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 丈夫彻底变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七·二零”迫害之前,自己的修炼环境还是比较宽松的。在二零零二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迫害,被非法劳教。家里一下子空气变得紧张了,加上在其间,自己走了弯路,出来后曾一段时间趴着,没有走回来。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以后,来自各方面的魔难一时压来,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

先是从身体上开始出现病业的反映,自己一时难抵挡,在同修的正念帮助下,在师父的加持下,自己多学法,向内找,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几次大的病业关都过来了。先是心脏痛、乳房肿大、肛门痛,难受的无法形容,坐不下、躺不下,胳膊抬不起来,苦不堪言。丈夫劝去医院(丈夫对利益比较执着,他也曾看过大法书),又看我坚决不去医院,也就不再劝了。但无论怎么难受,我求师父加持我,功不能不炼,正念不能不发,法不能不学,证实大法的事不能不做。腿还能动,拿着资料就去发;胳膊抬不来,能抬多高抬多高。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抱轮时,胳膊一点点举到位了。信师信法,没有被一次次的假相所吓倒,身体上闯过来了,炼功、学法、发资料,丈夫都不管了,这才是第一步。

精神上的关还得过,我本来有退休费,可却在丈夫手里把着,一分钱也不给我。丈夫下岗没钱,做点小买卖,每天上午还得跟他出去卖货,卖的钱也都把着,吃饭他给买。有时我出去讲真相,回到家,丈夫和婆婆都吃完了,家里什么都没有。没办法自己就简单的吃一口,可是心里总是不平衡,有时忍不住问丈夫,可给我的是拳打脚踢,同修来了还告状,他还有理。

去娘家就更惨了,这些年我去娘家,丈夫从来不给一分钱,使我在娘家很没面子,说话他们也不听,我只有帮爹妈多干活。我是家里老大,兄弟姐妹都有钱,常人现在很在乎利益,所以在讲真相方面也多少有一些障碍。所以我有时恨我丈夫,怨他、怨婆婆挑拨丈夫,对他们根本谈不上慈悲心,还怪他们协助邪恶,等着淘汰吧。这哪是修炼人的心态?

由于自己没从法理提高上来,不向内找,心性也得不到提高,错过了许多提高的机会,使自己挨了许多无名之打,这种状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与同修切磋时,我谈了我的情况,同修帮助我从法理上分析,向内找、多学法,从“修”字下功夫,不能只炼动作不修心性,不能象常人做大法的事。

要做真修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必须从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上修起,时刻对照法,遇事先找自己,多替他人着想。我渐渐懂的了什么叫修了,往大法修炼中间大道上去归正,找到一颗心,去掉一些,不断的找,不断的去,各种执著心淡了,渐渐修炼环境变得平和了,丈夫在有些方面又改变了。

丈夫对我好了,可婆婆又不干了,他说儿子对她不好了,都是我的不是,而且同修来还要报告。这次我是发自内心的替她着想了,我和丈夫说:婆婆八十多岁的人了,怕寂寞,没人陪她说话,看她很苦的。

没多久婆婆病了,住了医院,在婆婆住院过程中,自己忙里忙外,住院费兄弟们都不拿,都让我们担负,丈夫本来就财迷,又怕我不乐意,这回我彻底的放下对利益的执着,并劝说丈夫,咱花就花吧,不就这一个老人吗?住了一段时间医院,钱也花差不多了,也不见好转,结果出院在我家里养着,别的儿子连来都不来,更别提伺候了。婆婆炕上拉、尿,白天吃、喝、洗、涮都是我一个人的,丈夫夜里陪着。因为她糊涂,有时学我,有时喊我妈妈,整整服侍了三个多月,其间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能忘,抽时间也要做好。丈夫问我:妈妈平时说你、骂你,那样对待你,你恨她吗?我说:不恨她,吃了、喝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大法也告诉她了,这回我无恨、无悔、无怨。丈夫笑了,说这回才象个大法弟子,逢人就说:真、善、忍力量真大,真的把我老婆给改变了,发自内心的感激师父。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一个新的难题又摆在我面前,丈夫说:婆婆走,要求我给穿孝、磕头,走常人形式。大法弟子给去世的人磕头是不可以的,丈夫知道。因为一九九九年前公公走,我没磕头,丈夫也很支持,可这次丈夫一反常态。由于我的顾忌,想丈夫态度变好了,怕他对我不好,怎么解释也不行。他说:你吃常人饭,就得做常人事,一天不成神,你还得符合常人。我又犯愁了,经过和同修切磋,在法理上提高,放下顾忌之心,听师父的安排。结果,老婆婆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五日(大年三十)中午倒的头,常人有个说法,死去的人不能隔年,三十多晚也要办完事,不能在家放超过晚上十二点,否则就算死二年了。就这样,我既没穿孝,也没磕头,也没下坟地,让我在家收拾东西,非常简单,又以最快的时间料理完后事,而且老人家走得很安详。师父帮我了了心愿,又没引起常人的反感,经济上也省了许多,是最好的结果。转天是正月初一,该干什么干什么,也没耽误我学法,做大法的事,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家里没了老人,儿子结婚自己生活,也不常来,家里就剩下我们老俩口了。我们都是将尽六十岁的人了,这些年由于环境条件所限,俩口子夫妻生活一直处于冷淡,丈夫跟婆婆在大屋住,我自己在小屋睡。这下就剩下我们俩口子,买卖也不做了,他也闲下来,看电视、看闲书、喝酒、到外边闲聊,受外界的影响,难免有性冲动的时候,不理他,就无名的发火、骂街。遇到这种情况,我找出师父讲的有关修炼人在色、欲、情方面执着,被旧势力迫害钻空子的讲法给他看、给他念。师父讲的法,丈夫还是信的,这方面也就淡了。现在我们各在一个屋住,给他大屋,帮他收拾好了,常人的一切好处都依着他。我每天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都干完了,上午去办我该办的事,下午出去到学法小组学法。丈夫都不管,同修来了他也不反对,有时我不在,他还代我招待同修,帮助给他们资料,有时看我太忙了,还帮助发资料。有时也不高兴,待我和他分享出去讲真相又救了几个人时,他也就高兴了。丈夫现在彻底的改变了,时常说你修成了,我也沾点光。现在他电视也不看了,衣服有时也自己洗,饭也帮助我做,大法书有时也看,真相资料、光盘他都看,是大法把他变好了,是师父帮我把他变好了。在这里我深深的感谢师尊,感谢帮助我的同修们。

在这里我也希望还没有冲出家庭、感情漩涡的同修,在正法修炼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真正的走出来,走师父安排的路,在各方面修好自己,完成我们的洪愿——救度众生。

个人认识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