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达莱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我叫朱喜玉,是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全身的病包括胆结石和皮肤病全都好了。我因为丈夫早年病故,三十几岁就一个人抚养儿子,吃了很多苦,心情郁闷,生活清贫,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越来越差,越来越难受,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到今天。

我虽然没能亲身参加师父当年的传法班,但我听当年参加过班的同修讲过很多很多的故事,再后来在修炼过程中我又明白了很多道理,我深深的体会到: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日师尊亲临延吉传授的是宇宙大法,延边是伟大的师尊亲临传法的唯一一个少数民族地区,期间师尊写下了三首诗,并亲临各炼功点,给弟子们买了录音机,还把办班余下的所有的钱都赠送给延边红十字会。师父给延边众生带来了无限的慈悲,给延边大地带来了无限的生机。这是延边人最大的荣耀!

可是江氏集团竟不顾事实,散布欺世的谎言,毒害众生,破坏宇宙大法,犯下了滔天罪恶。最受害的是不明真相的民众。作为大法弟子,已经在大法中亲身受益,不能只顾自己的安危,看着谎言毒害家乡的父老乡亲而不顾,更何况师父已经告诉过,破坏大法的人没有未来。因此我就在金达莱广场做我该做的事,公开展示真相横幅,公开炼功,公开讲大法真相,帮助世人退党、退团、退队。只要是证实大法有利于众生得救的事我都愿意去做。

每天清晨,当星月还未隐去,人们还沉睡在甜美的梦乡之时,我就在空旷的金达莱广场上一个人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有机会便向晨炼的人及过往的行人讲述着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

从零五年开始我为了让家乡的人明白真相、为了将大法的美好与殊胜展示给世人,就在金达莱广场展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横幅,从零七年全世界大法弟子统一时间炼功起,我便一直在广场正中的金达莱花前炼功,同时公开派发真相资料和面对面劝三退。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无论是寒风凛冽的严冬,还是炎热难耐酷暑;无论是邪恶疯狂迫害的时期,还是环境宽松的今日;仍然坚强地挺立在金达莱广场上。

从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因公开洪扬大法被绑架二十六次,绝食反迫害二十次左右,送精神病院一次;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因为我在金达莱广场炼功被延吉市河南派出所恶警绑架,整夜被铐在铁椅子上,遭受严重的迫害。第二天,被送往延吉市“六一零”后遭受更加残酷的酷刑折磨。被吊十多个小时。因为渴,不得不用手捧着卫生间里的水喝,被迫害的程度非常严重,简直是痛苦得生不如死,要不是大法师父保护根本无法走过来。这是我第六次被抓,第七次被抓也是因为在金达莱广场炼功。只因为炼功它们就把我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进行非法关押。在那里我所遭受的迫害惨不忍睹。几乎是天天挨打,管教和看管我的人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不知挨了多少打,不知流了多少血,大片大片的血块,凝固在地上;多少颗牙在强迫灌食中被页子板捅折,还有一颗牙是被管教踢折的。每当牙折的时候嘴上的肉损伤很大,流了大量的血,满嘴都是血,所有见到的人都吓的不敢看,几乎所有见到的人都哭了;因为挨电棍电击掉出来的肉块都成三角形了;被强迫绑在死人床上四十多天;因为被拖着走和不让上厕所而尿裤子后臀部发炎,甚至是烂掉;脸被挠破,后背被划破,腿和胳膊被掐紫,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就是这样,我不管有多脏,不管有多疼,不管死还是活,为了反迫害不吃、不配合,就是喊“法轮大法好!”唱“师父好!”劳教所非常害怕就提前放我回家,从此劳教所再也不敢收我,我依旧义无反顾地走上金达莱广场!我仍微笑着从容与慈悲的把一份份救人的真相资料递到众生的手里,没有悲伤与痛苦的感觉。因为每当我听到明白真相的世人说声:“谢谢!”的时候,我会为一个生命的得救而忘掉所有的痛苦。

由延边大法弟子创办的明慧期刊《金达莱的故事》中刊登了一个又一个的延边大法弟子在二十一世纪用慈悲演绎的一个个真实的《金达莱的故事》,里面有二十多位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悲壮故事;成千上万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故事,还有数不清的大法弟子慈悲救人的故事。延边是个少数民族地区,朝、汉两个民族的大法弟子,在众生面临淘汰危险的重要时刻,不负历史责任用大法中修出来的大善大忍之胸怀,在巨难中证实着大法;在被迫害中救度着众生!愿《金达莱的故事》能让更多善良的中国人从欺世的谎言中明白真相,选择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