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事变好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从小,我生活在一个家庭濒临破裂的这么一个环境中。母亲性格刚烈、暴躁,又干了多年邪党的村书记,形成了很多党文化的思维。社会上的不良嗜好,如抽烟、喝酒、打牌、馋懒……几乎在我母亲身上都能找到影子。父亲则是一个懦弱、遇事无主见、倒也本份的这么一个人。

在这样一个家庭里,几乎体会不到什么是母爱,家庭的温暖。从小耳濡目染的几乎都是母亲跟家人、外人的打骂,吵闹,很多时候都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的。怕父母离婚,怕母亲跟别人走了,怕这怕那,思想早就已变的木讷。

得法以后,对于亲情的放弃相对容易一些,但对母亲的怨与恨似乎层层都在修,挥之不去。修炼十多年了,关过的时好时坏,很多时候则是一种强忍,没有真正从法理上悟到,没有把母亲当作是众生的一员、用慈悲心去对待。

今年四月份,因为一件事,母亲面对父亲、妻子对我破口大骂,大打出手。(这件事表面看不是我的错)自己当时也没守住心性说:“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我亲妈,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登这个家门了。”甩袖而去。当时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也不顾及大法弟子的形像了。

回到家里,自己觉的特别冤,想起从小到大,母亲那丑恶的一桩桩、一件件无中生有的事情,顿感凄凉。稍稍平静之后,越想越不对劲,这哪配的上一个大法弟子的称号呢?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和常人去计较得失呢?一个佛会记恨常人吗?那么反过来我又是怎样做的呢?

师父在法中讲过“一举四得”的法。我们得到的是什么呢?是常人的东西吗?不是。我们得到的是层次的提高,执着心的放弃,而且常人在无知的造业,在无知的毁前程。师父讲过“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洛杉矶市法会讲法》),那么常人在哪呢?那不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吗?我在把常人往哪推呢?我不是救他们来的吗?我的慈悲心哪里去了?神会这样做吗?

师父讲:“当我们慈悲心出来的时候,可能看到众生都苦,看谁都苦,会出现这个问题的。”(《转法轮》)觉的自身被慈悲的能量包围着,向内找没有把母亲当作是众生的一员,对母亲的怨恨、看不起的心、给自己丢丑的心、对母亲不够关心,冷漠的心认识到了,就发正念解体这些根深蒂固的变异物质。

悟到了,赶紧找到母亲说:“妈,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那样说,我是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我连最基本的忍都没做到,我给妈道歉,是师父让我这样做的,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妈,你原谅我。”说的过程,我的泪象决堤的大坝,如洪水奔涌而出。就感觉那一刻被能量紧紧包围着。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妈说:“这就对了。”从此,我妈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也知道找自己的不足。

从事情的发生到主动给母亲承认错误不到两天的时间。师父说:“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在这过程中,我也悟到正法進程已到最后,哪方面没做好已没有给你更多时间去思考,去徘徊的时间了。师父说:“时间不等人哪!”(《再一次祝欧洲法会圆满成功》)

到了第三天,一同修找到我说:“有两世,你现在的妈是你的丈母娘,你媳妇则是你妈的亲闺女。师父点化让你带好她们。”(同修天目所见)我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

师父说:“现在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高层来的生命”(《北美巡回讲法》)。那么作为大法徒我们更应珍惜身边的亲人,包括世人,少一些遗憾,多一些精進,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通过这件事,感觉师父把我的这些物质全部拿掉了。放弃修炼十年的妹夫,看到我的变化,更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从新又走回大法修炼中来。妹夫家里的亲人(昔日的同修)也在同修的互相帮助下,返回大法修炼中来,给即将从监狱里走出来的妹妹铺平了道路(妹妹也修炼),正所谓“好事是好事,坏事是好事,事事在法中,了凡悟真机。”

在这里也感谢在这过程中,无私帮助我的同修们。这正是师父所讲的“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深层法理的展现。

个人粗浅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