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在修炼的这条路上,经过了风风雨雨的锤炼,在师尊的慈悲关怀下一直走到今天。特别是经过这九年的邪恶迫害,我基本做到了“坚修大法紧随师”,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我深深的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因为我是本地区的协调人之一,迫害刚一开始的时候,邪恶把矛头直接针对我,对我实行监控,公安局和单位经常找我,要我写所谓的“保证”和要我说出本地区的法轮功的情况。当时我抱着“我是大法弟子,是宇宙伟大的生命,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情”,一直都没有配合他们,就和他们讲真相。公安局的人说:“这个女人真胆大,现在还敢说那样的话。”亲人朋友们轮番劝说我,让我收敛一点,但我始终没有动心,每天背《洪吟》:“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和《威德》《真修》等经文,每天照常炼功,大量时间学法,这样对法理越来越明白,从未对法对师有怀疑。

当时因为铺天盖地的邪恶压力,许多学员吓的不敢再炼了,也不敢互相联络,我想,自己是辅导员,不能只顾自己,不管别人,就找到几个辅导员,经过切磋,在自家成立了学法点,使本地区很快形成了整体。在学习《长春辅导员讲法》时,师父点化我:“你想做什么事,师父会帮你。”(大意)很快外面的同修也和我取得了联系,帮助我们,给我们传递外面的情况,使我们增加了信心,我知道都是师父在帮我们。于是本地区的同修大部份顶着压力走出来,去信访局,去天安门证实法,讲真相,同修们在不同成度上都受到了非法关押迫害。但同修们当时都很精進,被邪恶迫害后放出来,又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我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被邪党恶徒绑架、关押了三次,从没有向邪恶屈服过。在师尊的加持下,正念闯出来。

当时大法资料很缺乏,但同修们都主动把自己当作协调人,到别的地区联系同修,把《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带回来,我地区能很快得到师父的经文和同修的交流心得,促使我们更精進。当时由于邪党制造“天安门自焚”等各种谎言,使世人对我们都不理解,我们就到处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救度被毒害的世人。

到了二零零二年,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猖狂,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为了震慑邪恶,在地区周围插了很多写着大法真相的小旗子,邪党害怕极了,调动了外面的恶警来调查此事,也没有结果,反而说:“法轮功真厉害,来了那么多人,把这里给包围住了。”

二零零二年夏天,九个大法弟子到村里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遭绑架。大法弟子刘志炳被邪党非法判刑,他不向邪恶屈服,被毒打致死。

师尊在讲法中一再要我们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在师尊的关怀下,我们地区大法弟子有了自己的资料点,就使讲真相的工作越做越好。基本上每个大法弟子都在不同成度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虽然其中受到了很多的挫折,但我们始终稳健的向前走着。

在讲真相中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特别在二零零五年师尊在多次讲法中提到要我们广传《九评》,救度世人。我们地区的同修齐心协力,不分路途远近,到处去发放真相资料,散发《九评》,劝三退,使明白真相的众生有一个美好未来。一次一个同修自己背了一大包真相资料到山区去发,那个地方山高路远,路很难走,她背着资料沿村去发。当她打开资料包时惊呆了,包里发出耀眼的光,她立即想到是师父在帮助,心情非常激动,更加有了信心,顺利的发完了资料。

还有的老年同修,晚上出去救人走夜路,因为都是山区,脚上起了血泡也从不说苦。一次两位大法弟子到山区救人,她们一夜走了五、六个村,到天亮去了一个亲戚家。这个亲戚以前因为看了真相资料明白了真相。当他听到一位同修一夜步行了五、六十里路,就激动的说:“你们真不简单,有了你们这种精神,看来共产党真的是完了。以后你们不要步行了,下次我用摩托车带你们去发,我熟悉路,又走的快,发的多。”后来,他带着同修发遍了他所在的村子,这也给他自己开创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由于同修的共同努力,和外地同修的帮助,使我地区的大部份村里都有了真相资料,让世人知道了福音。

因为我起了做事心,欢喜心,显示心,不太注意安全,也有外地同修善意的劝说我,我就是固执己见,认为自己的正念足,没有怕心,这些年都平稳的过来了。就是不懂向内找,即使找也只是表面找,不深挖根。师父在梦中和一些事上经常点化我,可我就是不悟。一次梦见我住的一个房子的门上破了一个洞,一只狼从门洞钻了進来,我把它赶了出去。我想既然赶出去了就没事了,也没太在意。后来有同修被绑架,师父一再点化我,我还是不悟。因漏洞太大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和同修遭到了邪党恶徒的绑架、非法关押,使我地区的证实大法的事遭到了重大损失。写到这,我心里觉的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和同修们艰难的付出。

我和同修大姐虽然在看守所里闯过了很多难关,但恶警还不甘心,把我们绑架到了邪恶的黑窝劳教所,我们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和非人的折磨,这个我也不多说,因为和网上遭迫害的同修的经历是一样的。我在里面把自己当作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有空就背法,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正念闯了出来。

回来后,学习了零五年以来师父讲法和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师父一再让我们遇事向内找、向内找,我一找真是吓了一跳,有那么多的执著心。由于自己的执著,把自己当成领导,证实自我,认为自己比别人修的好、修的高,凡事由我说了算,听不得意见,使同修们起了崇拜心,我还沾沾自喜。回想起来真是一个很大的教训,现在弥补过去的不足,做好三件事,让师尊欣慰。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