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两次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二零零八年两个所谓的敏感期(即:西藏事件后、奥运前)我在讲真相发资料时,有两次被不明真相的大学生和邪党派出的监控人员告发了,恶警两次将我绑架到本地区不同的两个派出所和刑警大队。由于我信师信法,几个小时就在师父帮助呵护下正念闯出了魔窟。

第一次是在西藏事件前一天,我在大学周围讲真相、发资料,就在我返回的途中,被一辆警车追上,说我发资料被两个大学生举报了。当时他们又在我自行车筐里找到了一份真相资料,便叫我跟他们去派出所,我不去,他们说去了解一下情况就完了,我想去就去,到黑窝去讲真相,发正念救众生。

我進派出所的第一念就是:我讲真相救人来了。在场大约有七、八个警察,我说:“兄弟们,你们警察也有好人,你随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其中一个恶警气势汹汹的叫我说出姓名和地址,我不说,他就打了我一耳光,当时我看他打的挺重,但我自己不觉疼,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只说了句:“你打人不对,我没有错。”他没吱声儿,一会儿就出去了。我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这时我的正念越来越强,我继续理直气壮的给在场的七、八个警察讲真相,其中有个女警笑话我说:“今天把你弄到派出所来了,你还叫我们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姑娘,你那么年轻,又漂亮,你不想保命免灾吗?你不想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吗?大法弟子在这九年的被迫害中,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救人,被警察抓捕、绑架、判刑、活体摘取器官等,他们没有被吓倒,而且天天都在做着救度世人的事,难道你们无所感悟吗?”屋子里一片寂静,那个女警也不吱声了。

不一会儿,一年轻男警打破了寂静说:“哎呀,我发烧了不舒服。”我说:“小伙子,你敢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就好。”他没反对,笑笑没吱声。又有一警察可能是醒悟了,叫我教他们炼功。我说:“你们现在忙,没时间炼,心里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就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了,你们只要善待大法弟子,天将赐予你幸福平安。”接着又一警察叫我给他们讲一讲邪党咋个坏?我说:“其实好与坏你们比我明白,现在世风日下,道德败坏,嫖娼赌到处都是,中共邪党建政以来,接二连三的各种血腥政治运动,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三年大饥荒、反右倾、四清、文革、六四镇压学生,现在又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罪行滔天,天理不容啊!你们看今天的社会,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贪官横行、官商勾结、民不聊生啊!你们说它怎么样?”一个个的都不吱声。我接着说:“再看现在真是天灾人祸接二连三的来了,你们记住我说的话,做个好人,将来得福报。”

这时進来一个年龄比较大的胖警察,一進门便热情的招呼我:“大妈,你来了,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呀。”我想这又是来听真相的。我说:“兄弟,你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得福报,别忘了告诉亲朋好友,祝你们在场所有警察幸福平安,全家免灾难。”陆陆续续有十多个警察听了真相,都高高兴兴的走了。我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些生命可能不会被淘汰了,因心里埋下了知道大法好的种子。

后来,警察抓来一个偷摩托车的小偷,警察要打他,我劝阻他们不要打人,我说:“偷东西肯定是不对的,你可以说服教育他,打人不对。”我劝小伙子做个好人,以后不要再偷东西了,从小偷的眼神里看出很感谢我。

快到晚上十点的时候,又来了两个报案的人,说他们在饭馆吃饭的时候被小偷把挂在椅子上的衣服兜里的钱偷走了,叫派出所的警察帮查一查。在甲给值班警察反映情况时,我趁机给乙讲真相,劝三退,在乙给值班警察反映情况时,我又给甲讲真相,劝三退,其中一人当场就退出了团、队。正在这时又進来一个警察,坐了一会儿,对我说:“你回去吧。”我当时以为他骗我的,我问他:“你说什么?”他说:“你回去了。”当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他说:“路上小心,以后不要再干那些事。”我说:“我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心想我只能听师父的,哪能听你们的。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加持和帮助下,六个多小时闯出了魔窟。

第二次是奥运前,我在街上的十字路口讲真相,不一会就讲退了十多人,这天效果不错,但是正在高兴时被邪恶钻了空子,警车停在我身边叫我上车。我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人就是刚才给他讲了真相的人,我知道被他举报了。我高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个恶警也不吱声,一边把我往车上拽,一边抢走了我的包,包里有三退名单,和师父的新经文《问候》,还有几百元钱,他们翻了一下就还给我了。将我带到了当地的刑警大队,到一个办公室门口让我進去后,他们就走了。

屋里只有一个年轻人,身材魁梧高大,看起来面目祥和。他招呼我说:“阿姨,请坐。”我问他说:“警察,你姓啥?”他回答:“姓X.”我说:“你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我接着问:“你是不是党员?”他回答:“是。”我说:“从内心把它退了平安。”他没有反对。我想这个生命又得救了。这时他才问我刚才给那些学生讲什么?我说:“我叫他们好好学习,听爸爸妈妈的话,要做个好人,随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心里退出党、团、队。现在社会败坏,学费又昂贵,那些当官的一天到晚吃、喝、嫖、赌、贪,汶川大地震死去多少无辜的学生,不是天灾是人祸,当官的把钱贪了,学校尽造些豆腐渣房子,所以死了那么多学生。你们看政府的办公楼怎么不倒?他们的命值钱,不把老百姓的命当回事。”明白的警官听我一讲说:“好了,回去吧。”我刚要走时,他接到一个电话叫我到那边去一趟,我说:“我不去,我回去还有事。”他说的很肯定:“去吧,没事,自行车放这,转来骑。”我想是不是还有人要听真相得救,去就去吧。

不到五分钟警车来了,叫我上车,把我接到另一个派出所。一進派出所,就有四、五个人七嘴八舌说:“还炼法轮功……。”我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继续说一些诽谤师父的话,当时我急了,高声连喊三声:“住嘴!”其中一人又拿出录像机给我录像,我说你录不上。我一边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黑手烂鬼和邪恶因素,一边求师父加持我保护我。

正在这时门口来一警察叫我出去,这四、五个人也赶快说:“快去,快去,他找你。”我起身离开这个黑窝,跟这个警察到了另一办公室,他很有礼貌的叫我:“阿姨,请坐。”这是一位非常年轻的警察,他问我今天在街上给那些人讲什么啦?我说:“讲真相,叫他们做个好人,随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祛病健身免灾难。”他说:“你们要炼就在家炼,不要到处去宣传。”我说:“我们是在救人。你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还要告诉你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也念这九个字,将来才能保命。”

正在这时,進来一恶警坐在他旁边,从他说话中听出受党文化毒害太深,给我的感觉是这人难度,我发了一念让他睡觉去,他马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原来那警察接着问我叫什么名字,说告诉他就可走了,他还告诉我,今天我们说的话我们俩人知道就行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后来我想都到这个时候了我还不敢说出我的名字,我理直气壮的告诉了他(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请同修以法为师)。他在网上一查说:“回去吧。”

其实邪党非法判我监外执行还未满期,但网上查不出。我悟到这是由于我信师信法,面对警察敢于证实大法、讲真相,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而且我从来不认为我是监外执行,我几乎每天都要出去讲真相发资料,邪恶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一切听我师父的。

我走的时候,警官把我送到派出所大门口,我给他讲了三退,叫他还要告诉父母,他关切的告诉我回去把家里的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收好。我反问一句是否还要搜我的家。他回答说:“不是。注意安全好。”

这次前后一个多小时,我就在师父的帮助和加持下闯出两魔窟,讲退了两名警官。

我没有华丽的语言,我是把两次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和刑警大队后,自己的正念正行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层次有限,望同修包容。望师父放心,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