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区整体协调配合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我们地区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文化低的老年同修占大多数。前几年数名年轻同修相继被迫害入狱,使年轻同修变的更少,所以我们这里五、六十岁的就算年轻人了,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很多,还有八十多岁的。尽管如此,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我们并没被年龄大、文化低障碍住,反而充份发挥了自身的优势,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做的有声有色,原因是我们重视整体的协调与配合。

我们地区共有十多个楼区,每一个小区都有协调人,都有学法小组,有的还不止一个。这给我们的整体配合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通过长期集体学法,大家都认识到摆正基点、放下自我、配合整体的重要,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劲往一处使,相互补充、相互支持,最大限度发挥整体作用。

一、用慈悲与正念帮助魔难中的同修跟上正法進程,真正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

几年来,我们区被所谓的“病业”拖走了好几名同修,还有几名处于严重的“病业”状态:有脑溢血做开颅手术的、有肺癌做切除手术的、有中风半身不遂的、有眼睛失明的……。这一切不仅大大削弱了救度众生的力量,同时给大法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针对这种情况,大家反复交流,认识到表面看是同修没做好,执著不放,正念不足,实际上反映出我们整体存在不足,邪恶才集中力量针对我们的薄弱之处下手。表现形式就是同修肉身遭到迫害,出现所谓的“病业”状态或遭邪恶绑架迫害等。由于我们没看清其背后的实质与及时清除这种干扰破坏,才导致了干扰不断,损失不断。

师父说:“特别是在现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业力已经不是问题。要清醒的认识邪恶生命的迫害,它们是真正的在干坏事。”(《北美巡回讲法》)师父还说:“至于说是不是有旧势力干扰?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份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困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它!”(《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达成共识后,我们通知全地区大法弟子齐发正念,铲除迫害同修肉身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同时逐个找同修在法上交流,鼓励他们在法上提高。

在找脑溢血做开颅手术的同修时,干扰很大。她丈夫把她的MP3、大法书都藏起来了,不让她与同修接触,同修去她家也不给开门。我们不被假相所动,正念对待,师父就帮我们。一次,我们去她家下车时巧遇她家亲戚也去看望这位同修,我们俩就和她一起進去了。还有一次,我俩集体发正念回来去她家,一按门铃,她亲自给我们开门,她说就这天丈夫上班不在家,我们俩就来了。经过不断跟她在法上交流,她最后清醒了。现在她能出去参加集体发正念了,她丈夫不但不干扰她了,还亲自步行陪她去发正念。

经过一段时间的共同努力,其他几位“病业”同修都变化很大,参加小组学法、讲真相、发正念也跟上了。

有一个小区由于遭迫害严重,同修都不敢出来了,其中有一个协调人二年不学法了,完全就是一个常人的状态,上网玩,家庭不和。我们组织大家发正念帮他清理自身空间场,一有时间就与他在法上交流,使这位同修又从新回到法中来,并且还很精進了。现在这个小区学法小组又成立了,并且能有三个学法点,不少同修又积极主动出来做三件事了;有一同修因疑心,怕心太重,自己不敢讲真相,被邪恶干扰,后来眼睛失明。这样的同修我们一直不放弃、不放松,有机会就陪着学法,在法上交流,正念加持她。现在她悟到了,也着急了,也走出来了。虽然眼睛看不见,让老伴用自行车驮着上本地公安局发正念,有时坐公共汽车去公安局发正念。

我们地区这些年有不少同修被劳教、判刑,在狱中“转化”的、邪悟的很多。这样的同修,回来之后我们一个都不放过。要出来之前,我们就准备好,整体配合发正念,回来就立即找他(她)谈,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有一个同修被判七年,最后一年转化,回来后我们每个协调人都去帮她,有一个协调人去了四、五次,最后她终于写声明上网,现在很精進了,能到学法小组学法了。目前我们整个地区在监狱邪悟的、写保证书的,有个别的还没悟回来,我们还要努力帮他们返回大法中。

几年前有一个同修被绑架后,把本片的几个同修都“供”出来了,导致多名同修被抓,遭酷刑迫害,非法判刑,时间长短不等。损失相当惨重。很多同修对她存有怨心、怕心。这个同修回来后,谁都不敢接触她,怕她给供出来。她到处找法找不着,劝退了几个团、队也不知道往哪送名单。有一个被判刑多年(已出狱)的协调人说:不能落下她,师父都不想落下她,我们也不能歧视她。并亲自到她家给她送经书,送资料,光盘,跟她接触。同修博大无私的胸怀使她非常感动。

在帮助同修过程中,我们深刻体会到,协调人一定要溶于学员之中,不要有在学员之上的心,更不能有嫌弃学员、看不起同修的心。不能怕耽误自己,怕影响自己修炼提高。同修一时提高不上来,也不能有急心、怨心。放下自我,放下一切私心、人心,才能做到互补互修,共同提高。无论是“病业”状态的,被邪恶迫害“转化”、邪悟的,因怕心走不出来的,我们都用慈悲与正念对待,帮助他们打开心结,在法上提高。不管阻力多大,同修的心性表现多么不尽人意,我们都不气馁、不退缩、不放弃,清醒的认识到这一切不过是假相。理解、宽容并给同修加正念,相信有师在,有法在,同修一定会改变。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每个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

每个人的心性状态、所在层次不一样,有的始终坚信、坚定,有的就提高缓慢,表现不精進。为什么要整体协调啊?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整体中的一粒子,每个人的状态都直接影响整体,如果每个人都提高上来,整体不就协调好了吗?所以在帮助掉队同修这件事上我们从来不放松,不管同修什么样,我们能拉一把是一把,能向前走一步就走一步,能走多远走多远,我们就是不落下同修,大法弟子就应该按师父的要求圆容这个整体。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不可能无限度的一拖再拖了,师父现在等谁,不就等这些人吗?

二、重视正念的作用,持之以恒整体配合发正念。

师父讲:“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相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正念》)“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师尊的教诲与几年来发正念的经历,使同修们切实体会到发正念的重要性与正念的威力,尤其是整体配合发正念的神奇威力,所以大家从内心重视发正念,真正把正念除恶视为自己的神圣使命,整体配合发正念都非常积极主动,而且持之以恒,决不懈怠。由于我们地区老年同修多,没有工作上的压力,时间相对宽松,发正念的事情我们安排的非常有序。从二零零六年师父发表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以后,我们地区就开始配合全市整体在近距离发正念了,每月两次去省女子监狱,每周有三次去本地区公安分局,两次去本地监狱、看守所,市公安局,解体邪魔烂鬼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加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正念,里应外合,形成一个强大的坚不可摧的正念之场,我们几年来一直坚持着。到节假日、过年,同修都不落。邪恶一天不除尽,发正念就一天不止。

每遇到重大事情,例如有同修被绑架迫害、身体严重“病业”状态或恶党企图搞破坏,我们就整体配合解体邪恶。有一位协调人被抓,同修知道后,立即聚集在一起发正念,一发就是一宿,加上这个同修正念强,一个月闯出;二零零八年本地一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我们地区整体去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发正念、要人,解体邪恶、制止迫害;一日营救同修途中,两名同修因讲真相被恶意举报、绑架,我们听说后,三名同修家都未回,当时就坐在公安分局大门前发正念,其他同修在家配合发正念,到了晚上,这两名同修堂堂正正的放回家了;本地区有一同修的妹妹(也是修炼人)在老家“病业”反应的很厉害,疼痛难忍,坐不起来,已是一个多月,后来由侄女陪护来到她姐家,我们围着她整体配合发正念,发了二、三个小时之后,她便立即好了起来。第二天这位同修跟她姐姐去北京发正念去了。

通过这件神奇的事,她嫂子也得法了;在二零零八年奥火期间,邪恶疯狂迫害,本市几十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绝大多数被骚扰。奥火来之前,全区同修就整体配合发正念,解体邪恶,我们每晚集中发正念,多则十几人,少则几人在一起发正念,有时发一宿(整点),不允许邪恶抓任何一个大法弟子。这期间我们地区没有一个人遭绑架;还有一次,通知我们说:外区有一同修遭警察围攻,需要配合发正念,我们家里同修配合发正念,我们有几人乘车去目地地发正念,一路上都是警察查车、戒严,其中有两处车辆聚集的地方,警察多达几十人,我们一路发正念,唯独我们的车顺利通过,到达目地地,同修解脱。本地公安分局很邪恶,多年来对大法弟子不断行恶,大家整体配合,发出强大的正念:无论邪恶怎么猖狂,都逃不脱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有效的清除当地公安分局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魔烂鬼,使当地分局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遭恶报,极大的震慑了邪恶,警醒了不少不信真相的世人。从开始打压迫害至今,本市已有几十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但由于我们重视整体配合发正念,我们这个地区的同修,不论是進监狱的、被劳教的、被送看守所、拘留所非法关押的,没有一例被迫害致死的。

三、互相配合面对面讲真相、促三退、制止迫害

我们地区老年同修多,有的不识字,劝退了不会写名字,这样我们就互相配合,识字的帮助不识字的写。有时一人讲,其他人帮助发正念,有时做补充。讲完后把名字统一上来,统一上网。有一同修不识字,但是就是敢讲,讲完后发《九评》、真相材料、真相护身符,其他老年同修讲完也给真相护身符、神韵光盘,有的一天最多能讲退五十多名。我们无论走到哪都讲三退,饭店、宴会上、车上、商店、市场、商场、公共场所,凡是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每次我们出去发正念时,在车上就讲三退。我们大法弟子不坐一块,都分开坐。找有缘人,一个人一个位,旁边留空。有人坐旁边就讲真相,中途下车上车的再讲。有时坐人多的最后排。有的不识字的挨一个识字的,她讲完了配合的同修记下来。有的当面送资料。给有缘人讲真相。有时碰到不可理喻的人,我们看到了就发正念解体。年纪大的人,讲真相有个优势,尤其出门在外,上车下车的,没有座就站着。人家一看七十多岁的人,身体这么好,讲真相就有说服力,信心也足,一讲人家全退。

师父讲:“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们地区公安分局很邪恶,这些年本地很多大法弟子遭受残酷迫害。去年一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我们地区集体去分局、法院、检察院近距离发正念、要人。我们通过这种形式解体邪恶、铲除邪恶,减少迫害。我们和被绑架同修家人商量后,互相配合,第一天找到当地公安局副局长要人并讲真相,外面同修配合发正念,内外配合,那天下起了大雨大家没有退却。第二天我们继续去分局发正念,这回家里人去找局长要人,只见到了政委,这天是雨夹雪,外面发正念的同修仍然不动摇,一直等到家人出来时才往回走。这样我们和家人配合去要人不下十次。家人几次進去找局长,局长不露面,一同修和家人一起進去见政委向他讲真相,从国内讲到国外,讲她自己的身体变化,告诉他法轮大法的美好,政委无言以对,最后说了一句“干我们这一行的,最后就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看的出他内心已经明白了。这个政委现在已是当地分局的局长了。由于种种原因,同修最终被非法判刑,但在几个月的营救过程中清除了大量邪恶,使不少警察、世人明白了真相。

奥运期间,本市几十名大法弟子被绑架。我们地区集体高密度发正念,没有一个同修被抓,但是其中一个小区受到干扰,别的小区大法弟子只是单位、街道打打电话、走走形式就完事了,这个小区只要是沾法轮功名的,不管炼还是不炼,警察拿着名单挨家骚扰,还有的单位派人看着。事后向内找,这个小区为什么被干扰,就是大法弟子出来讲真相不到位,证实法、发正念少。悟到后,一位被骚扰的大法弟子第二天就去找单位书记、纪检书记、总院书记讲真相,书记明白后当即表态:以后不会再有这个事了。

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方面我们地区正念正行的事例很多,有很多老同修做的非常好,由于篇幅有限,这里略去不谈。

四、整体配合、正念正行接回狱中同修

去年年底省女子监狱传出消息,本市三名被迫害“转化”的同修要提前释放,其中一个是我们地区的A同修。过些天又有消息说减刑的名单里没有A了。当时我们悟到:这件事对我们是个考验,师父说了算,不是它说回来就回来,它说不回来就不回来,别看没有她的名字,说不定就能回来。不管她回不回来,明天咱们也去。如果不放人,咱们就跟狱方要人,发正念解体它,必须得放。当然如果它放了更好。第二天我们与A同修的母亲(同修)乘车来到省女监,一问名单上真有A,答应让回来。我们一路发正念進主楼办手续,当时A同修的母亲很为同行的同修担心:你是在监狱回来的,会不会有人认出来。同修说:你怎么能有这一念呢,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当时上班的人来人往,我们站在四楼发正念,心中只有一念:你这个邪恶黑窝,我们就要解体你,你不配再迫害大法弟子。办手续时狱政科说,有这个人,但现在不开减刑会,延期了,现在只能是接见。我们乘机進了接见室,一个坐下来发正念,A的母亲与A隔着玻璃在狱警严密监视监听下相见。里边A同修的电话突然不好使了,只好挪到旁边来。监视的狱警这时恰好与另一警察说话,没跟过来,A同修与狱警中间有一个墙垛子挡着,发正念的同修一看机会来了,过去接过电话,鼓励A正念正行,头脑清醒,给她背师父经文。刚背完,狱警过来了。当时我们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在鼓励我们正念正行,有师在,有法在,一切应由大法弟子主导,邪恶说了不算。不管它让不让回来,咱们整体也要破除它,发正念解体它,它不配再关押迫害大法弟子。回来后我们就通知本地区大法弟子,针对这件事情配合发正念。第二次接A的时候,已是半个月以后。去了十多个同修,那天开减刑会,人非常多,我们都挤進接见室发正念,一直到她被接出来。

这之前还有个插曲,我们接人的前一天晚上传来消息,A的单位要派人接A同修。当时我们想,单位去接不定又搞出什么麻烦来。因为A同修是被所谓“转化”的,属于可放可不放的,如果借口你转化不好就可以不放你或不接你,因为你没到期。这件事大法弟子咱们自己说了算,它们不配去,发正念解体它。第二天情况变了,她单位就去一个人给签字办手续。当时单位的面包车还有空位,我们就是不坐那个车,不让它钻空子。顺利的把人接回来了。

后来我们了解到,原来通知要放回来的三名同修,只回来了两个。先前名单上有名的一个同修没放,A同修本来没有她的名却由于我们地区同修整体配合正念正行,阴差阳错的回来了。那名同修后来才回来。

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这件事给了我们很大的启示:如果所有大法弟子都能真正从内心认识到自己才是主角,不折不扣的信师信法,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迫害他就是迫害我,尽心竭力营救同修,制止迫害,何愁黑窝不解体,迫害不结束?

五、放下观念向内找,把原来的不足补上

三年前,我们地区相继有四名同修被绑架,资料点被抄,没有资料来源,就连师父的新经文也无法看到,给整个正法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我们在一起切磋时,都找自己,找出这次出现大漏的原因所在,在做资料上没有主动走自己的路,等、要、靠,忙的做资料同修吃不上饭,睡不上觉;有时一帮同修你来我去,在她家一坐就是一、二个小时;每区资料她一包一包给包好拿走。好象把证实法的事当成任务,各个区没有发挥自己的主动性,大家的依赖心加强了她的做事心。她学法时发困,打盹,发正念时象睡着了一样,手势也歪了,尽管一直在做三件事,由于法理不清,使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同时给整体带来的损失非常惨痛。原因找到后,有个老同修主动承担了做资料的责任。虽然文化水平低,还带两个孙子,困难很多,但放下人的观念和另一同修去找会技术的同修学电脑,同修说“你们俩会电脑吗?”“不会,连鼠标都不会拿。”“你们一点基础都没有,学什么呀?”后来她们又找另外一名同修学,请师父加持,请同修帮助买了电脑,几位老同修一起学做《九评》书、明慧周报、明慧周刊、明慧小册子,上网、下载、光盘刻录等,很快学会了,后来相继又有同修突破年纪大、文化低的观念和畏难心理,走出来学技术、做资料,但资料仍然供不应求。

现在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已有几年了,我们地区在这方面做的很不够。多数同修的等、靠的依赖心还是比较严重,总认为学技术是年轻人的事,家里有电脑,经济条件好,应该他们做。能动手做的,电脑技术方面比较差,远远不及其他地区。今年新年期间,我们想通过明慧网给师尊拜年,可是不知道怎么发信,试了几次没成功。

这件事对我们触动很大,使很多同修认识到必须放下年岁大、文化低、学技术是年轻人的事等种种人的观念了。大法修炼只有心性高低,不分年轻年老,知识高低,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有信心把这一课补上。外地区的同修把我们这些老同修看作整体的一部份,不小看我们,很认真的在帮我们,使我们信心大增,加之有伟大的师尊指点,我们進步很快,不会在这方面给全市的整体证实法带来烦恼了。我们现在做的神韵光盘、大法书、资料等都能满足需求,也能给师尊恭祝生日了。机器也增多了,这得谢谢师尊的加持,同修的帮助。我们就做我们该做的,走师尊安排的神的路,救度更多的众生,整体配合、整体升华,一直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圆满随师还。

以上所述与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