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好家庭关系 去掉对亲情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千万不要忽视了救度身边的亲人,这也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据我所知,有些大法弟子只是自己在家学法,不给自己的家人讲真相,只管赚钱;有的同修不顾及常人的感受,自己想咋做就咋做,如果方法不妥当也会毀了众生的,我也是这种人。

2008年新年我与妻子回老家过年,当时我拿了几个真相印章准备给农村的姐姐(也是同修),到家后也没顾及到老人对此事的想法,就将印章放在小屋的地柜边上了,后来我母亲(支持大法)说:“你咋不把印章包起来呢?你爸看到了还说你是这方面的头儿。”我说没事,也没往心里去,年后我们回到省城,大约4月份的时候老家来电话说,“父亲的三叉神经痛的厉害了(2007年做过伽玛刀手术,也没好)”,腿脚都有水肿。我想应该没事的怎么这样了呢?

回家看看,这才知道由于自己没圆容好家庭关系,使父亲对大法产生不正的念头,才导致他出现病状,这一下使我猛然惊醒,这不是我的“自私心”在作怪吗?执著心找到了,我的心里既感激有内疚,愧对师尊,愧对众生啊!

由于父亲坚持来省城看病,我就陪他复查了,结果是原来做过手术的部位有大面积水肿不能立即给三叉神经做手术,得住院观察,还不知道水肿何时能消。

听完医生的话,我感到师父还在给父亲机会,我就对父亲说:你的病因我知道,我把他对大法的不好念头说了,他默不作声,我说您千万别反对“大法”,更不能反对我做的事,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是最正的事。于是我和父亲当天坐车回老家打点滴去了,神奇的事发生了,父亲第一天打完点滴什么事没发生,第二天父亲打完点滴回家后才发现明明是左手打点滴的,右手腕处的血管硬梆梆的、还很痛。

因父亲以前听过师父讲法带,我故意说到卫生所看看再说吧,到卫生所护士说是过敏,不能再打了,在回家的路上我跟父亲说这不是偶然的,他说:这是老师不让我点了,师父又管我了,他还记的师父的讲法,“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转法轮》

从那以后父亲开始天天听法炼功了,几天后手腕发硬的血管恢复了正常,现在脸部三叉神经不疼了腿和大脑水肿都好了。

通过这件事情使我去掉了对亲情的执著,也认识到了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一定要圆容好家庭关系,使常人能理解大法,支持大法,明真相促三退,为大面积救度众生铸就辉煌之路。

这是我个人的一点认识,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