层次中走不出来,现在可好,这一难就给我加大了,看我能不能承受住,发作时都是每晚一点多开始胸闷,两肩、两胳膊同时憋痛,两眼睁不开,流泪、胃酸上泛、烧心、胳膊腿光愿意使劲抻,不抻就受不了了,极其痛苦,闹腾两个来小时,停一下,再隔一到两个小时又发作一次。一家子谁也睡不好觉,都在帮我发正念除恶,排除旧势力的干扰,如此持续了一个多月。

小妹也是炼功人。她来家看我,鼓励我,说我一定有什么执著心没去,是不是还放着其它的坏书?当时我还瞒着她,我说没有,把书都给别人了,就有一本×××的手抄本,大概不碍事吧?她说:那也不行!说完就给我烧了。其实那一类的书我还收藏着很多,价值一两千元,还真舍不得扔掉。

我怎么来的这些东西?我家成份高,共产党来后,受共产邪党的迫害,小学毕业考初中人家就不要了,此时正赶上什么文化大革命初期,是挨批的对象,每天战战兢兢,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做错一件事。可我是一个爱说爱笑的人,环境把我的脾气给改变了,变的寡言少语,因成份高,别人也不愿与我交往。于是在生产队干完活回到家就研究祖宗留下的古书,自己觉得可能都是大洪水之前留下的难得的古书、经典书。后来我学会了一点看风水什么的,总是给其他人查好日子、看庄伙。自得法后,师父说干这一行不好,我也就不干了,把这些书放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藏起来了。学法以来倒是一直没看过,可那也不行,没有连根除掉,表面上没看,从心灵深处时不时往上翻,所以旧势力钻了我的空子,现在这一关老过不去,也没有在这一方面找一找。

一天,我正在抱轮,忽然觉得一个声音在说:“预备一口棺材吧!”我惊觉了,就告诉家里其他人,把他们给吓坏了。因为我老误在病业这个层次中走不出来,后来又一次猛然间听到一句“到期了”,当时我反映挺快,赶紧说:“延期了”,可还是不悟,就老是处在魔难之中。后来弟弟又语重心长的问我:“你到底还有没有藏着其它的书没有?说实话!这不是小事,你这关老过不去,这些东西老不放,必定还有用它的目地。你要知道修炼是严肃的,象这样师父是不会管你的,你要想当常人,那你就放着吧!”我一听,弟弟说的都是骨头话,没有商量的余地,几句话把我的心弄了个底朝天,我确实还有把这些书留传给后代的心,可后代也是炼功人,谁还看这些糟书?我想通了,我有这么大的执著心老是不想去,永远也得不到提高,不是真正的学员,徒有虚名,与常人何异?

认识到了,就让弟弟帮我把所有的书找出来,烧掉了,我的思想也转过来了,并没有心疼这些书值多少钱。这件事告诉我,去一个人心灵深处的执著谈何容易!

一次我问舅舅过关的“捷径”,他说:“过关没有捷径,只有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是最好的办法。”

我夫妻二人开的小卖店,过去也捎带着卖农药、化肥,非常挣钱。现在的人他买你的农药还得让他用我们自己的喷雾器,他用完往我这一放就走,坏了也不管,结果我每天光修喷雾器都修不过来,连饭都顾不得吃,哪有时间炼功学法呀?硬是让钱把我给使唤起来了,成了钱的奴隶。现在可好,没人修喷雾器了,农药也卖不了了。这分明是师父看我着急,为了催我炼功学法去执著心。是啊,要是把这些时间用在“三件事”上,比挣点钱的结果如何?师父在讲法中已经提到了,西方的大富豪都知道百年之后什么都带不走,我现在都年过花甲了,还老是不悟,还留恋常人生活。就这样我和妻子决定不卖农药化肥了,只留有小卖部当作提高心性、讲真相的场所,多向内找,抓紧时间实修,做好“三件事”。

现在我这一关基本上算闯过来了,我首先感谢师父、感谢家人和同修的帮助,使我能认识到自己的不是,能向内找,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学法少,法理理解不深,写作能力差,只是把自己最近的一点体会写下来与大家交流。说的都是实话,没有一点夸张,是过心性关、病业关的经历。这次经历让我认识到,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放下一切人心,做好“三件事”,同时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才能不负师望!

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