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师父为弟子承受了一切》一文所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师父为弟子承受了一切》一文中这样写到:恶警派犯人迫害我,有一次,犯人们把我的双手绑在身后,用钢针扎我的十个手指。一开始她们扎完一个手指把针拿出来,再扎另一个手指。后来她们发现我一声不吭,就把每个手指扎两根针,并且不拿出针来,看我还没有任何反应,因为我的手指没有一点疼的感觉。她们气的又改用其它方法迫害我,用电棍电我的双耳,电的耳朵都出了血,但是无论她们采用什么方法迫害,我就感觉不到疼。我心里知道我的一切疼痛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我在和同修A交流此同修的体会时,同修A流着眼泪说: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太多了。就在同修说出此话的同时,我的脑海里瞬间一闪:这残酷的折磨之痛师父不该承受,应该是邪恶自作自受才对。于是我们就正念制止行恶的一些例子進行了交流,最后同修A说:邪恶制造的一切迫害都应该它们自己承受才对,而不应该让师父承受!我说:这样才能震慑邪恶。

同修A接着说:我有时发正念就是把旧势力给我造成的执著心和不好的东西还给它,不是法中的东西我不要,强加的都不允许。然后同修A又举了我们这里同修B被恶警暴打时,同修B想到让打人者自己承受。一会,其中一恶警的胳膊顿时肿的很粗,疼的不能再打了。最后她说:如果都能认识到将邪恶制造的一切让邪恶自身承担就好了。

《师父为弟子承受了一切》一文最后写到: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解答弟子修炼的问题时所说:“师父可以替你承受痛苦,甚至你的疼痛我都可以替你承担,但是在这个严酷的压力下你的心能不能摆正?你是把自己当作神、你还是当作人?你的正念足不足?这都得靠大家、靠自己。”那么,即使没有想到让邪恶自作自受这一点,我们通过自身受到的迫害,师父的巨大承受后,我们在法理应该有所升华。但是在该文中只有作者对师父的一种感激,而没有升华到对法理的理性认识。个人认为,这次的巨痛等于师父白白的承受了。作者虽然最后引用的师父讲法中的话,但是根本没有从理性上理解师父此段话。

师父愿意为了弟子的升华付出和承受,不等于我们就可以无端的将痛苦转移给师父承受。师父是希望我们从中提高上来,如果弟子能够展现法的辉煌和威严,甚至不受任何损失杜绝一切迫害发生,从法理上升华上来,才是师父最希望看到的,也是正法时期必然应该出现的正常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